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

  • 給石家莊高校教職工、大學生的一封信

  • 喚醒您的心 伸出您的手

  • 給石家莊高校教職工、大學生的一封信

    也許你是位滿腹經綸的教授,正在為傳道授業伏案疾書;也許你是熱衷教育事業的領導,正為遠大志向而籌謀;也許你是不理世事的清雅之士,無關他人是非;還有各位風華正茂的學子,或許正悠然在校園漫步。請問可曾有時靜下心來,用良知審視一下發生在身邊的事情。

    河北師範大學物理學院教師張麗姍,性格活潑開朗,是學生的朋友,她的啟發思維教學,深受歡迎。就因她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被單位強行送洗腦班(名曰「法制中心」)關押「轉化」;二零零五年四月因發放真相傳單和丈夫一起被抓捕,被開除工職,而且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達兩年多,那裏面空間狹小,空氣污濁,她還被上刑具不能動作。她的丈夫也因修煉大法被單位河北省委機關開除,剩下讀高中的兒子無人照顧,每天吃方便麵、零食。今年她又被判刑,但她仍寫信鼓勵兒子樂觀的生活。

    河北醫科大學結合學院教師馮瑞雪,在單位是樂於助人,敬業工作的人,講課也很好。聽人說單位讓報銷旅遊費,她說我沒去旅遊,堅持不做假票。好多人還不理解。也是因不放棄信仰法輪大法,二零零一年被強制送洗腦班,在封閉高壓、恐嚇威脅、不許睡覺、強制談話等壓力下被「轉化」。後來政府炮製的「天安門自焚」等使她醒悟。在一次給函授學院上課時,告訴學生做人要真、善、忍,一學生問她「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她講了真相,被一名同學舉報。派出所警察到她家把她強行帶走,嚇的孩子在樓道大哭,撕心裂肺喊「媽媽」,但仍因為講真話被非法關押、勞教一年。使家庭遭受無言的悲傷和壓力,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巨大陰影。在勞教所警察把她關在小屋裏,安排吸毒的凶犯看管她,給她造成極大的心靈傷害。之後,單位扣了她一年工資,不允許再講課,後被安排在實驗室。但她還是很樂觀,盡心盡力做好工作。二零零五年因發放「中共割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傳單被抓。

    王桂蘭也是河北醫科大學公衛學院的一名副教授,原先患有的慢性膽囊炎、血管神經性劇烈頭痛、子宮頸巴氏3級(癌前期)、高血壓、心肌缺血、眼底小動脈痙攣、頸椎骨質增生、尾椎骨質增生、腰腿痛、乳腺增生、閉經等十幾種病。自修煉法輪大法後,這些病都不翼而飛;同時,心靈上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遇事不與人爭了,看淡名利,與同事、家人相處和睦了,她深切感受到了法輪大法改變人身心的巨大威力。

    一九九九年七月,王桂蘭為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去北京向有關部門上訪,卻遭到一系列的拘留、關押。零零年因上訪又被押到唐山遷安看守所,在那裏四個男惡警、兩個女惡警將已絕食十八天的王桂蘭強行按在地上,踩腿、搧嘴巴、揪頭髮、上大繩(一種大刑)。細繩勒進肉裏,雙手被憋的青紫。這次大刑使王桂蘭雙臂疼麻了將近一年,雙腳也被惡警的皮鞋踩得疼了很長時間。在受盡折磨的情況下,她還無怨無恨地告訴惡警們善惡有報的道理,勸他們不要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招來的是一陣又一陣的毒打。

    零一年十一月九日,王桂蘭又被河北政保大隊的馬文生等幾人綁架打暈,將她口袋裏的錢和IC卡等物品搶走,並將她鎖在鐵椅子上七天七夜嚴刑逼供,之後又將王桂蘭綁架到臭名昭著的河北省法制中心(洗腦班)。在那裏,王桂蘭被粗暴灌食,惡人在灌食用的奶粉中加了大量的鹽以折磨她,使王桂蘭的鼻粘膜嚴重腫脹,連管子都無法再插進去了。在王桂蘭瘦得皮包著骨頭、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洗腦班的惡人對她進行了四次邪惡的所謂的「攻堅」,熬夜洗腦迫害,最長一次長達半個月不讓睡覺,並對她進行體罰:勒脖子、按腦袋強制她低頭認罪,扒眼皮、戳眼球、打腦門、捶大腿、掐肉,用盡了種種流氓手段逼她放棄信仰,致使王桂蘭生理功能嚴重紊亂,身體極度虛弱。在王桂蘭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幾個惡人按著她的手逼迫她寫所謂的「轉化四書」,再用這樣得來的東西去欺騙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的這種流氓式的洗腦手段,是對真正正信的褻瀆,給煉功學員帶來巨大的心靈傷痛。

    另外,單位因為迫於壓力,對王桂蘭實行了經濟上的迫害。

    從零零年一月至零二年四月,共計無理扣發王桂蘭十七個月工資計八萬五千元。剝奪她講課的權利,只讓做輔教人員,並降兩級工資。零四年二月底,又以她堅持修煉為由無理扣發工資近五千元。零七年一月,王桂蘭給路人講述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抄家三個小時,王桂蘭八十多歲的老母親雙目失明臥病在床,被嚇得神志突然失常,到現在一陣清楚一陣糊塗,看見有人來就說警察抓我閨女來了!見到的人無不落淚。

    河北科技大學李惠雲博士,女,四十一歲,曾長期遭受河北科技大學政治打手多種形式的迫害,如:故意捏造教學事故,不讓她出國領獎,停止教課讓她像文革時期一樣打掃衛生等等。李惠雲曾多次找總校黨委書記王英英講真相、要求恢復基本權益。王英英不但不理會,反而對她繼續加重迫害。

    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李惠雲和丈夫宋洪水第二次被綁架到河北省會洗腦班,期間對李惠雲進行精神上的摧殘,灌輸邪惡誣陷大法的東西,甚至侮辱李惠雲的人格。惡警楊玉坤在早上李惠雲還沒起床的時候,撩開李惠雲的被子讓惡警袁書謙(男)看。當時,李惠雲穿著秋衣、短褲,他們卻侮辱李惠雲不穿衣服。利用他們雇來的陪教,用足了力氣狠打李惠雲的頭。白天給李惠雲洗腦,晚上一打就是一夜,而且連個小凳都不給李惠雲坐,就讓李惠雲站著。一天夜裏,他們打累了,讓李惠雲寫所謂的「四書」。李惠雲寫道:在某某某的暴力毆打下……,他們一看,一把揪起李惠雲的頭髮,揉了李惠雲寫的東西狠命地往李惠雲嘴裏塞,然後就是往死裏打。

    這樣折磨了李惠雲一個星期之久後,他們不但熬著李惠雲不讓睡覺,還不讓上廁所,李惠雲說上廁所,他們就往地上倒茶葉水,刺激李惠雲排泄的慾望,讓她尿在褲子裏。還有更惡劣的,他們還穿著皮鞋用力踹李惠雲的小腹,李惠雲一躲閃,踹在她的右腿上,青紫了像茶碗口大的一片。一次,李惠雲坐在床上,他們一下把李惠雲的下頜打的錯了位,反方向又一下子打回去。惡人出手都特別狠。他們將李惠雲綁在硬木椅上,不知道多少天多少夜,手腕被勒進去很深,前胸被勒紫。由於長時間的不讓睡覺、晝夜捆綁、暴力毆打、不讓上廁所、人格侮辱等,使李惠雲思維嚴重混亂,約一個月後,出現「精神分裂症狀」。李惠雲被精神摧殘、迫害五個月後,革新街派出所劉亞章等拿著事先整理好的筆錄去讓李惠雲簽字,當時李惠雲已經被迫害的精神崩潰,可這造假的訊問紀錄卻成了李惠雲被非法勞教的依據。零四年八月十日被非法送去石家莊勞教所繼續迫害,僅幾天後,李惠雲就被送去醫院。期間勞教所一直對其家人封鎖消息並以謊言欺瞞。零四年十一月末在李惠雲仍住院期間,河北科技大學政治打手喪失人性,將李惠雲開除公職。丈夫宋洪水也因信仰大法被停職,家庭沒有經濟來源。幾年來屢遭迫害,李惠雲看病都困難。

    李秀敏,四十八歲,原是河北科技大學職工。有風濕性關節炎、低血壓、胃病,關節腫脹變形令她苦不堪言,脾氣暴躁。自九五年十月,李秀敏開始修煉法輪功,折磨她十五年的疾病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心靈得到了淨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不再為一己之私而爭鬥,工作任勞任怨,連續四年被評為工會積極分子。在家裏她孝敬婆婆,關心丈夫,耐心教育孩子,熟人都很羨慕李秀敏這個溫馨的家。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開始被血腥迫害,她和數千萬的大法弟子一樣遭受了無邊的苦難。遭單位非法開除,依法上訪被關押,丈夫承受不住種種壓力與她離婚。在勞教所被毒打、被罰站、被折磨、被野蠻灌食、被強制洗腦。一次被亂棍打倒在地,又被揪起來,一掌打青她的半個臉,被惡警把她按在課桌上打得暈死過去;她曾被剝奪睡眠二十多天,上吊銬九晝夜,一天之內被插管灌食三次;她也曾被打瘸了一條腿,至今右腿膝關節活動時常受阻、疼痛、畏寒,不能穿高跟鞋,負重時行走困難;惡警每晚把她的一隻手一隻腳銬在床上,徹夜不讓上廁所長達半年之久……在殘酷折磨下身體出現乳腺增生,子宮肌瘤三公分大,患上視網膜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八年多時間裏,李秀敏因堅持使她身心受益的信仰,先後被綁架四次、抄家三次,被監禁四年多,遭受酷刑和暴力洗腦迫害,家人也承受了巨大精神壓力。零七年五月因講真相又被抓走,扣上「反革命」罪被開庭審理。

    八年來,部份高校少數政治打手緊跟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河北科技大學遭受嚴重迫害的學生和教職工也有十餘名,除李秀敏、李惠雲、宋洪水夫婦,還有師紅旗和俎一丹夫婦,紀麗霞,曲平(已開除公職),韓某某(已開除公職),胡立祥(學生,已退學),還有一唐山籍學生被開除學籍。還搞人人過關,對學生灌輸謊言,搞萬人簽名……。河北師範大學也有十幾名職工、學生遭到無理迫害。

    而且,在我們所謂法制健全的國家,所有律師所被「上面」告之不能受理法輪功案件,不允許為法輪功辯護,連法律諮詢都不能提供。

    請你看一看,迫害就在你身邊,這些人或許是你的同事、鄰居、朋友、老師,她們只想說句真話,只因信仰法輪大法,只希望你明白真相,卻遭受了很多、很多。

    以上也僅是全國迫害中的冰山一角。八年來,中共不考慮民眾呼聲,以造謠、污衊、煽動仇恨等流氓手段,把上億修心向善的好人推到政府的對立面。八年來,實名統計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現在仍然每週增加,還不算失蹤和被割賣器官的學員。八年來,數以千萬的煉功者被勞教、判刑,他們本人、他們的家庭、親友遭受著巨大的痛苦和壓力。

    然而,這一切迫害卻被中共披著合法的外衣進行著。憲法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法輪功學員卻因上訪、講真話被抓;我國的立法機關、司法機關從來沒有在法律文件中明確將法輪功列為×教組織,全國人大《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也沒有明確將法輪功列為×教組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二)也沒有將法輪功具體列為×教組織,那麼認定法輪功為×教組織的法律依據何在呢?出現「法輪功是×教組織」字眼是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各自下達的內部通知。「兩高」僅有權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對法律問題作出普遍性的司法解釋,無權對具體事實和法輪功個案作出認定,越權即違法。因而,「兩高」各自下發的內部通知不能作為法律依據適用。公安部下達《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這個文件介紹的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文件明確的邪教組織有十四個,其中根本沒有法輪功。

    你仔細想想,這是否很可笑?這場全國聲勢浩大的運動卻是違法的。只是在上面授意和某些文件下進行。那所有參與者不是也做了違法的事嗎?中共不正是把每個人帶到了有罪的路上了?你要問為甚麼這樣?就請平靜地讀一讀《九評共產黨》這本書。這是對中共系統性、歷史性的蓋棺定論的一本書。中共的政治已使中國人徹底洗腦,改變了人辨別是非曲直、善惡忠奸的標準。中共的邪惡,與「真善忍」恰恰相背。只有真相才會讓你覺醒。

    「上天監視在下的人,以人的德行、表現賜給人壽命長短。不是老天爺要人早死,那是人不做好事,自尋死路。」(譯自《史記•殷本紀第三》)近八年來,在中共對「真善忍」信仰的滅絕迫害與法輪功學員理性堅忍的反迫害中,善惡必報的宇宙法則在極其鮮明的彰顯著。

    同樣道理,一個政黨壞事做多了不也面臨同樣下場嗎?歷史上夏桀商紂為甚麼亡國了?秦朝能夠統一全國,卻為甚麼又很快滅亡了?隋朝剛剛統一全國,國力強盛,為甚麼又很快的土崩瓦解了呢?希特勒法西斯勢力曾經一度橫掃了歐洲,但又為甚麼很快就煙消雲散了呢?簡單的說,三個字:太殘暴。實際上,中共之殘暴則更是空前絕後登峰造極了的。在歷次運動中受到過迫害的人是很清楚的。作惡多端必自斃,上班天之道自古以來就在懲惡揚善,怎麼可能讓中共這個殺人八千萬的惡魔再殺下去呢?所以「天滅中共」不是想搞甚麼的危言聳聽,是肯定的必然的事情。那麼當中共滅亡之際,那些還跟著中共跑的人怎麼辦呢?把他們往哪兒放呢?因為他們和中共是同類,既然是同類,那麼其結局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勸退是救人水火的大事。

    不要再說與你無關,請想一想,你的麻木是否在縱容邪惡,是否也在助紂為虐?每一個人都有權利知道真相,真相會讓你的心靈得救,找回自己的良知、本性。所以中共才要封鎖真相。

    八年來,法輪功學員本著善良、無私的心願講著真相,只希望你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關係到你的未來。多少人為了你明白已在付出生命,兩千七百萬人已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天象已在昭示,你不是孤獨的。而且國際社會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譴責和國內民眾的覺醒,使迫害越來越難以為繼,中國大陸有越來越多的律師和正義人士公開站出來為法輪功辯護。你是害怕嗎?難道和邪惡站在一條線上,你就不害怕嗎?你的前途未來有保障嗎?

    各位朋友,不要再錯失機會了,趕快了解真相。中國有五千年的文化底蘊,有足夠的智慧讓你守住良知,在這歷史的緊要關頭,選擇自己的光明未來!

    「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真誠期待著你趕快明白!

    退的方法也很簡單很安全的:

    您可以用電子郵件發表聲明,信箱是:tdsc01@epochtimes.com ;也可以在網上發表聲明,網址: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

    可以用退黨傳真 001845──2306687,001631──9303243,
    或者打退黨電話 001866──6976570,001702──8731734 ;

    或者發手機短訊:00886──911643438 00886──912291299(退黨發「我願意1」,退團發「我願意2」退隊發「我願意3」三退發「我願意123」)。用真名、筆名、小名、化名都行,如果暫時還不能上網或打電話的話,可以先把您的聲明張貼在公共場所(當然要注意安全)然後等待時機上網聲明退出。一念之間就可得到了永遠的幸福和自由。

    想從網上了解真相,可以用國外郵箱給eo@att.net 發一封標題為12345的電子郵件,幾分鐘可獲得最新破網軟件,直接上網。

    青山遮不住,歷史將見證你正確的選擇!


    喚醒您的心 伸出您的手

    ──請援救小區居民邱立英
    親愛的煉油廠生活區的朋友們、父老鄉親們,你們好:

    金秋好時節,迎親訪佳友,正當你們和家人圍坐在一起,分享幸福與快樂的時候,正當你們一邊吃著水果,一邊看著電視中載歌載舞歌頌「和諧社會」的大好形勢的時候,正當你們搭肩結伴,悠悠閒閒欣賞小區的文明與風貌的時候,在石煉生活區卻發生著一件與文明和諧及不相符的事件。

    就在9月27日上午,小區的居民邱立英被無端綁架了,她是在去上班的路上,剛剛坐上公交車,被省610及指使下的四方派出所的民警從車上拽下來的。後來,省610在四方派出所及小區居委會的配合下撬開了邱立英家的門鎖,抄走價值3000多元的私人物品,還有2張銀行卡,那是她姐姐給她攢的唯一的一點養老錢。

    提起邱立英,生活區的居民可能都不陌生,尤其是年長的父輩以及與其同齡的人,因為從建廠開始,她就在這裏學習,工作和生活。從初中到高中,再到技校,直到在煉油廠參加工作,都是在長輩們的關懷與呵護下成長起來的,正如有的老人說,是在眼皮底下看著她長大的。立英從小聰明伶俐,活潑漂亮,說話辦事乾淨利索,從不拖泥帶水,老師和同學都喜歡她。1996年邱立英修煉了法輪大法,時刻以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工作更加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挑不撿,平時注意修正自我,遇到問題找自己的毛病,不計較個人得失,處處與人為善。她曾自己花錢買來鐘錶掛在單位,給大家提供方便,她曾拿出2000元錢送給一位從四川嫁到附近的挨打受氣的農家婦女,使那位婦女感激不已……。無論是乾旱,澇災,她都會拿出衣服、錢財,獻上一份愛心。她就是這樣,用在大法中修出的真誠和善良,平靜、祥和的善待著身邊的每一個人,對此,邱立英所在原單位的同事和領導都可以證實。

    這樣的一個好人,卻被江氏集團屢次關押,遭受著酷刑折磨與非人的待遇,在勞教所,她被毒打的死去活來,寒凍臘月,她被迫只穿著單衣在院子裏雙手背銬,吊在樹上冰凍,紅腫的手背上被凍裂的縱橫交錯大口子往外淌著血,炎炎酷暑她被迫在烈日下曝曬,以至幾次暈倒在地。尤其是被送入唐山精神病院(又名唐山瘋人院)關押的90天,強行在頭頂、兩眉中間紮大電針通電,電流刷刷地在腦中流,險些毀掉了大腦。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使她兩腿發軟,舌頭僵硬,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真的要瘋了,用她自己的話說,能活回來真是九死一生。

    就這樣在生不如死中,好不容易熬到了三年解教。可是當時的煉油廠黨委書記戚念東,連家都沒讓她回,硬是把她送進了「河北法制教育中心」強制洗腦,在那裏又被關了一年,她的身心又一次被摧殘。甚麼是「法制教育」?其實就是想辦法整治人,整宿的不讓睡覺,不讓閤眼,輪番的對她污辱、攻擊、毒打,使她的身體更加虛弱,頭髮大把大把的脫落,連陪同她的人員都忍不住落下了淚。經過四年的折磨,回家時邱立英落下了心臟病。就這樣,中共對迫害的身心憔悴不堪的邱立英還不放過,又三番五次地綁架。這次竟撬門入室劫走了邱立英家幾千元私人財物。

    親愛的煉油廠生活區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邱立英是在你們身邊長大的、共同生活了近三十年,看到她的淚,她的傷,她的痛,您也會心疼的。因為她亦如您的女兒,亦如您的姐妹。只不過為自己修煉的功法說了句公道話,便遭到如此野蠻的折磨及非人的待遇。

    難道,我們中國的百姓連自己的意願都不允許表達嗎?

    難道,我們中國的百姓就只能發同一種聲音,唱同一首歌嗎?

    我們是人,是有大腦,有思維的人;是有獨立思考與行為能力的人。任何人也沒有權利剝奪公民信仰的自由,這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

    法輪大法如今已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使億萬修煉者身體健康,精神昇華,因而在世界各地受到多次褒獎。如今《轉法輪》一書已被譯成30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

    然而,這樣好的功法,卻在中國被江氏集團無故打壓,殘酷迫害,勞教所、監獄、精神病院、戒毒所直接變成了關押法輪功並對其實施酷刑迫害的集中營。所使用的酷刑除以上邱立英所遭受的以外,還包括老虎凳、死人床、活埋、煙頭燒、紮牙籤、殘害生殖器等幾十種。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被致殘、致瘋、致毀容、致失明及致死的消息傳出,還有一些秘密的集中營,活活的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取暴利,然後焚屍滅跡。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程度不亞於法西斯德國對猶太人的迫害,採取的是群體滅絕的政策。據統計,全國法輪功學員中有6000多人被判刑入獄,10萬以上的人被勞教,幾千人被送精神病院,受盡人間最殘暴的酷刑與折磨,八年來,迫害致死的人已超過三千多人。在煉油廠也不只是邱立英一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其中很多人被送進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另外原質檢科的職工於傑,也曾被判勞教一年多。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遭受了同邱立英一樣的殘酷迫害,被迫害的頭髮已基本全白,左腿不能正常行走,回家後還不太好使,左腳面一直無知覺。

    黨一向把自己比做偉大的「母親」,「母親」竟如此殘暴地虐殺著「兒女」。難道,兒女僅僅說一句「媽媽,你打人不對。」媽媽就要把兒女打死,打傷,打殘嗎?這哪裏還能稱的上母親?難怪現在有二千七百多萬民眾聲明要退出中共惡黨及其一切組織,包括一些黨的幹部及公安幹警。

    煉油廠生活區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們,邱立英這次又被毫無理由地不講任何證據的情況關押起來,再次被迫害,據說這次又要勞教。

    今年已43歲的邱立英,當年被非法關押期間,受盡人間地獄之折磨,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殘。到解教時,工作失去了,沒有了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沒有任何生活來源,丈夫也因為壓力離開了她。幾乎一無所有了,好不容易找了一份工作,老闆非常賞識她的才能與為人,先後三次給她加薪。生活這才剛剛有了點轉機,卻又被無理關押。如今中共還要給他加上個不好好工作、不管家、不管老人、不管孩子的罪名。其實了解邱立英的人都知道邱立英即孝順又顧家。

    解教回來後,邱立英一直在家裏照顧臥床不起的老父親,在父親臨終前的最後三個月,她日夜守候在父親身邊,每天定時給父親打流食,吸痰,清理糞便,周圍的人都說,老邱的三姑娘真是孝順,三個月老父親沒說過一句話,沒睜開過一次眼,也許他是不忍心看到這個被摧殘的可憐的女兒。

    邱立英,非常疼愛她的女兒,每次女兒放假回家,她都趕快去交上1到2個月的電視費,而平時她是捨不得花這個錢的,有一次,她把省吃儉用攢下的500元錢給女兒,女兒說甚麼也不要。女兒說:「媽媽,你也沒有工作,挺不容易的,留著自己花吧。」邱立英心酸的說不出話來,她盼望著能與「十一」放假回來的女兒團聚,然而,卻被剝奪了這個權利,這能說她不愛孩子嗎?

    不是邱立英不管家,不管老人,不管孩子,是當權者剝奪了她這個權利和機會。

    江澤民對法輪功瘋狂的鎮壓,證明了其對修煉真、善、忍的人民的恐懼。甚麼人能懼怕真、善、忍呢?只有那些在當今橫行霸道欺壓善良的中共江澤民集團的貪官污吏。因為1992年法輪大法傳出以真、善、忍原則為指導,加上五套柔和的功法,淨化人的心靈,進而達到身心健康。1995年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就在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發行,1996年又被《北京青年報》列入北京十大暢銷書之一。可以說是家喻戶曉,老少皆知,報紙新聞紛紛報導法輪功祛病效果的神奇,一時間神州大地煉功人群風起雲湧,到1998年已有近億人,這樣一群正的力量,在客觀上對江氏腐敗集團這股惡勢力造成一種無形的威脅。所以江澤民開始陰謀鎮壓法輪功。他以大量的自殺、殺人、自焚的惡性事件來栽贓,陷害法輪功,挑起民憤,從而為發動滅絕人性的鎮壓法輪功運動找藉口,最為典型的是天安門自焚事件。純粹是江澤民導演的一幕誣陷法輪功的醜劇,已被世界公認為「偽火」。

    這次綁架和抄家,是江澤民集團又一次對邱立英的迫害,四方派出所和本廠的居委會也參與了,據反映當時抄家時,四方派出所的張鑫與居委會的吳群、李福祿也在場。

    問一聲,明知道邱立英是一個修真、善、忍的好人,明知道邱立英在中共的集中營被迫害的死裏逃生,如今一無所有,如此狀況慘烈,也明知中共鎮壓法輪功是違反憲法的,亂殺無辜的犯罪,為甚麼還要參與呢?所有參與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人都會說自己是被迫的,是上面讓幹的,包括打死打殘大法弟子的惡警們都會說他們是在執行上面的命令。可是,誰都知道,被迫參與也叫參與,好比別人指使你去殺人,去偷盜,到頭來,不是一樣要承擔殺人和盜竊的罪過嗎?為保住自己的職務或為了升職,不惜以別人的痛苦甚至生命做代價。那麼作為一個人,道義和良知都哪去了?一點同情心和正義感都沒有了嗎?況且這一切是對待跟你們共同生活在一起幾十年的老鄰居、老職工呢。如今,邱立英的母親還一直患心臟病,邱立英被抓時還住在醫院,如果邱立英再被判勞教,那麼參與者,你們如何去面對邱立英死去的父親?如何去面對邱立英的病中的母親以及她的親人?有些知情的關心邱立英的老職工們以及煉油廠邱立英的親朋好友們,一直都在關注此事,紛紛譴責參與迫害者的行徑,更看清了中共醜惡的面目。

    這八年來就是因為江氏集團對像邱立英這樣的千千萬萬信真、善、忍的好人的瘋狂迫害,讓中國廣大民眾更看清了中共的殘暴本質,大批的民眾紛紛譴責中共暴行,並聲援善良的法輪功受害者。曾有四百多名中國維權律師上書中央要為法輪功平反,更有許多中共高官、警察、居委會人員、村長等不再與中共合污,想辦法抵制中共迫害並保護法輪功學員的安全。

    曾獲全國最佳十大律師之一的北京律師高智晟,經常免費為被政府欺壓的弱勢群體打官司。他曾在05年兩次上書胡、溫為法輪功呼籲,05年11月底又在北大教授焦國標的陪同下,對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進行了15天調查。他用「痛徹心肺」來形容他所看到的真相,最後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發表了2萬字致胡、溫的第三封公開信,詳盡披露了幾年來對法輪功學員慘絕人寰的迫害。隨即發表退出共產黨的聲明。高智晟在聲明中寫到「……十幾天的,與法輪功信仰者的再次近距離經歷,是十幾天的靈魂的震撼經歷,我和焦國標教授24小時不間斷地與一群群在滅絕人性的迫害過程中獲得永生的法輪功信仰者吃住在一起,焦國標教授說「我彷彿感覺到我們是在和一群鬼在打交道,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死過好幾回了。」我說:「我們是在和一些聖賢打交道,她們的不屈精神,高貴的人格及對施暴者的寬恕襟懷是我們今天中國的希望所依,也是我們堅強下去的理由所在!」「……十幾天結束啦!但我對中國共產黨的徹底絕望開始啦,它,中國共產黨!它把以最野蠻、最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當成了它黨員的工作任務,提高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個已多年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的黨員,從即日起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高智晟以其親身的經歷見證中共的邪惡與殘暴。實際上如果揭開中共執政這幾十年的歷史,人們可以看到運動不斷,災難不斷,人民一直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在其執政的和平年代中,被迫害死的人數就達8000萬人,這個數字是希特勒殺猶太人的1.5倍,是日本侵略者殺中國人的3倍。2004年,堪稱世界奇書的《九評共產黨》,用大量的歷史資料深刻揭露了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引發了全世界的退黨大潮。

    道一聲,煉油廠小區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相信通過邱立英這活生生的例子,這帶血的事實,大家已經了解了中共的真實面目。它今天迫害包括邱立英在內的大批法輪功修煉者,其實就是在迫害著咱們自己的姐妹同胞,在善與惡,正與邪的較量中,相信您一定會站在正義的一面,呵護善良,譴責邪惡,用您的善念讓我們一起來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放邱立英回家」讓我們共同拋棄中共邪黨,退出其一切組織〔(黨、團、隊),用化名、真名即可〕,不要再增加它的能量,助長它的邪惡氣燄了。

    中共邪黨殘害百姓,喪盡天良,罪不可赦,人不滅,天滅。天滅中共,即在不久的將來,您和全家的退出,可保全家在任何災難面前平安幸福!!

    要知道您的這一善念,將給您和您的家人帶來無比美好的前程和未來。

    最後祝願小區所有的朋友:家庭和睦,福壽安康!

    上網可查《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各國報紙、新聞以及各國預言名著解析等

    附:退黨退團退隊方法(可使用化名、小名)

    方法一:網頁投稿:通過突破網絡封鎖軟件或加密代理登陸大紀元網站,打開退出共產黨網頁,在聲明表格中填入聲明內容,並提交發送。簽名網站:http://tuidang.dajiyuan.com
    方法二:電子郵件:給下列大紀元的信箱之一發聲明電子郵件:news@epochtimes.com
    方法三:電話傳真:
    電話:001-416-361-9895;001-888-892-8757
    傳真:001-702-248-0599;001-510-372-0176
    方法四:公開張貼:暫無上網管道者可先將退黨聲明張貼到適當公共場所,先起到公開表明心意的作用,以後找機會上網。
    提示:未開通國際直撥電話的大陸人士打退黨電話時需用 IP 電話撥打(網通先撥17969,電信先撥17909,鐵通先撥17991),手機 IP 電話(「中國移動」先撥17951,「聯通」先撥17911,小靈通先撥1790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