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思維傳感」與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一起學法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儘管我修大法有十多年了,走過不少彎路,但我還是想把最近悟到的一點心得體會與同修交流,請慈悲指點。

年初,我市同修在一次要人的整體行動中,被非法抓捕了好幾名同修,其中有協調人及被認為修的不錯的同修。其他同修聽說後,不約而同的為非法抓捕的同修發正念,清除迫害同修的邪魔爛鬼。

發了一陣子正念後,我感覺似乎幫不上多少忙。(其實感覺甚麼都不是)後來被非法抓捕的同修有的被秘密判刑,有的被非法勞教,甚至還有一位同修被迫害致死。我發正念有點放鬆了,常人的工作當時很忙,學法也少了。這種狀況持續了一段時間。在看《明慧週刊》同修的修煉體會時,一位同修說他和獄中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學法交流,在學法時加上和獄中的同修一起學的一念,對我啟發很大。我意識到了自己的狀態有問題,就加強學法,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中的不正念頭。

難道我甚麼都看不見就認為不起作用嗎?這不是信師信法方面有了問題嗎?如果我這麼想,市裏的其他同修也有這麼想的,這不是在縱容邪惡嗎?邪惡看到這個漏,就迫不及待的放大,使同修感到無可奈何。同修們在獄中度日如年的遭受迫害,我們卻麻木鬆懈,真是人為的滋養了邪魔。

法理清晰後,我就加強了發正念的質量,除堅持每天四次集體發正念,有空就發正念。在一次發正念時,思維中突然閃出「這是無聲的思維傳感」(《轉法輪》第三講)這段法,覺的我能和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進行交流溝通。雖然我和同修在這個空間相距較遠,但「蒼穹無限遠,移念到眼前」(《洪吟》)。我們同修同時在修宇宙大法,師父早已讓我們神的一面復活了,我們一定能進行遠距離溝通。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看不到新經文時就加上一念:和非法關押的同修一起學法。在發正念的最後,我與認識的同修交流,叫著同修的名字想:聽說你在絕食反迫害,這種放下生死的舉動令人欽佩,但這不是反迫害的好辦法,邪惡不看重人身,我們自己不能不看重,我們要用這個寶貴的肉身來修煉,在人世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我還在思維中與同修交流:某某某,你在修煉中付出巨大,做了大量協調工作,但這不是常人中的工作,是修煉。是在做正法的工作中修煉自己、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不能以工作代替修煉。另外,你可能只顧忙於大法的工作,學法少了,被邪惡抓到漏洞了。有一次咱倆在超市偶然碰面,剛說了不一會兒,我就發現幾米外有個穿夾克的小伙子不斷打量我們,我意識到這是個便衣在跟蹤你,我悄悄的告訴你後,你卻不以為然的說:我知道,沒事。還我行我素,給我的感覺是你一沒有怕心,二有點不太注意安全。沒過幾個月,你就被非法抓捕。現在回想起來,你有點像拿著老師的書在馬路上不怕汽車撞的人。我建議你停止絕食,靜下心來,挖出自身的執著,彌補漏洞,(當然即使有漏洞也決不允許邪惡迫害)多發正念,鏟除迫害你的邪魔爛鬼,正念闖出來。人世間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需要你。當時我沒有及時與你交流,也有我的執著。

儘管我看不見我用「無聲的思維傳感」與同修學法交流的效果,但我相信它會起作用的。應重過程不重效果。只要堅持做下去,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是會接收到的。師父最近發出了《徹底解體邪惡》的經文,彌補自身漏洞,「裏應外合」,黑窩裏的邪惡一定能儘快鏟除解體。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