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遭受的迫害 讓世人認清中共之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名江蘇徐州大法弟子,叫張長金。一九九七年得到大法。通過看《轉法輪》被書中所說「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所深深吸引,並開始按法中的要求去做。經過修煉,我感到這真是一門好功法,不僅能強身健體,更重要的是能淨化思想,淨化心靈,促進道德的回升,本性的回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共邪黨利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的攻擊,鋪天蓋地的向善良的法輪大法弟子襲來。我一時間迷茫了,覺的太不可思議了,我們做好人,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這有錯嗎?我們發現邪黨用欺騙和謊言借助其控制的宣傳工具向廣大的世人撒下了彌天大謊,把不明真相的世人欺騙了。我作為一名真正學習大法,真正了解大法的弟子,真正在大法中受益的弟子才是最能證實大法的人。

本著弄清事情真相,講清法輪功真相的目地,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和其他的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訪,當時我們仍認為邪黨能夠接納老百姓的意見,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去處理。到了北京,我們看到的是只要說是煉法輪功的,或者說法輪大法好的,或者是大法弟子在廣場打坐等,警察和雇佣來的打手一律採用毆打、謾罵等暴力手段拖上警車,還不許拍照,有些拍照的相機立即被警察和隱藏的特務們搶去。

我親眼目睹了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被警察粗暴的踐踏和毆打。我跟著他們走進了警車,想反映自己修大法的真實感受,解釋一些不屬實的報導,但警察沒有聽取這些,他們只是把大法弟子登記一下就讓當地的公安來接人。

當地的公安接人後就開始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們把我接出來後就關在賓館裏,在進賓館之前從後面用腳猛踹我的腰,到屋裏又叫我把腿伸直坐在地上用腳踩我的腿,用鞋打我的耳光。當我被從北京帶回後,他們讓我讀污衊師父和大法的報紙,我不讀,所長夏輝當時就把我的嘴打出血,還威脅單獨關押審訊我。晚上夏輝派趙輝等惡警審訊我,不讓我睡覺,讓我蹲馬步,用肘關節從後背打我,還用棍敲打我的指骨。由於我參與真相資料的分發,被搜出真相資料,他們同時搜走了我的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等。我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江蘇方強勞教所。

在勞教所惡警開始了對我從肉體到精神上的全方位的迫害。他們讓我吃的是極其惡劣的飯食,讓我扛大包曬糧食,幹挖溝等重體力活,使我的體重從八十多公斤下降到六十多公斤。七大隊惡警章某某叫其他的勞教人員和我一起抬泥,特意把重的放在我一邊,把兜裏加的滿滿的,讓我在泥地裏抬,又叫他們推搡我,想讓我和泥兜一起摔倒在泥稻田裏。晚上他們又開始迫害我,叫我站好兩腿靠在一起;我不靠,章某某叫其他勞教人員踢我腿,我還不靠,他們就把我嘴打破了。

經過了各種體力勞動,他們看到體力勞動沒有壓垮我的意志,他們開始了對我精神上的迫害。他們讓其他的勞教人員看著我,不讓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之間交流,他們把受迫害的原因推到我身上,說我修煉才是受迫害的原因,勸我不修就不會有魔難。而這一切是中共邪黨造成的,我們遭受迫害是由於中共邪黨對大法的歪曲,不實和編造謊言造成的,邪黨製造了迫害的藉口,應該對這一切負責。

他們還讓我的家人一起來勸說我,家人不明真相誤以為我真做了甚麼不好的事,要和我斷絕關係。中共邪黨把迫害造成的家庭破裂、親人的悲痛全都推到我身上,不斷的給我施加精神壓力。他們組織大法弟子看邪黨自編自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並強迫讓寫心得體會,把污水、髒水往大法弟子身上潑,激起其他勞教人員對法輪功的仇恨,來達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

我把中共對我的迫害寫出來,是為了警醒世人,不要被邪黨的謊言所迷惑,用你們的雙眼,用你們的道義和良心去看看法輪功學員到底是一群甚麼樣的人。

歷史上沒有一個迫害好人的有好下場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停止迫害法輪功,停止迫害好人。如果你們為了一時的名利而犧牲了正義、道德和良知,你們將會遺恨終生。

清醒吧!願你們都能回歸純真、善良、正義,回歸美好,從而有一個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