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日本弟子心得交流會的一些不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台灣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九月底,我以交換學生的身份到日本讀書一年。因為是在北陸地區,沒有甚麼同修可以交流,所以我都是靠著網路信件及MSN和明慧網上同修寫的文章比學比修的。就在要離開日本的前一個月,得知日本的法輪大法交流會要在東京舉辦,只有參加過台灣法會的我,決定也要去東京聽聽日本同修的修煉體會。

因為前晚搭夜行巴士的關係,二十七日早上六點半多就到達了會場。吃了早餐後,我也加入同修的行列在豐島公會堂前的公園開始煉功。一整套煉完,也已經早上九點多了。九點半入場,進到場內一見到講台上師父慈悲的照片及聽到祥和的音樂,我的眼淚不知不覺的就開始流下來。因為十點交流會才開始,同修們陸陸續續的進場,整個會場隨著進場的同修人數愈來愈多,慈悲祥和的氣氛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鬧哄哄的講話喧嘩聲。我坐在位置上,凝視著師父的法像,可是傳到耳朵內的竟是前後左右好幾排的同修的講話聲,甚至還有的同修間隔著前後好幾排座位在聊天。眼看就快要到十點了,在走道上往來穿梭的人還是絡繹不絕,有的同修趕在交流會開始前去洗手間,有的同修抓緊交流會開始的前幾分鐘和好久不見的同修打招呼話家常。一直到十點十分左右交流會正式開始了,整個場才靜了下來。

儘管在交流會開始之前,主持人已經請大家把手機關機或是把手機的電池取下來,可是在會場中,手機的鈴聲還是不停的從各個角落中冒出來;儘管台上的報告人還很認真的在報告自己的修煉心得,台下的同修有人已經開始在走道走動,去廁所或是到場外安撫懷中開始哭鬧的嬰兒(交流會開始之前,主持人就已經數度宣布六歲以下的孩子請不要入場了);儘管主持人已經說了交流會場內不能飲食,我還是發現身後的大法小弟子,邊吃著零食邊聽報告,原來身旁的媽媽為了希望安撫孩子的情緒,帶零食給孩子吃;儘管交流會通知的信件上是說,請參加的同修能穿正式服裝前來參加,可是我還是看到有的同修穿著短褲拖鞋來參加交流會。

我想起了之前在台北參加過的交流會,大家在場外就排起了隊伍,依序進場,進場後每個人坐下後除了少部份的人之外,同修們都靜靜的坐在位置上,交談也只是用旁邊人聽的到就好的音量說話。全場將近一兩千位的同修,可是整個會場讓人感覺到的不是鬧哄哄的氣氛,而是莊嚴又慈悲的場,可以感覺到在會場的同修們都已經溶於這個慈悲的場中了。在交流會中,也沒有手機鈴聲、來回走動的情況(同修們一定等到台上的同修報告完再去洗手間,回來的途中也一定等到下個報告人結束才進場),飲食之類的問題也很注意。

這個問題會後我也有和同修交流過,可是同修好像覺的沒有甚麼。於是這個「矛盾」就一直放在我的心中。我想可能是因為自己之前有機會參加過其他地區的交流會,所以才會發現到這樣的矛盾。師父曾說過,矛盾發生都不是偶然的,我開始向內找,想到自己其實是跟同修一樣的。因為日本地大而我又在較偏遠的地方,要見上同修一面是很難得的,所以當同修一個一個進場的時候,自己的心沒有定下來,也跟著被帶動浮躁了起來。儘管是坐在位置上,我也是探頭探腦的想找到熟悉同修的身影,直到後來才想起來,這是修煉大法的交流會,應該是要嚴肅的,想找同修等中午休息的時間再找吧。找到自己的不足後,我想我可以體會同修的心情了。我還想到了服裝的問題,聽到北美同修說,師父每次參加法會、交流會的時候,都是穿西裝打領帶的,表示對這個會議的重視。師父都是這麼看重這會議,那我們當弟子的是不是至少也該重視一下自己的儀表呢?

在這個矛盾前面,我除了向內找外,我是不是還可以做些甚麼事情呢?我想,如果發現了其他人的不足,不能因為自己也有錯,就吝惜指正於人。更何況又是需要整體提升的大法弟子呢?自己儘管不是日本的學員,修煉的時間也才兩年多,可是想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尤其在面對常人的時候,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會影響著講真相及救人的效果,又更何況是在常人有可能參加的大法修煉交流會上呢?常人是怎麼看我們的?師父希望我們怎麼做呢?

在同修的鼓勵下,我決定在明慧網上把自己參加日本大法交流會看到的不足寫出來,同修之間相互提醒,在這些方面儘快提高。

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