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電話錄音曝光馬三家勞教所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自由亞洲電台一月十七日報導,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拒絕向留德學生張震彤先生提供任何有關他妻子王曉豔女士的情況。新年到來,德國的人權團體繼續關注法輪功學員姜仁政和王曉豔女士的情況。要求中共政權立即停止對他們的迫害。

前年三月從德國返回中國遼寧的法輪功學員姜仁政先生的一家受到持續的迫害。去年留德學生張震彤先生的妻子王曉豔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再次被關押。這兩個事件目前已經成為德國的人權團體,德國政府有關中國人權情況的特殊案例。任何有關他們的最新情況都會引起德國社會的強烈關注。新年期間,記者向張震彤先生了解有關他妻子的情況。他撥通了國內關押他妻子王曉豔女士的勞教所的電話。

電話錄音(1.4MB)

馬三家:「喂。」

張震彤:「喂,你好,是馬三家一大隊嗎?」
馬三家:「是。」

張震彤:「你們這有一個叫王曉豔的關在你們這兒,是吧?」
馬三家:「是不是法輪功?」

張震彤:「對,我是她丈夫。我想問一下,她是不是還在這兒?」
馬三家:「是啊。」

張震彤:「能不能和她說句話,因為我大概有半年沒和她通過話,我在德國。」
馬三家:「她已經出工了,在車間內,我是樓上。另外她隊長不在,咱也作不了主啊。」

張震彤:「我跟你說,我如果聯繫不到她的話,這個事情就可以把她報成失蹤人口」
馬三家:「誰失蹤啊,王曉豔在我們隊呀。」
馬三家:「不是不讓你通話,我做不了這個主,那只能等晚上啊9點鐘再來電話」
馬三家:「樓上還有50多個勞教,出了事怪誰去?」

張震彤:「我知道,你最好打電話,還是以甚麼方式請示一下你們領導」
馬三家:「我打誰電話啊,沒電話,我不和你說過嘛」
(掛斷)

張震彤先生第二次打電話了解情況,遇到了極其蠻橫的回答。

馬三家:「喂。」

張震彤:「你好,我是王曉豔的丈夫,我想要跟她通話,麻煩你找一下你們隊長。」
馬三家:「你是誰?」

張震彤:「我是王曉豔的丈夫」
馬三家:「王曉豔沒丈夫,甚麼王曉豔的丈夫。」

張震彤:「我是她丈夫,我要和她通話。」
(掛斷)

兩天後,張震彤先生耐著性子再次撥通電話。

馬三家:「喂」

張震彤:「你好,我找一下你們隊長。你們哪位隊長在,請您找一下。」
馬三家:「你,隊長哪位也不在,休息之中」

張震彤:「前天我打電話,他們,那個值班隊長說今天邵隊長在,怎麼回事兒,到底誰是你們隊長?」

馬三家:「隊長多了,再說今天現在這時候是中午,隊長休息,邵隊長現在已經不管她了,叫誰都是這樣。」

張震彤:「那你們現在誰是隊長?」
馬三家:「隊長好幾個哩,有必要告訴你是誰嗎?你說找誰就找誰。那。。隊長多了。」

張震彤:「我要找王曉豔,我是她丈夫,我要和她通話。」
馬三家:「隊長說了,我不休息嗎?你要找誰,是找隊長啊?是找王曉豔啊?」

張震彤:「我想找王曉豔,和她通話,你能決定,能讓她來和我通話嗎?」
馬三家:「那是不可能的。那是不可能的。」

張震彤:「你們怎麼,勞教裏面不允許,勞教人員和我們家屬通話嗎?」
馬三家:「對,不允許。」

張震彤:「我告訴你…」
馬三家:「往外打行,接不行。往外打行,接不行。」

張震彤:「哎你們以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馬三家:「往外打電話行,接電話接不到。」

張震彤:「你這個電話我可是錄音的,我要向司法局反映的,我告訴你。」
馬三家:「啊,啊你反映吧。」

張震彤:「好,你這麼說,那我就…」
(掛斷)

張震彤先生對記者說,這些電話錄音他將提供給歐洲關心中國人權問題的團體、媒體和政界。從這些電話錄音中人們可以看到勞教所的蠻橫和無法無天。當然也可以聽到這些勞教所的幹部自己也沒有講話的自由。他相信,這些事實會使歐洲議會以及德國政府對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問題更加關切。以上是特約記者天意由德國發來的報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