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受益 遭迫害六年有家難回

——致錦州市太和區鐘屯鄉羅台子村父老鄉親的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
各位鄉親:

你們好!大家還記得羅台子村村民劉長平和郭玉君夫婦嗎?他們因修煉法輪大法被迫離開家鄉,一晃六年多了。這六年來,他們被反覆抓捕和關押,吃了無數的苦,遭了無數的罪。如今又到年關了,每逢佳節倍思親,他們也十分想念村裏的父老鄉親,大家過得還好嗎?也許有人會說:何苦呢?不煉不就沒事兒了。可他們是身心受益者呀!做人不能沒有道義和良心,對吧。現在讓我們來共同回憶一下他們這些年的修煉歷程。話還得從頭說起。

一、劉長平修煉大法後去掉不良習慣,為他人著想

話說一九九七年新年,正月的一天,劉長平和妻兒去岳父家串親,像往常一樣,他進屋將包一放,轉身就找人打麻將去了。這劉長平賭博成癮,天天玩,有時玩起來幾天幾夜不回家;他煙癮也大,每天得抽上二、三盒;他還經常酗酒,常常喝得大醉。地裏的活他從來不幹,他雖說會開車,但由於他不務正業,雖說車開得好,但雇他開車的人也提心吊膽的。為此,妻子郭玉君經常與他吵架,倆口子三天兩頭就幹仗,每年春節回家過年他們都打架。劉長平的父母氣的不得了,對他們說:「再過年你們倆別回來了,你們不是過年來了,是來坑我們來了,我們實在受不了。」如此折騰,使才四十歲出頭的劉長平身患多種疾病:十二指腸潰瘍、雙腎結石、雙腿風濕性關節炎和慢性支氣管炎等,曾兩次住醫院治療。

且說正月十四這天晚上,劉長平賭博不順,兜裏的五百元錢全輸光了,又欠下二百元,他不得不回到岳父家向妻子要錢,妻子郭玉君不給,沒辦法,他岳母給了他二百元。第二天正趕上正月十五,一早上還沒等劉長平出門去賭,郭玉君的一個表舅來了,帶來一本法輪功的書,說是讓郭的妹妹看(因她妹妹有病)。表舅介紹說:「法輪功祛病神奇,有些是我親眼所見,我自己也受益了。」表舅又轉向劉長平說:「有的人煉功前煙癮極大,可一煉上功就忌煙了。」

郭玉君一聽,一把將書搶在手裏,塞到劉長平手,讓他快看。劉長平因昨晚妻子沒給錢,正心裏嘔氣呢!嘟噥說:「不看。」可他嘴裏說不看,卻把書接了過來,看上了。不看不知道,劉長平一看就被書中的法理所吸引,整整一天,他就捧著書看,有人來找他打麻將,他謝絕了。

看完後,他感慨地對家人說:「這書太好了,問問表舅還有沒有別的書?」接著表舅又拿來幾本大法書,劉長平一口氣都看完了。表舅又教他煉功。看著劉長平幾天沒出門,岳父一家人都很驚喜:長平變了,不去賭了,這功法太神奇了。郭玉君十分高興,她建議全家人都煉法輪功。表舅又給大家借來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帶,共九盤。全家人圍坐在一起,開始聽法。當看到第七盤時,劉長平突然感到抽煙不是味了,根本抽不了了。從那時起至今,他的所有不良癮好──煙、酒、麻將全戒掉了。不久,他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飛。

修煉後,劉長平夫妻努力按照大法師父「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各個方面做好人。由於劉長平不喝酒、誠實、守信,漸漸地車主都願意雇他開車,他家的收入也多了。郭玉君修煉前患有嚴重的失眠症,神經衰弱,而且她脾氣也不好。修煉後她無病一身輕,精神愉快,脾氣也變好了,夫妻和睦,再也不吵架了。她從內心感激法輪大法,想把好東西分享給大家,所以她除了乾地裏的農活外,經常向鄉親們介紹法輪大法。

看到劉家夫妻的身心巨變,羅台子村先後有一百多人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有的人多年的頑疾根除了。郭玉君賣掉了自己的項鏈、戒指等首飾,買來了錄放機,為大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提供條件,他們夫妻還把自己家的房子騰出一間,專門為功友們學法、煉功用。修煉後,他們夫妻主動及時上交村上的各種費用。

轉眼又到了一年的春節,一家三口人又來到了凌海市翠岩鄉劉長平的父母家,剛進屋郭玉君就下廚幹活;劉長平坐在父母身旁,與老人嘮起了家常。過了一會他來到院子裏,開始壓井取水。然後他又幫助妻子剁餃子餡。他父親看見他的變化,簡直不敢想像。看到他們修煉後的巨變,全家人都稱讚法輪大法。

一九九八年抗洪搶險救災時,村上要求每戶至少交2元錢。村幹部還自言自語地說:村上還得花錢買被褥上交。郭玉君聽說後,將自己家一套乾淨的被褥拿來了,其他法輪功學員有的拿被褥,有的捐20元、10元,最少的捐了5元。當村支書許孝先看到擺在村辦公室裏高高的一摞乾淨整齊的被褥,又看到法輪功弟子捐了這麼多錢時,他感動地說:「你們煉功人真好,多發展點,要不村上還得買被褥,你們支持我們的工作等於幫了我們。」郭玉君說:「學法輪大法的人都為別人著想。」

二、堅持修煉累次遭迫害

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和「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走入煉功場。一九九八年後,煉功人數像滾雪球一樣猛增,至一九九九年初,僅中國大陸就有一億人修煉。為此,江××妒嫉壞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利用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大法的全面鎮壓。在這場長達七年多的迫害中經民間核實已有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幾十萬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非法判刑,無數學員受到被非法拘留、罰款、抄家、開除工作。在這場鎮壓中,中共將各級幹警和基層幹部直接推到了打擊善良的最前沿。但在邪惡的政府面前,很多公安和基層幹部對於如此敏感的問題,都採取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方法,面對要人命的惡黨,盡其所能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即保護了自己,又捍衛了自己做人的尊嚴,使許多修佛向善之人免遭迫害,以息事寧人的高尚品格為自己乃至後人奠定了功德及福份的根基!然而,鐘屯派出所和鐘屯鄉幹部卻在這場對好人的迫害中一馬當先,不遺餘力。

早在一九九九年農曆四月初八一大早,片警蔣海山和指導員孔憲維就到劉長平家騷擾,他們稱那天是李洪志師父的生日,看看法輪功有甚麼「違法」活動。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後,二十二日,蔣海山領著幾個警員闖入劉家,當時只有劉長平一人在家。蔣問劉長平:「你媳婦哪去了?把她找回來。」然後這些警員將劉家的錄音機,煉功掛圖和大法書籍等東西搶走,又命令劉長平把掛在牆上的師父法像摘下來,劉沒答應。這些人臨走前將民政部有關禁止法輪功煉功的決定粘貼在劉家室內牆上。第二天這些人又來了,一進屋蔣海山就動手把法像摘了下來。

七月二十五日,鄉治保主任王繼忠給劉家打電話,讓郭玉君去村政府。郭去了,鄉書記與郭談話,郭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第三天,王繼忠又打電話讓郭去,郭問:「幹啥?」答曰:「把書交了。」郭說不能交。過了一會兒,鐘屯派出所來人將郭劫持到村裏,郭到那一看,還有四個功友也被找來了。警察和鄉幹部逼著他們簽不煉功的保證書。郭不簽。警員楊德安和蔣海山將郭拽上車,拉她到沙河堡村政府和四方台村書記家,讓郭看他們收繳來的大法書,郭指責了他們的惡行。直到當晚九點多鐘,才讓郭回家。但是警察和鄉幹部三天兩頭就去劉家騷擾,看見他家有功友就說是聚會。

九月十五日,郭玉君去一名同修家串門,被警員楊德安等人非法綁架至派出所,所長馬剛對郭說:「真想打你一頓。」第二天他們把郭玉君送到錦州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個月。在拘留所郭遭到所長李忠偉的毆打。十月三日派出所向她家索要一千元錢,才將她放回家。

十月十一日,郭去鐘屯派出所要被警方非法沒收的傳呼機,他們不給。當天下午五點來了一輛警車,派出所李凱、蔣海山闖入劉家,正巧一同修來他家串門,郭正在做棉被。兩名警員對郭說:「你與功友會功,或有人舉報你,或你在家裏自己煉功都得抓你。」直到晚上七點他們才走,走時還將錄音機中的煉功帶搶走。

他們走後,劉長平夫婦思緒萬千。當初聽到取締法輪大法的消息時,他們震驚了,不願相信這是真的。想到自己如今健康的身體,祥和的心態,想到法輪功給億萬家庭帶來的幸福和為社會道德的回升起到的巨大作用,這麼好的功法卻硬是不讓煉,每天電視裏還在惡毒誹謗,他們心如刀絞,非常難過。他們想到做人不能沒有道義和良心,師父叫弟子們要做正直的人。試想當一個人掉在水裏,快要淹死了,另一個人過來把他救了上來,而當救人的人遭到誣陷時,被救的人卻置之不理,想一想,這是好人的行為嗎?特別是現在警察三天兩頭就來,沒有一點安全感。想到這些他們決定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進京為大法上訪,希望政府能改變錯誤決定。於是第二天,郭與幾個功友進京上訪。

幾天後,十月十九日劉長平也到了北京,可是他們不但未能為大法伸冤,卻在天安門廣場遭到便衣綁架。在天安門派出所他們被圈進一個大籠子裏。十九日下午錦州警察把他們帶到北京鳳龍賓館,那裏還有一些被抓捕的錦州學員。古塔分局有個警察進屋就給劉長平兩個耳光,然後又對學員挨個搜身。第二天早上,鐘屯派出所所長馬剛帶隊,還有鄉婦聯主任牛、團委書記田東旭趕到北京,租了一輛車將上訪的太和區學員全部押回,途中警察不讓學員坐在座位上,將他們都塞到車縫裏。當晚將上訪學員全部送入了市戒毒所(因拘留所已滿員)。拘留十五天後,他們被送到太和區黨校法輪功強制轉化班(又叫洗腦班),在那裏學員們被逼著觀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又被逼著天天寫彙報。後來劉長平夫婦和另外兩個功友在洗腦班又被分別關進空屋子裏(當時是冬季,屋裏沒有取暖)凍了十二天。

在洗腦班迫害七十三天後,已是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四日了,農曆新年要到了,太和分局警察又將劉家夫婦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個月。一個月後派出所和鄉里來人接他們。可拘留所讓交伙食費,郭說沒有錢,拘留所李忠偉所長說:「沒錢把你丈夫留下。」就這樣他們把郭帶到派出所,讓她去借錢,她說沒地方借錢。中午吃飯時一個同修得知情況後,給拿來一千三百多元錢,交給了派出所。下午派出所把錢送到拘留所,將劉長平接回。到派出所後,馬剛等人強迫他們夫妻寫不修煉的保證,被二人拒絕。鐘屯鄉陳書記又找他們談話,然後派出所又將他們轉到鄉敬老院非法關押二個月。每天一個鄉幹部看守,有一天,同修張麗豔夫婦來敬老院看望他們,馬剛知道後,立即將張麗豔抓到派出所審問。

在鄉敬老院被非法關押兩個月裏,劉長平夫婦以大法弟子的博大胸懷,面對遭受的巨大魔難不記不恨,大善大忍。他們主動照顧敬老院的老人們,幫他們幹活,給他們洗頭、洗腳,倒尿盆,老人們都很感動。

三、夫妻被非法勞教折磨,六年不能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長平夫妻又被綁架到錦州第一看守所,臨走時,敬老院的老人們都哭了,他們捨不得讓這兩個好人走,更不希望他們遭受更大的折磨。五月十六日他們被太和分局分別非法勞教一年。郭玉君被送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劉長平被送到錦州勞教所。

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女二所,郭玉君被強制超負荷勞動,做出口手工藝品。每天工作十五個小時以上,從早六點幹到晚九點,有時加班到晚十一點。在那裏,四個人住一鋪,睡覺不能翻身,吃、住、幹活都在一室,整天坐著不讓站,不讓動,屁股坐出了繭子,身上都是痱子,腿走路吃力,手都累得很疼,不敢動,後來她的右大拇指累殘,不能動,解教後半年才會動,才能拿住東西。

劉長平在錦州勞教所也受盡了折磨,因他堅持信仰拒絕轉化,被加期六個月。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七日長平被釋放回家。夫妻得以團聚。

可誰知好景不長,剛剛過了十八天安穩的日子,兒子還沒來得及看見父親,十一月十四日晚九點,鐘屯鄉派出所孔憲維、李凱、楊德安,王建國、郭錦寧突然闖入劉家,一進屋孔憲維就質問郭玉君:「你丈夫從教養院回來為甚麼不報到?」然後這些警員又開始抄家,翻東西,當時錄音機裏有一盤磁帶,錄音機旁邊有一份修煉心得,他們對郭說:「就憑這兩樣東西,就可以每人判你們三年。」他們又向長平要身份證,長平拿給他們看,他們就把身份證沒收了。他們還要沒收長平的駕駛證,說要想開車必須得到派出所開證明。然後這五個惡警強行綁架他們,他們倆不配合,郭玉君質問他們:「為甚麼不給人活路?」他們置之不理,繼續行惡。

惡警們先把郭綁上按倒,往外拽她,郭當時穿的是羊毛衫、緊腿絨褲、薄襪子,撕扯中她的薄襪子破了,露出了腳趾,最後郭被戴上背銬,塞到車座下,警察驅車來到侯屯,找來四個武警,把郭送到了派出所。警察又帶著兩名武警和三名村幹部:許孝先、王繼忠和高德清,返回劉家,他們按倒長平,將他的褲帶解下,用褲帶將長平綁上,帶到派出所。這時已是後半夜1點鐘了。他們還將劉家的書信、磁帶、影集、錄音機、家門鑰匙等強行拿走。第二天早上,他們將劉長平夫妻再次劫持到拘留所。十幾天後,長平又被送進了看守所。長平在看守所受到牢頭和犯人的毒打,犯人們用被將長平蒙上,輪番拳打腳踢,其中一個刑事犯一腳狠狠踢在長平的肋骨上,長平疼了很長時間。

郭玉君被拘留了十四天後被釋放,之後鐘屯鄉派出所又要抓她,到處打聽她在哪裏,還多次去雙方父母家騷擾。老人們整天為他們擔憂,她也不敢和親人見面,不得不離開家鄉,流離失所。那時他們的兒子在外地打工。過年了,孩子也不能回來(沒有家了)。後來,孩子的工作單位要一個本人未婚的證明,可羅台子村村幹部不給開,說:「別人要開,這個不算啥。」意思就是法輪功不給開。孩子想出國打工,可鐘屯派出所不給他辦護照,對孩子說:「別人都行,你不行。」還說:「法輪功出國吃香了,外國都讓煉。」

劉長平又被鐘屯派出所非法教養三年,又被送到錦州勞教所。在錦州勞教所新收大隊,由於不轉化長平被罰長時間坐小凳,從早上五點一直坐到晚上十二點,後來長平被轉到二大隊,又罰坐小凳。一個月後,他又被送回新收大隊,被兩次關進小號,在小號裏他整天雙手被固定在木板子上。長期迫害,導致他渾身起了疥瘡,奇癢無比,他的血壓升高,高壓220,曾昏迷兩次。他還遭到電棍電擊和吊打。二零零三年春節時,錦州勞教所實施酷刑轉化。此種酷刑是惡警把學員帶到酷刑室,強行戴上安全帽,雙手倒銬在身後,用一張大辦公桌把人擠到牆角,不許坐、不許睡覺,不許靠牆,稍一閉眼就用鋪板子、棍棒猛敲擊頭部,強制看污衊大法的錄像,音量放到極限。這樣學員仍不妥協,惡警就會用電棍電擊學員的頭部、臉部、脖子、前腦、後背、小便等處。惡警馮子斌惡狠狠地說:「不轉化,就讓你們爛在這裏。」長平被這樣折磨了一個月。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日,劉長平結束了近三年的煉獄生活,終於出獄了。從九九年十月十九日至零四年三月二十日,長平在家裏僅呆了十八天,其餘的四年零五個月的時間全部是在牢房裏度過的。他的兒子這些年未能見到父親一面。

再說那郭玉君,雖說流離在外,但她十分惦記家裏,總想回家看看。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她剛到家一會兒,就被不明真相的某村民舉報,鐘屯派出所孔繁佳、楊德安、李凱和一個姓高的,堵住她的家門,前門兩人,後門兩人,強行將她綁架到派出所,將她雙手反銬在暖氣上,並對她非法搜身。郭問他們為甚麼抓人,所長孔憲維狡辯說:「不是我們想抓你,是網上通緝你,看,舉報還給500元錢呢。」郭就向他們講真相,告誡他要善待大法弟子,這是佛法修煉,善待大法得福報,迫害大法遭惡報。楊德安說:我現在就有糖尿病。郭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後別迫害大法弟子。

下午太和區分局李局長來了,審問郭,郭不回答,只是和他講真相。楊德安說:甚麼也問不出來。李說:「不行把她帶到機關收拾她,看她說不說。」下午四點左右,孔姓所長和李凱從分局回來說要將郭送走,並說晚上誰誰家飯店開業請吃飯。

這樣郭又被劫持到錦州第一看守所。第二天下午一點左右,鐘屯派出所惡警李某等二人與另外四個彪形大漢,給郭上了背銬,他們抓著郭的手,強行在郭不知道的甚麼紙上按了手印。隨後就把她帶上警車,車號是遼N0656。

屢遭迫害的郭玉君此時心裏悲痛,呼吸急促,一直打嗝。大約下午四點多,車到了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醫院做體檢後,不知查出了甚麼病,勞教所所長說暫時收下,觀察幾天再給派出所回執單。勞教所裏每天從早到晚用高音喇叭和電視播放誹謗大法的謊言和共產邪靈的毒素,到處充斥著邪惡。郭被送進這裏後,噁心,整天吐,甚麼也吃不了;整宿不能入睡,全身疼痛。第五天日早上郭叫同屋人把窗戶打開,說自己上不來氣。第六天郭還是上不來氣。姓裴的管教隊長進來讓其他學員幫郭玉君把衣服穿上,說一會上醫院去看病。這時郭玉君走不好路,得由兩個人扶著。可她還是不能走,最後不得不由一個四防把她背到門衛。這時郭玉君的弟弟來了,勞教所看到郭的身體狀況,只得讓其弟弟將她背出了勞教所。這樣郭玉君再次闖出了魔窟。

四、請鄉親們認清真相,抵制迫害

如今,劉長平夫婦屢遭迫害已達七年之久。人生能有幾個七年?他們只不過是堅持個人信仰,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而已。那麼,作為一個公民表達一下自己對某個事件的看法,這不很正常嗎?這也符合《憲法》中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權利,更是他們善心的自然表露。長平夫婦熱愛生活,本分做人,他們平靜的生活對任何人都構不成威脅,為何無端反覆地抓捕、關押對社會全無敵意(更談不上行為)的好人呢?真誠、善良、忍讓是中華民族傳統的道德標準,也是一個民族和諧的保障。

縱觀中共建政前後近六十年的歷史,它酷愛鬥爭,崇尚暴力,今天鬥,明天鬥,沒有敵人造個敵人也要鬥,人為的悲劇不斷上演,利用多次運動殘殺了八千萬無辜同胞的性命,人民完全是在專制下生活。二零零六年三月份,海外《大紀元》報披露了中共非法關押法輪功的勞教所、監獄等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心、肝、腎、皮膚、眼角膜)販賣牟利,還將尚有氣息的屍體焚燒滅跡。這事在國際上被廣泛曝光後,全世界的人都說,德國法西斯沒幹的事,中共都幹了,太邪惡,太殘暴了。現在全世界正義之士都站出來譴責中共的暴行,要求本國政府出面干預,制裁中共,制止在中國發生的這場對好人的迫害。這樣令人髮指的罪惡,如果有誰還對其維護甚至充當其協從,他都是站在了邪惡的一邊,都是邪惡的幫手。當你明白了中共是在掩蓋罪惡顛倒黑白,明知中共為貪圖暴利而從事著當今人類最邪惡的罪行,相信任何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都要做出相應的抉擇,決不會與魔共舞。《九評共產黨》一書問世以來,許多中國人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紛紛找渠道秘密退出了共產黨的一切組織,目前在大陸通過互聯網退出共產邪靈組織的人就有一千七百多萬。「中共≠中國;愛國≠愛黨」已成為海外華人的共識。

各位父老鄉親:長平夫婦是我們的村鄰,也是咱們的同胞啊!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人不親土親,希望你們對法輪大法多一點了解,對大法弟子多一點關愛。人應該明明白白地活著,不應被矇蔽、欺騙。這些年來中共啥時候對咱老百姓講過真話?連「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那是在演戲給人看。法輪大法從來都沒有教人去做甚麼殺人、自焚、放火、剖腹、投毒等這些恐怖的事情,也沒有叫人不吃藥,更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恰恰相反,他告誡修煉的人不能殺生、要做好事、要重德、要與人為善……事實上,法輪大法是一種提升道德、淨化身心的修煉功法,就因為好,所以煉的人才多。希望明白真相的村民們拿出道德勇氣,以各種方式制止鐘屯派出所和地方政府對長平夫婦的任何迫害,並保護來該村發大法資料的大法弟子,千萬不要再做舉報好人的不義之舉,因為我們沒有自己的私利,只是為你們好。善待好人不會使您失去甚麼,只能給您及家人帶來美好的未來。

在此,我們也真心希望鐘屯派出所幹警和鐘屯鄉及羅台子村政府幹部不要再對大法弟子行惡了,趕快收手吧!懸崖勒馬,亡羊補牢尚為時不晚。隨著時間的流逝,你們能夠挽回損失的機會越來越少,最後也就沒有了。當年你們表揚大法弟子的時候,對他們真的很滿意。真的不願相信,一涉及到某層人士的身名利益就可以放棄道義和良知,抹掉善良的記憶!這裏沒有指責,中共建黨後的歷次政治運動還不都是挑動群眾鬥群眾嗎?這次迫害法輪功也不例外,它就是想達到人人自危,在善良的人民中搞起人整人和相互揭發舉報的醜惡伎倆,當事人在迫害他人的同時,也踐踏了自己的良知。事實上你們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我國《刑法》第十四條、二百三十八條、二百三十九條、二百四十五條、二百五十一條、二百六十三條、二百七十四條和三百九十七條等條款,構成了故意犯罪、非法拘禁罪、綁架罪、非法搜查罪、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和濫用職權罪等諸多犯罪事實,將來當我們面對真正的法制社會的時候,你們怎麼辦呢?

我們指明這些,不是為了仇恨,大法弟子沒有敵人,可自古以來被真正賢德之人所唾棄的就是投井下石。大家都知道「文革」,以毛澤東的淫威和權力,那場荒唐的運動也只鬧了十年而已,待他一去世,也就結束了。「四人幫」的下場人們都看到了;而當年那些跟在後面搞「文攻武衛」、「打砸搶」的小丑們下場如何,人們也都看到了。報應的因果、歷史的教訓是深刻的,為甚麼很多中國人如此健忘呢?近年來大陸因為迫害無辜的煉功人而發生的現世現報的例子非常多,那是他們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的天譴。凡是在這場迫害中站在邪惡一邊參與迫害的,都將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過去老人們講老一輩做多了壞事,子孫後代都要受牽連,此言不虛啊!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降臨,是報應,也是天理。請不要為近利迷失了雙眼。為了你們自己,為了你們的家人,為了你們生命的永遠,請覺醒吧,停止對劉長平夫婦的迫害,也不要參與對其他大法弟子的騷擾,儘快退出惡黨,這是我們的善心忠告。天滅中共在即,歷史上所有的預言在不久的將來即將兌現。真誠地祝願你們在歷史最關鍵的時刻做出最理智的選擇。

祝鐘屯鄉羅台子村全體居民安居樂業,生活幸福!

錦州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一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