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遇事怎樣向內找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自己修了這麼多年,還是不能做到經常向內修自己、向內找自己。以前無論遇到甚麼事,都相互指責,只盯住對方不好的一面不放,根本就不真正的向內去修自己,真正的向內去找自己(邪黨文化):我一貫正確,就我的對,卻看不到自己有問題。即使有時雖嘴上說向內找自己,但實質上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向內去修自己,真正的向內去找自己。其實自己所說的「向內找自己」只是一種表面形式,怎樣找還不太明白,只是說給別人聽的,只不過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意識不到的執著,從而找的美麗的藉口而已。這種藉口如不能真正的用大法去衡量,它會隱藏的很深,有時很難辨別,也更不易覺察。

今天早上,我和同修在切磋時,同修又說了一句「有的弟子講」。我馬上瞅他,意思是你怎麼又這樣說?因為以前他有過幾次這樣的問題。可我認為他不應該這樣說。我認為只有師父對弟子時才能用這樣的說法。我覺的他這樣說存在他自己意識不到的不敬師、不敬法的因素。

可緊接著他又說了一句「弟子切磋」。我一聽「弟子」兩個字,馬上又瞅他。他說:「這次我沒有說錯,在《明慧週刊》中的「弟子切磋」部份就是這樣講的。你對「弟子」兩個字太敏感了,你都快要形成觀念了,快成了條件反射了,快要形成執著了。」

我說:「你要是以前沒有說過這樣的話,我今天能瞅你嗎?我不在提醒你嗎?你要是不說了,我不就不瞅你了嗎?我還會形成觀念嗎?」他說:「快別爭論了,光耽誤時間。我要學法了,法能解決一切問題。」

當時我自己也意識到了,心裏想:從道理上,他講的是對的。可怎麼自己老是在潛意識中覺的有點彆扭、生氣、不舒服呢?自己向內找,問:你們為甚麼生氣,彆扭甚麼呀?別說是講的有道理,就是沒有道理,也不該生氣呀。心應該不為任何事所動才對呀!而同修講的這一番話,為甚麼自己不用大法去衡量,不真正的站在修煉人的角度去認識、去理解呢?同樣的話可以站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層次去理解。每個人的心性高低不同,站的角度不同,理解的成度也不同。從而出現了矛盾卻相互指責,沒有了修煉人的寬容。我告訴自己:向內找!向內修!

這時我真的明白了它們為甚麼生氣,為甚麼不舒服的原因,找到了根源。因為同修講的這些話真正點到病根上了,說到實質上了,在解體、清除它們!它們接受不了了,它們就不幹了,它們就不舒服了,它們就反感了。同修講的這些話是在說它們,是在揭露它們這些敗壞物質!

它們在我的身體裏,它們決對不會自己說它們自己,而只有通過讓別人點給我,說給我,讓我自己真的認識到、找到;我再按照大法的標準向內去修自己,才能真正的修去它們。可是反過來講,如果我此時卻不清醒、悟不到,反而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去維護它們,把它們當成我自己時,那它們就更不想讓人說。這樣我就永遠也發現不了它們。它們卻以此達到了繼續存活下去的目地。當我發現它們時,並用正念去對待時,它們馬上就嚇的要死,立即就被解體了。

層次有限,悟的有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