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響「法輪大法好」 邁步走向美好的天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在國內曾在網上看到氣勢宏偉的紐約天國樂團,做夢也想不到,我一個已經近七十歲,從來都不曾碰過樂器的人,也有幸可以成為天國樂團的一名次中音號手。

在大陸,大法弟子被非法剝奪了信仰、修煉大法的自由,講真相、散發材料都可能會被非法抓捕,被判勞教進監獄。哪能公開演奏「法輪大法好」?那時羨慕海外大法弟子有這麼好的機緣。

來到這裏之後,我找到了煉功點,參加多倫多大學集體學法,還參加了一些證實法活動。一次學法時,有位同修熱心的介紹我加入天國樂團,並帶我去看銅管樂器。一進門看到一位西人同修正在取出一支次中音號。我用手掂了掂,感覺還可以拿的動。就說,反正我從沒吹過號,缺人手的話,我可以來學。後來又看到一種圓號,小巧了許多。心想,自己沒有交通工具,如果乘公交車的話,小一些方便。就說:對我來說,最好學這種圓號。同修說,這種號不缺人。旁邊一位號手說,別看它小,小的更難吹。我猛的一驚,我怎麼啦,我是修煉人,根本還不會吹呢,就在這裏為個人盤算,挑肥揀瘦起來。這不是私心冒出來了嗎?我馬上說,甚麼地方缺人我就學甚麼吧!

過了幾天,樂團負責人熱情的來電話約我去士加堡多大排練場,問我有甚麼問題。我只說交通方面……,話沒說完,他馬上給我一個電話號碼,讓我聯繫搭便車。一句話勾起我的執著,從密西沙加到士加堡路途這麼遠,要是每次搭上便車,那多方便呀。可是一打電話,那位同修恰好搬家,不能提供便車了。我又一驚,私心又冒出來了。我想,沒便車也要去排練場。於是準備好自己乘公交車去。到了星期日,在集體煉功時本想打聽去排練場怎麼乘車,有位西方學員是樂團的,他很熱情的讓我搭他的車去了。

到了排練場,不少人已經在認真的練習各自的樂器了。當時還沒拿到樂器,就一面觀察一面胡思亂想,樂器種類齊全,品種很多,看到不少的夫婦帶著孩子參加排練,還有好幾位項目協調人也參加排練。我慶幸自己有機會成為天國樂團的一份子。但同時又閃過一念,週末是家庭團聚的日子,以後每逢星期日就不能在家團聚了……,可是看看認真排練的同修又暴露了自己為個人考慮的私心。

我是個老學員,自以為多年的修煉,執著心修掉了很多,但是,從大陸受迫害的環境走出來,到了國外自由自在的環境後,一下子放鬆了,對自己的修煉也放鬆了下來。這一放鬆,在很小的事情上都表現了為私為我的執著心。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誡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怎麼辦?那就是放下執著心,修掉它,就在天國樂團裏修。再一想,參加天國樂團,不僅是自己的榮幸,這是另外一種團聚,是走在神路上的團聚,是更大的團聚。而且參加天國樂團,正是為了救度眾生,為了將來和更多的親人在美好的天國團聚啊!

樂團的同修為我取來一支次中音號,因為原來的號手項目太忙,實在沒法保證參加練習才忍痛割愛,讓出來的。回家試著吹起來,一開始,用盡了氣力,吹出來的都是噪音。因為第二個星期日參加多倫多東區唐人街遊行,樂團沒去排練場,所以在家吹了兩週哆、來、咪。心想再好好培訓幾個月,也可以上陣吹奏了。誰知第三週一到排練場,同修就問我吹會了幾個曲子。我說現在只會吹哆來咪。碰到負責人,他告訴我,一個月之內一定要吹會這幾首曲子。並說,我們樂團建團後一個月就拉出去表演了。天哪!我想,要求這麼高,可我還沒經過培訓,甚麼都不會呢。後來仔細一想,那些上班的年輕同修,尤其那些協調人,他們能擠出多少時間來練習?每週除了星期日這幾個小時時間,恐怕其它時間也就不多了。自己不用上班,目前參加的項目也不多,每天都有練習時間。都是修煉人,他們能行,自己抓緊時間練,一定也能行。

尤其是後來聽說天國樂團的樂器是師父為我們親自挑選的,還有的同修說,我們是天國樂團,吹出來的都是大法的能量。這些話,去掉了我怕吹不好的怕心,我想,能參加天國樂團真是極其珍貴的,拿來甚麼樂器,其實是師父給自己的法器,所以,一定要學會,一定要練好,也一定能夠練好。於是,定下心來,把學法、煉功和學練自己的法器──吹次中音號結合起來。說來也神了,一星期後,樂團日常吹奏的幾首曲子基本上都能吹成調了。一邊吹,一邊聽聽天音網上的示範演奏,「法輪大法好」的旋律一遍遍的在耳邊響起,越練越有信心。老伴再不說我製造噪音了,終於完整的吹出「法輪大法好」等樂曲了。

每次集體排練都是對個人練習的檢驗。每週練習之後,在集體排練中就感到了進步,也發現了不足。當然,也有小小的魔難,由於用了全口假牙,開始練習時牙肉磨破了,吃飯、喝水都覺的有點疼,當時不知道是吹號時磨的,但是我沒有管它,照樣練。最後在參加三次集體排練後,基本上就跟上了樂團的進度。從十一月十八日起連續參加了正式的遊行演出,磨破的牙肉也不知不覺的長好了。

第一天參加遊行時,左手拿著那支次中音號連赴三場,開始後不久左手腕又酸又痛。同修說,這是每人要過的關。一開始,誰都是這樣的,於是我在遊行中再也不去管自己身上的感覺,集中注意的看著指揮,聽著周圍的樂器聲,完全溶入了莊嚴和諧的樂曲聲中,不知不覺走到了終點。就這樣,我從頭到尾參加了這段時間的遊行演出活動。演出後,觀眾反映很好。一次,一位學生對我說:「你們是偉大的樂手」。另一次排在我們樂團後面的團體的人特意追上來說:「遊行中跟了你們一路,你們的演奏棒極了!」還有的同修在遊行中看到一位華人觀眾流下了熱淚。因為他們聽到了我們演奏的「法輪大法好」。

只有在同修們的圓容下,我才能作為天國樂團的樂手參加每一次的演出。我自己沒有交通工具,不論地點遠近,都是搭乘同修的車才按時順利到達演出地點,到達排練場。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謝。今後,還要認真參加天國樂團的修煉。以師父給我安排的法器──我的次中音號,把「法輪大法好」這個宇宙最美的樂曲演奏的更優美更響亮。隨著師父,救度眾生,向天國邁進。

(二零零六年多倫多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