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學法、修煉放在第一位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也談談我們大法弟子中有些對學法不夠重現、甚至很少學法,使自己對法理越來越不清晰,結果造成讓舊勢力鑽了空子,給自己帶來了不小的魔難。現把我地農村中有些老年同修出現的幾點事例寫出來與同修們切磋,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師父在很多講法中都一再要求我們多學法、多學法。並在今年(2006年2月25日)《洛杉磯市講法》的最後說:「希望大家在最後越做越好,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現在正法洪勢越來越到最後了,可我們有些個別同修還是重現不起來。

如:有位同修甲,六十多歲了,原來也不識字,當時由於身體及其他多種原因走入大法後,堅定的修煉大法,使自己一切都改變了,現在也都能看《轉法輪》和大法資料了。隨著身體的健康,感到人就年輕了許多,整天幹活也不覺的累。但是她沒有悟到,大法給了自己一個好的身體,並不是為了用在常人中來執著常人的事或美好的生活而拼命奮發的創造財富,從而鬆懈了自己的歷史使命。

她有個兒子家裏開了一個榨油坊,她就成了兒子的得力幫手,裏裏外外都要操心,整天忙的不可開交。有次來到一個同修家銷貨,同修看到她的氣色不太好,就對她說:你這樣忙出忙進,你怎麼搞的過來呢?你哪有時間學法呢!修煉應是第一位呀。她說:沒事,我覺的自己很有勁、沒問題。

過後不久,今年九月的一天,縣裏來了一幫惡警,架著車來到她們村,來抄大法弟子的家。本來她們預先都得到了這一消息,其他同修都做的很好,惡警甚麼都沒抄到,空空而歸。可是她卻只顧整天忙於做事,把這個事忘到九霄雲外了,結果讓惡警把一本《轉法輪》和一些資料、錄音機、煉功帶等都抄去了。可她也沒善意的向他們講真相,只是不停的大罵邪惡,邪惡的,結果被惡警要拖上車帶走。後來還是在被圍觀的村民講:她幾個兒子都當過兵,為國出過力,她這麼大年紀了,你們怎麼能這樣做呢?再說她又不是做壞人,學法輪功也是做好人嘛,後來才沒被帶走。

有一個木材老闆在她們村的山上搞木材加工,砍掉的柴不要錢,讓大家去撿,村民都去背。她為了替兒子節省點開支,每天也一大早就上山去背柴,一天要背好幾次。一天,家裏一個新塑料油桶裝的一滿桶菜油,等她上山背柴回來發現全漏完了,一滴都不剩。──怎麼一個新桶會漏呢?算起來二十斤油也要百來塊錢,這要背多少柴啊!不是白忙了嗎?其實就是告訴你有漏了嘛,整天不學法,也沒做好三件事,可是她還不悟。

十月初的一天,她一大早又上山背柴去了,當她同一些人正坐在鋸木料的空坪上,也正給大家講著真相,還準備發給大家護身符。這時突然從山頂滑下一根杉樹條來,山上砍樹人往下大喊,可是鋸木機響聲太大,聽不見,這時樹幹就從她的側面斜穿過來,擦著肚皮穿過,把肚皮扯翻一大塊,白茫茫的肚板油都翻出來了,就差點沒把腸子帶出來。這時她一邊大叫師父救命啊!弟子還要救人呢,一邊順手一抹,把還粘著樹皮灰的肚皮一下扶了起來,用手捂著,不過她也不覺的怎麼痛。這時旁邊的人都嚇呆了,她說不要緊,我自己可以走……。

後來她兒子把她送到醫院,醫生把她肚皮重新翻開,洗淨後縫了二十八針,可她一直不覺的怎麼痛,醫生都感到不可思議了。在醫院裏,同修去看她,她還沾沾自喜,說還消了業了,又還了一個命了等等。

當同修與她切磋給她指出,你這是在消業嗎?過來一段、你一連串的出事,你怎麼還不悟呢?你為甚麼就不向內好好找一找呢?從你家被惡警抄走東西開始,不久一桶油漏了個乾乾淨淨,不是師父在點化你有漏了嗎?你還是不學法,不去做好自己應該做好的事,還是只顧拼命的幹常人中的事,以至造成這麼大的事故出現。那一樹幹滑來,那麼多常人,為甚麼就單單的對著你來呢?這是巧合嗎?

如果不是師父的慈悲呵護,還不把你穿個透嗎?到現在你怎麼還在說是消業呢?你也是十多年的老弟子了,從七二零以後,現在是正法時期了,師父都不給弟子加難了,哪裏還有甚麼過多的業力嗎?正因為你平日不學法,才會悟偏,以致讓舊勢力一次又一次的鑽了空子,不但給自己造成了這麼大的魔難,尤其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別人會說在現場這麼多常人都不怎麼,你還說是大法弟子呢!

這時她才承認自己平時確實不學法,對法理一點不清楚,你這一講確實講到我的漏子上了。

後來從她的講話中說到那個木材老闆到醫院看過她,醫藥費可能還得老闆出。同修看她在這方面又沒悟過來,就說:你自己去撿別人的柴,別人又不收你錢,他要你去撿嗎?怎麼能要別人出醫藥費呢?《轉法輪》上講了一個老太太被汽車撞走那麼遠,爬起來就走了,也不找別人的麻煩,你這是自己去撿別人的柴,你能要別人付醫藥費嗎?

這時她的一個兒子說:我媽是修煉人,不好要別人的錢,我們可以要,這時她也沒阻止兒子。後來那個老闆還是給了她兒子三百元醫藥費、三百元營養費,過後沒幾天,當她還沒出院六一零的惡警就找到她兒子,要把她送到洗腦班去,並要她兒子出五千元錢作洗腦費。當時她兒子說:我媽媽住院了出醫藥費,是我們兒子的義務,要我們出甚麼洗腦費我們沒錢。

後來她一出院,兒子就把她送走了。惡警到處找她,沒找到人,一看人跑了,那就加一千元,結果要她幾個兒子共出了六千元。人還流離失所了。

這不又是被邪惡鑽空子了嗎?你要了別人不該要的錢,最後惡警榨你,這難道是巧合嗎?不失者不得嘛!大法書上不都講了嗎?如果你堂堂正正的做到不要別人付甚麼醫藥費、營養費,在你那個地方上不是更好的洪法了嗎?不更體現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好人嗎?

(二)在另一個村有個同修乙,也是六十多歲了,妻子去世了,二個兒子在外打工,守著一個孫子在家,經營著一家人的田地,還養了一頭豬,整天也是從早忙到晚,在農村生長的人,閒不住,裏裏外外忙忙碌碌。

一次在街上同修見到他,也是看到他臉色不大對勁,就問了他些情況,知道他學法少,只急於多幹活,就對他說:農村的活兒是乾不完的,夠吃夠用就可以了。你一個人在家做那麼多的事怎麼行呢?哪有時間學法煉功呢。他說:不要緊,我渾身很有勁啊!

從那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沒見他上街了,大家都念著他,因為他那裏就他一個大法弟子,所以過一段時間還沒見到他上街來,就去了兩個同修到他家。一進門看到他趴在家中,一問知道他發生病業了,從前有過的病都出現了,甚麼肺結核等等,他自己也是認為是消業呢。

這時大家馬上就發正念,並同他切磋指出,你不要看你前段多有勁啊,就看你把勁使往哪裏。你不去履行自己的使命,不在做好三件事上使勁,光只想多幹些活,多有點收入,能行嗎?通過與同修的切磋,他自己認識到了,從那以後把做事心放下了,明確了學好法的重要,二天時間一切不好的狀態都沒了。過後自己還配了個MP3幫助自己學法煉功。

從以上幾件事例,使我們看到一個修煉人有了一個好的身體,一定要用在修煉上,用在做好三件事上。在農村中的同修也不要因為農活多就忽視了學法和做好三件事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