返本歸真 大法展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修煉伊始,我就迎來了對我的心性、悟性等各方面的考驗和磨煉,我懷著信師信法的心,磕磕絆絆的前行著。隨著我心性的提高,師父也一次次的給我清理身體,不斷點悟,耐心領我一步步在回歸路上前行。我親身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經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的很多感受和體驗。在這裏和大家,尤其是還沒有走入大法的朋友們分享,希望能夠有更多有緣人認清真相,走入大法。

一、身體的清理

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師父就在不斷的給我清理著身體。我只要一看書,就明顯感到頭上的皮屑起的又多又大,第二天就得洗頭。媽媽說我兩歲多時,腦袋上就起滿了大片大片的皮屑,後來到醫院才治好了。看來,這是病根又在往外返呢!同時,我也感到我的胃病、心臟都有反應。

平時,只要我在家休息,就會出現感冒、拉肚子等消業症狀,可是一上班就好!一點不影響我的正常工作。

一天半夜,我忽然覺得兩隻小臂像火燒一樣,又熱又疼,渾身一會兒發燒,一會兒發冷,又酸又疼,從未有過的難受。從半夜開始我不停的上廁所。家人問我要不要上醫院,我知道是消業,只是強忍著。結果到第二天早上就甚麼事都沒有了。

最讓我感動的一次是師父給我清理胃病。我的胃從小就一直不好,上小學就吃了好久的胃藥。工作期間就更嚴重了。有一次因為來回坐火車不舒服,使我上吐下瀉,在家躺了一天,渾身癱軟無力,又有發燒症狀。到現在我也不清楚這是胃病導致的,還是食物中毒的症狀。

可是自那次病後,我又多了一個毛病,只要坐車時間一長,胃裏就好像翻江倒海一樣難受,稍長時間的路程就必須坐臥鋪,最頭疼的就是坐短途汽車,只好硬捱。可我的工作又要求我每個月至少要短程出差兩、三次。

修煉大法後,一次我又去外地看市場。去之前,一個合作商忽然約我結伴前行,由他開車送我往返。沒想到,剛到了那個城市,我突然渾身發軟,臉色發青,連站都站不住了,表現的症狀和那次犯病一模一樣。他立刻開車給我送回了家。回家後,我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就甚麼事沒有的去上班了。

打那以後,胃病有所好轉,坐火車、汽車出差不再那麼難受了。事後回想,工作七八年來我是第一次和合作商相約共同去出差的。怎麼這麼巧,我就「病」了?如果沒有他,要我在當時的情況下獨自坐客車或火車回家,真是有很大難度。這一切其實都是師父給安排好的,保證我消業的時候不會出現太大的困難。連這樣一件小事,師父也是這麼慈悲、細心的給我安排好。到現在,想起來還是讓我感慨萬千。這就是主佛的慈悲啊!

二零零五年年初,我又突然得了面癱,嘴歪眼斜,說話都不方便。一個大夫朋友說,這個病不是大病,但要兩三個月才能恢復正常(就是不嘴歪眼斜了),更有些人半年、一年以後才徹底好了。剛開始我由於悟性不夠,認為這就是病,所以去醫院開了些藥,還每天去做化療。但我天天在家大聲讀法,煉功,每天都上吐下瀉的排毒,明顯感覺到說話越來越利索了,面部也有所變化。後來我乾脆藥也不吃了,做了四五次的化療也不做了,只一心學法煉功。結果十天左右我就基本恢復了正常!回去上班的時候,根本沒有人看出有甚麼異樣!

在這裏,感謝師父慈悲為我消業,推出病業,否則我將來還不一定會得甚麼大病呢!

二、天目所見

在得法伊始,師父就讓我看到了「忍」字,隨著修煉,更是讓我真正體會到另外空間的真實、美妙和神奇。

一)天庭信步

剛得法的時候,我正交了一個男友。因為一些原因,兩人感情轉淡。現在回頭看去,恐怕也有以前的冤緣善結和師父在幫我修去「情」的緣故,當然這其中也有著舊勢力的因素和安排,導致在有些方面,當時的我做的不夠好。

不久,我們就出現了溝通不好和對方不夠誠信的問題,最後黯然分手。一直都比較在意感情的我當時不知為甚麼並不像以前那樣感覺備受打擊、挫折,心中悲苦、淒涼,反而平和的多,淡然的多。分手當天,迎著小雪,我默默走回家,只在心中暗想,「真善忍好」「凡事要忍」。這應該是我修煉大法後面臨的第一次「修心性」的關,我還算坦然度過。因為心中有師,有法,一切又能奈我何?

晚上,我照常打坐。一會兒,就感到我在不斷的上升,上升,好像來到了雲霧繚繞的南天門,看到了兩個高高大大的天兵天將,我還不及他們的腳趾高。他們並沒有阻攔我。我就走進了天宮,天上的仙人都高大無比,好像有玉皇大帝和太上老君……很多神仙分列兩班在宮殿上站立著,和孫悟空去的天宮倒頗有相像之處!我小小的,在他們的腳下往來穿梭著……

這神奇的一切,恍若夢境,卻又如在眼前,我不由暗想:「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和提點嗎?我們是修佛之人,只盼著圓滿回家,又何必在意凡間的俗事呢?」心中放下許多。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打坐時,在天目裏看到的景象。

二)清理身體

一天早上我正在抱輪,突然彷彿看到了右手的肌肉內部,就好像生理課上的縱面解剖圖一樣,但在肌肉與肌肉之間充滿了各種各色的粒子,有黑色的,銀灰色的,塞滿了所有的縫隙。我覺得很髒,很亂,要抖掉它!同時看到面前好像有個穿白衣的女人在指點我。

在抖掉的過程中,我感到右臂發涼,往外冒涼氣。很快,右胳膊的骯髒粒子都沒了,再一看左臂,也全都是!再一看我的心,哇!也全被骯髒的各色粒子充滿了!我覺得說不出來的髒,嘩嘩嘩地把它們抖落在地上,厚厚的一堆,渾身返涼。我發出一念,化掉這些髒東西!可是覺得身上還有遺漏的粒子,還是感覺髒髒的。心裏也彷彿沒有抖淨。當時想,「連這顆心,我也不要了,消去它,豈不是更乾淨?」

過後的那幾天,想起那些情景我還是覺得骯髒,也覺得這個空間到處都是髒的,真的像師父所講,這個世界裏業力滾滾,骯髒污穢,就是宇宙的垃圾場。可是我們卻兀自的迷在這裏,緊抓住常人的一切,津津樂道的不放呢!想到這兒,我不由心中升起堅定的一念:「我要返回去!我要回到我原來的那神仙美妙乾淨的世界去!」

三)抱輪所見,所感

我在抱輪時,看到我的所有的業力好像是一座巍峨高聳的大山,怪石林立,堅不可摧。我不停的打出功去,好像一包包炸藥炸開了,又一個個炸雷和閃電劈下來,把大石一塊塊擊碎,掉落到下面的一片大海裏。大山慢慢夷為平地,最後全部消去。眼前只有一望無際大海,天高雲淡,海闊天空!

也曾經看到,一隊隊大法弟子在路上前行,很多人都在旁觀著。他們沿著山路蜿蜒的向上爬著,走到了一處懸崖,前面就是萬丈深淵,再走一步,就會墜入山崖!可是,他們都沒有猶豫,仍然懷著堅定的信念前行,結果他們並沒有掉下去,反而一步步地在虛空中走上了雲霄,漸行漸高,漸行漸遠……而我也遠遠的跟在他們後面。

還看到,無量無計的人漂在汪洋大海上,有的人已經沉下去了,還有很多人頭上戴著救生圈勉強漂在海上。我們大法弟子都盤坐在空中,不斷的下去救人,把人撈出來,放到岸邊……

一天上午,我正在煉抱輪,突然感到我的元神在游弋。以前多是在煉靜功的時候有這種感覺,但這一次煉動功的時候,我也明顯的感覺到了。我好像在棉花裏,雲彩裏,或者是豆腐渣裏(也許煉功尚淺,高能量物質的顆粒還比較粗)。接著我覺得我的心空了,甚麼都沒有,可同時卻又好像滿滿的。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明顯感到有功在不斷通過。我又覺得整個身體隨著我抱的輪變成了一個大圓,這個大圓裏能量豐富,好像是一個大蘋果。而我渾身發熱,變成一個極小極小的蟲子在裏面不停的轉圈、轉圈……轉哪轉,我的心跳加速,覺得從未有過的難受,可同時又覺得很舒服……從未有過的體驗。

同時,我看到在我的右上方,一個人不停的在向光明、輝煌的天堂走去。他不停的向上走,向上走,最後沒入了金光裏……我心想,「如果能夠上走,我還要甚麼世間的名利情,還執著甚麼東西呀?還有甚麼可在意和放不下的呢?」

四)法眼通

一次我們家的鬧鐘持續的不好用,總是在發正念的時候不響。我和媽媽一起發正念。我看到一個小鬧鐘躺在那兒。我問它,「你怎麼不響呢?你不知道我們是在做證實法的事嗎?你要好好幫助大法弟子,也會得福報的。」

小鬧鐘不大情願的樣子,不願意做,還在那兒躺著。

我又和它講道理,讓它要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後它同意和我們一起證實法了,也站了起來。

發完正念,再一試,鬧鐘好用了!

五)鬼魅驚魂

我剛開始煉功的時候,有幾次感覺緊張,好像有東西,但因為沒有看到甚麼也就過去了。還曾看到有層層、層層的人在這同一個地方的不同空間裏。

一次,我在外地出差,早晨在酒店裏煉功。正煉動功,突然感到一個陰性物質在一步步地向我靠近,黑色的,好像是個女人。我不由心驚,汗也出來了。但我立刻想到了師父,有師父在呢,我怕甚麼!我一面煉功,一面身體發出功去消她。這個時候,真的感覺好像師父就在旁邊指點我呢!剛開始,我幾次消她,都消不掉,好像法力不夠似的。這時我已經不大害怕了,知道她也傷害不了我,但是如果她還在這兒的話,也許以後還會傷害到別人呢!所以我應該徹底消去她。想到這兒,忽然覺得身體發出了強大的功力,白色的功一直向外擴展,甚至蔓延到了整個酒店之外!那個鬼魅終於消失了。希望以後也不會再騷擾別人了。

接著,我看到身邊陸續的出現了四個金盔金甲、高大威武的武士。我僅僅有他們的腳踝那麼高!他們是我的護法神嗎?我不由問他們,「剛才你們為甚麼不幫我啊?!」

他們卻和我開起玩笑來了,還笑著和我說,「這就是應該你自己做的!」

六)其他天目所見

此外,我在打坐時,看到面前一座金佛,三秒鐘後消失了;看到無數的佛在一個石壁上共同打坐;晚上閉眼,經常看到眼前金光閃閃的,或者有一排排的金字閃過。

一次,我和師父說,到現在我還沒有看到法輪呢!結果晚上,我剛一閉眼,就看到浩瀚宇宙中,無數轉動的金圈或金點,不停的轉動著,無數個……想來應該是法輪吧!

這些不斷看到的情景或者在給我啟示,或者給我鼓勵,讓我在修煉路上更加充滿信心的前行著!我也充份體會到,只有我的心性提高了,在一些問題上悟對了,做對了,師父才會對我有所點悟,佛法的神奇才會有所體現。所以,無論是做甚麼,心性的提高才是最關鍵的!

三、戒肉

我是個很愛吃肉的人,可是修煉了很長時間,我也沒有出現不能吃肉的情況。心中暗想,也許我不是很執著吃肉的人,所以不用去這顆心?可是,我蠻愛吃肉的呀!這個「法煉人」的狀態怎麼還沒有顯現呢!

一天早上,一起床,就聞著媽媽做的魚特別的油膩發腥!我問媽媽,媽媽卻說和往常的做法一樣,他們聞著一點也不腥啊!結果我只勉強吃了幾塊,而有肉的菜,我也一點都不愛吃了。心中暗想,「看來,這就是在戒我吃肉的執著吧?我現在是真的不能吃油膩的了。」

中午,我勉勉強強吃了幾塊肉。到了晚上,剛放進嘴裏一塊肉,我就覺得噁心,想吐,真的一塊肉也吃不下了。這個狀態持續了三、四天,我就又能吃肉了,可是再也不像以前那樣愛吃肉了。我吃肉的心也去掉了。

四、奶白體狀態

剛煉功半年多,一次和一個同事一起坐出租車。一上車,我就感覺渾身發癢,心裏也發堵,不舒服。正奇怪,忽然想到那個同事有多年的類似麻疹的皮膚病。這時的我可能正處在奶白體狀態呢。所以對周圍的病氣比較敏感。

這一次次的親身體驗,讓我一次次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師父所說的每句話都是正確的,所講的每個法理都是千真萬確的!而每一層法理都隨著我們的層次各有不同。只要我們信師,信法,不斷提高心性,擴大心的容量,按師父要求的去做,大法的神奇隨時都會展現在我們面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