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跟上正法進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讀了《明慧週刊》二百五十八期《正法進入新階段》一文很受啟發,有一些心得,寫出來與同修共享。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正法進程中不同的階段證實法的做法和內容有所不同,我們整天講要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怎麼才算跟上了呢?自己體會到,不是說走出來了,三件事都在做,自己想做甚麼就做甚麼,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而是要通過學好法明白師尊要我們做甚麼、怎麼做,全球弟子協調一致,達到現階段證實法應達到的目地。對於這一點,我們這裏有的同修還不明確。

十月底師父發表了《徹底解體邪惡》,同修理解這是又一新階段的開始,我也認同。

師父在《徹底解體邪惡》這篇經文中說:「為了徹底清除黑手、爛鬼與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大陸各地區的大法弟子,要向這些邪惡的地方集中發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救度世人,圓滿大法弟子的責任,走向神。」有的地區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有的地區同修到邪惡黑窩附近近距離發正念,而我們這裏,因為四月份有同修被抓,現在勞教所,從四月份開始,我們幾個同修都一直在往勞教所發正念,所以對師尊的經文沒有引起重視,認為我們早就在這樣做了,也沒有想如何增加發正念的次數和提高質量,全球弟子協調一致,徹底解體邪惡,有的同修還把心用到別處去了。

例如,前幾天,同修上街,看到一個單位門前豎立著惡黨黨魁毛魔頭的畫像,就想怎麼在新年前把它毀掉,腦子裏被這件事佔滿了,學法、煉功、發正念靜不下來,總在想這件事,想用紅墨水裝在雞蛋殼裏砸上去,同修提醒可能有攝像頭,那麼她又想等個下雨天打個傘,即便有攝像頭也看不清,幾天來就忙這事,後與我交流時,我提出異議,第一,這事與我們目前徹底解體邪惡不合拍,會分散我們的精力,第二,除惡主要靠發正念指揮佛法神通來做,而不是採用人的辦法銷毀這些表面上的東西,這些表面上的東西無處不在,我們周圍多少人胸前戴著邪惡黨徽、團徽;多少孩子胸前戴著血旗的一角,附近有賓館和俱樂部,經常都有省市各類會議,到處是惡黨的標語橫幅,用人的辦法銷毀的完嗎?而且我們的目地是救度眾生,做這些表面上的事情人們會不理解,要救人,就得發正念,用佛法神通徹底解體邪惡,同時廣傳《九評》和《解體黨文化》,讓人們認清邪黨的邪惡本質,三退保平安,那些邪惡的物品,在背後沒有邪惡支撐時自己就會壞掉。

我所在的單位走廊上前段時間貼著毛魔頭在長征時的照片,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單位同事都知道我煉功,我如果把那張邪照用人的辦法撕毀,那人家都會知道是我幹的,會不理解。我沒有用人的辦法,而是每經過一次,就發正念清除照片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終於有一天,那張邪照自己掉到地上去了,有關人員自己把它撿走了,連同其它幾張紀念長征的報紙也一起撕下來拿走了,再也沒貼出來。這件事情見證了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所以我平時特別重視發正念,每天發正念十五六次,每次十五分鐘,師父也給我安排了時間,使我在單位上工作很輕鬆,而我周圍的常人忙得連節假日都不能休息。發正念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感覺能量場覆蓋的範圍無邊無際,我們有師尊賦予的佛法神通,要充份運用,為甚麼老用人的辦法做事呢?師尊說:「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轉法輪》)。我們要走向神,思想和行為方式也要是神的。最後同修也認同了我的想法,不做了,我們打算給這個單位的領導發一封信講清真相,讓他們自己在合適的時機把毛魔頭的像撤掉。

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雖然都只是大法的一個粒子,但我們考慮問題都要以法為大,從整體出發,不是證實自己多麼能幹,而是要看師尊和大法當前需要我們幹甚麼,我們就盡心盡力的幹好,「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洪吟(二)》〈心自明〉),全球弟子協調一致,真正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邪惡被徹底解體的日子很快就會到來。

以上是自己現階段的體悟,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