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深深受益 遭迫害流離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我曾在孔子故里讀中文,大四時開始修煉法輪功,並深深受益。

剛開始學的一天清晨,遙遠處傳來了聲音,朦朧中我意識到該起床去學校煉功點了,但還有點想懶再多睡一會兒。這時一個聲音說:「我是來度你的。」那聲音彷彿從遙遠處傳來又近在耳邊,慈悲而清晰。我猛然一驚,一躍而起,迅速穿衣,飛快向煉功點跑去。

修煉後即與病無緣

煉功點設在學校老幹部活動中心。我開始只參加集體學法,後來才學煉功動作。通讀《轉法輪》,我內心深處明白了修煉機緣只此一世,所以比較精進。煉第二套功法開始雖然胳膊酸,好像堅持不了,但我內心告訴自己,不堅持以後咋修煉?所以從一開始每次都堅持煉完半小時。最初幾天每次快煉完的時候,很想拉肚子,好像一刻也不能等,而且大冬天出很多汗,我依然堅持。我驚喜的發現,當堅持煉完,頭腦極其清爽,渾身輕鬆。這樣幾次後,自幼貧血,高中時中耳炎頭痛的我變的無病一身輕。修煉後多年來身體極好,再沒用吃過一粒藥。後來學法中我知道,是師父給修煉者淨化了腸胃,淨化了身體。

神奇美妙的修煉體驗

修煉後我沒再刻意打扮,幾乎想不起照鏡子。但周圍人都羨慕的說我的皮膚變的細嫩光滑,那個以前冷漠孤僻的我變的從心裏散發出令人輕鬆的親和。以前聽課總走神,想入非非,學法後心變的靜了,精力集中,能靜心學習了。真是可喜的變化!學校煉功點離餐廳不遠,一次晨煉完,我提著餐具去打飯,走著路雙腳像要離地,身子輕的像沒有重量,舒服極了。還有一次晚上在床上煉靜功,隨著煉功音樂磁帶上師父口令「兩手拉開」,盤著腿的身體輕的幾乎要離床飄起來。很多次我在床上打坐身體沒有一點重量,內心寧靜美妙。

與同學之間的關係不知不覺改善

我一向由於自私、心胸狹窄而不斷侵犯和傷室友的心,所以矛盾不斷,自己也受痛苦煎熬,甚至聽到她們說話都煩,午休時寧可在外邊也不願回宿舍。修煉後,我課餘時間參加集體煉功學法,修煉的師生們在一起暢所欲言,彼此愛護,真是一片淨土啊。我終於找到了心靈的歸宿。因為按法輪功「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事考慮別人,不再經常傷害別人了。由於心變的善意,也不煩室友了,她們對我也好起來,宿舍裏充滿溫馨。

堅修「真善忍」受到中共迫害

畢業後我參加工作,單位同事、學生及家長對我反映很好。二零零一年,我在單位公開了煉功身份,開始證實大法。不久校長、教委、公安接連找我談話,讓我口頭說一句不煉。我和家人感到壓力很大。大法好,我不能說不好,因為我在煉功中深深受益。如果我說了不煉,他們會去說:看,某某不學了吧,還是不好啊!我不能讓他們利用我再去欺騙全縣父老鄉親。不久校長聯合公安局密謀把我騙進看守所,我絕食八天抗議非法關押,家人被勒索三千元後才放出。從此我失去工作,回家幹農活。不明真相的教委、公安、看守所的工作人員還經常半夜闖入我家中,給家人帶來很大驚嚇和壓力。後來我被迫流離失所,至今漂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