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崔鳳英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崔鳳英,今年56歲,佳木斯人,1996年10月份喜得大法。崔鳳英修煉前一身疾病,患有乙肝等,每個月的錢幾乎都花在了吃藥上,二十多年病魔的痛苦煎熬,使她變的脾氣暴躁,接下來又患有萎縮性胃炎,每天的吃飯成了最痛苦的事。後來崔鳳英幸得大法,疾病的痛苦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她對人生有了新的認識,覺得越活越年輕了,慶幸自己能修煉法輪大法

99年7月份風雲突變,一夜之間像天塌一樣,中共對這群信仰「真善忍」的煉功群體實行全面打壓,造謠誣陷法輪功。武警、公安不分青紅皂白隨意抓捕、抄家。善良的她就是想不明白,這個國家的領導人怎麼了?共產黨不是說信仰自由嗎?不是說一切為人民嗎?她便開始去找有關部門說明情況,說明親身受益的實際情況。

2000年6月份她經過長時間的理智的思考,越想越覺得政府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出於對政府的信任,她同另二位功友一行三人踏上了進京的列車,她們要進京上訪。下車後被一名好心的司機送到國務院信訪辦(牌子摘掉了)。

門衛攔截詢問並通知她們三人進屋,有兩名工作人員詳詳細細的把她們的地址,電話都記下來了,她把自己修煉法輪功以來的身心受益情況都寫成一封信交給他們。信訪工作人員回答「你們坐一會,有人接待你們。」

過了一會,招呼她們說「來了」,她們出去一看來的是警車。三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押上警車,送到一派出所,反覆的詢問她們何來何去,隨後給佳木斯佳東分局打電話,被佳木斯駐京辦事處帶回。隨後佳木斯安慶派出所派兩名警察(一名叫婁長林)將崔鳳英綁架回佳市,強送看守所。此次安慶派出所藉機勒索家屬3100元,(無任何手續)關押15天後放回。

2000年10月5日,她再次進京上訪,在火車上她就被警察堵截,在山海關被站前防暴大隊(像一幫土匪,全不著裝)綁架。從車上拖下後,連打帶罵,暴力搜身,翻到錢以後就直接沒收,連推帶拽把她們三十多人關在一個小屋裏,屋內兩張床,大家擠在一起坐著,氣氛很恐怖。

隨後又通知安慶派出所接人,還是警察婁長林和另一名警察去接的,把她和於淑芹(已被迫害死)同時綁架回佳市。

此次派出所恐嚇家屬,家屬被嚇的寢食不安,被警察勒索四千元後,包片民警孫大洪又逼迫她丈夫要五千元錢,家屬拒付。派出所警察又到她丈夫的單位強行取走5000元,她丈夫的工資一直被單位扣留以抵派出所拿走的錢。

在此期間,片警孫大洪夥同佳東分局兩警察(有一個是科長)開110警車來住宅區進屋強行搜書,穿著鞋就上床,簡直就是一幫土匪,流氓。以後孫大洪還經常給她家打電話進行騷擾,就連大年三十都打電話騷擾。崔鳳英在此處境下,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她流離失所其間,家門又被派出所用萬能鑰匙開門抄家。這些警察對法輪功的善良百姓無所不用。

崔鳳英因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經濟迫害,身體狀態極度下降,各種病痛又返上來,於2004年返家。

2006年的10月與崔鳳英同住一單元的鄰居(也是功友)因講真相,被警察看見了,後被警察抄家時,正巧崔鳳英和一個叫小會的孩子一同出屋;小會被警察截住翻兜子,崔鳳英就此走脫。警察把小會和崔鳳英老伴劫持到建國路派出所,此次他們又勒索她丈夫五千元,又在她家強行抄走法像,講法錄音帶,MP3兩個,大法書三本,三個小錄音機,大法弟子創作的音樂兩套等。市610陳萬友藉此又勒索四千元錢,崔鳳英被逼的再次流離失所。給家人和孩子的經濟上、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老伴至今精神高度緊張,精神像崩潰了一樣。片警婁長林幾次找到崔鳳英老伴的單位,探尋她的所在。

只是因為信仰「真、善、忍」,崔鳳英被警察逼的家不像家。這些共產惡黨警察,勒索錢財,比土匪強盜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今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大地,假相繁榮下掩蓋著重重危機,貪污腐敗成性,冤案四起,強權暴政虐殺信仰自由……共產邪黨的罪惡歷史已經走到了盡頭,天滅中共,這是歷史的必然。

在此,奉勸善良的人們和那些還在被共黨欺騙利用的警察,擦亮你們的雙眼,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不再充當其替罪羊,不再助紂為虐。趕快聲明三退,為自己為後人選擇一條平安光明的人生之路。善惡有報,生死抉擇,機緣不可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