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市義縣肖鵬被迫害致死的詳細情況(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大法弟子肖鵬遺照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遼寧省錦州市義縣大法弟子肖鵬,在錦州市勞動教養院遭受一年半的殘酷折磨,被迫害致瘋後放回家中,於2002年農曆四月二十九日在痛苦中離世,年僅30歲。其妻子被迫改嫁,獨生女兒肖似玉只好跟著爺爺、奶奶生活。

肖鵬全家人只因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為法輪大法和平上訪,幾年來這一大家人就被中共惡黨打手們迫害得死的死、離的離,在瀋陽、錦州和葫蘆島三個城市的各個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


肖鵬8歲的遺孤肖似玉跟著爺爺、奶奶生活

肖鵬,男,1972年出生,遼寧錦州市義縣九道嶺鎮人,義縣農專畢業,獸醫。在修煉前他患有肋軟骨炎,疼痛難忍,後來發展到不能騎車子了。他先後去過義縣、錦州、瀋陽等地醫院,多次治療,花去了幾千元的醫療費,仍不見好轉。為了治病他學起了氣功,可嘗試了幾種氣功後,收效甚微。接著他又研究起了佛經,並且十分虔誠,但身體狀況並沒有改觀。1995年春天,他去錦州市內辦事,在一個書亭裏偶然看到了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打開第一頁,看到的第一句話就是「佛法是……。」他便買回來開始拜讀。讀完一遍後,覺得法輪功太好了,他就決定修煉法輪大法。不久他來到錦州市兒童公園學習了5套功法。修煉兩個月後,他的肋軟骨炎在不知不覺中完全康復了。

同時肖鵬自覺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約束自己,道德提升了,並學會了善待他人。他父母、妻子、女兒、三個妹妹及兩個妹夫也先後開始修煉大法。肖鵬在自己家裏成立了煉功點,引導了本村和周邊村屯30多人修煉。

肖鵬和他父親都是鎮上的獸醫,在學大法後,他們看淡了名利,前幾年他們爺倆為本屯村民家閹豬時不收取費用,為周邊村屯的困難戶、五保戶和殘疾人閹豬時也都免費;一次石佛寺的一戶村民家的母牛難產,請肖鵬去,那天正趕上下大雨,等肖鵬治好牛趕到家時,人已被雨澆透了,因為這次治療用藥很少,肖鵬沒有收費;還有一天一個外村人帶著牲口來治病,治完病後,此人說是去遛遛牲口,可是一去不回,一分錢也沒給,肖鵬絲毫沒有怨言,也沒去追要。1998年3月,肖鵬的妻子正在坐月子,鄰村的一戶村民讓他去治驢子,肖鵬到那兒一看驢子病情很重,很危險了,但他還是盡力治療。不久驢子死去。一天該村民遇見肖鵬,硬說是他給治死了,要他賠償400元,肖鵬沒有辯解,回到家後他沒有告訴家人,便暗中自己湊錢,因當時手頭現金不夠,他把親友送給他妻子下奶的掛麵都賣了,湊夠了400元,交給了那位村民。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後來他家人抱怨說,肖鵬治畜要價太低,快把家底折騰空了。

幾年來,肖鵬父子還將一些村民們給他們打下的幾千元欠條全部毀掉。不知內情的人以為肖家父子都是獸醫,因為醫術好,十里八村的人又都找他們,這些年咋說也得掙了幾十萬了,可實際上他們家只是溫飽。

一、和平上訪,肖家八人被勞教迫害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電視、報紙等媒體大肆誣陷法輪大法。看到世人大多被中共謊言所欺騙,無故仇視大法,肖家人十分難過。做人要有道義和良知,想到法輪大法給人們身心帶來的巨大變化,他們要給大法說句公道話,1999年7月下旬,肖鵬全家11口人進京和平上訪,結果有5人被北京公安局綁架到北京豐台體育館,肖鵬在那裏被警察毆打。4天後他們被非法遣送回錦州,後由義縣九道嶺派出所接回。在九道嶺派出所,肖鵬遭到警察張春風等人的拳打腳踢,然後被送進義縣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才被釋放回家。

1999年9月下旬,肖鵬與他三妹妹肖彩虹又進京上訪,在唐山火車站被唐山警察非法抓捕,他們被關進一間小屋。陰曆八月十四,肖鵬兄妹被接回義縣,隨即均被投入看守所非法關押。肖鵬被看守所所長王岩、管教卞志剛和刑事犯楊國濤多次毒打,雙腿腫脹,不能彎曲,大便時蹲不下,得用人架著。惡人們還往他身上澆涼水,給他灌鹽水,並給他戴上18斤重的腳鐐。1999年10月29日,肖鵬被非法勞動教養3年,送進錦州教養院繼續迫害。肖彩虹也受到灌鹽水和戴腳鐐的折磨,她被非法拘留40天後,又被義縣政保科長楊玉祥勒索罰了3000元錢,才得以出看守所,可是警察們仍不讓她回家,又把她送到九道嶺敬老院,逼著她伺候那些老人。20多天後,才將她放回家中。(楊玉祥已遭惡報死亡)

1999年10月7日,肖家其餘的大法弟子也進京上訪。結果,肖鵬的父親肖玉彬和母親崔桂珍被非法關押了75天;肖鵬的大妹妹肖彩豔和大妹夫趙文在綏中被非法拘留2個月;他的二妹妹肖彩霞遭到前楊派出所所長的毆打,還被銬在暖氣管子上1夜,最後也被拘留了15天。

肖鵬被非法勞教後,2000年10月1日,肖鵬的全家抱著對政府的信任繼續到北京上訪,結果6人在北京被抓。隨即義縣公安將他們押回義縣,肖鵬的父母均被非法處以3年教養;大妹妹肖彩豔和大妹夫趙文被葫蘆島警方非法勞教3年(肖彩豔因孩子才幾個月,被監外執行);二妹妹肖彩霞被非法勞教2年(教養之前派出所還將肖彩霞母子關進鍋爐房10多天);三妹夫那全傑被非法教養3年。至此,肖鵬的大妹夫趙文被送進葫蘆島教養院;肖鵬的父親肖玉彬和肖鵬的三妹夫那全傑被送進了錦州教養院;肖鵬的母親崔桂珍和二妹妹肖彩霞被送往瀋陽馬三家教養院。而在錦州教養院此時同時關押著肖家三口人:肖鵬、肖玉彬和那全傑。

2002年5月,被監外執行的肖鵬的大妹妹肖彩豔因郵寄講真相的信件,被所在工作單位──葫蘆島市綏中縣業家小學領導舉報,隨即被送進馬三家教養院。肖鵬的妻子郭文英進京上訪,剛回到住在前楊村的娘家,就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舉報,前楊派出所立即把她送進拘留所,非法將她關押了40多天,又罰了她2000元錢。

二、肖鵬被錦州教養院折磨致瘋後死亡

在錦州教養院期間,因肖鵬不配合邪惡要求,堅持修煉大法「真善忍」,在二大隊遭受了電刑、毒打、蹲小號、綁死人床、罰站、強制勞動等多種酷刑。當時的二大隊隊長李松濤採用恐嚇的方式讓肖鵬寫所謂的「揭批書」,他帶著幾個人圍著肖鵬晝夜折磨,肖鵬在極度的恐嚇中感到自己要承受不住了,便違心的寫了;當他清醒過來後,又寫了嚴正聲明,聲明所寫的材料作廢,堅定修煉大法。李松濤夥同警察楊廷倫將肖鵬帶到陰暗、髒亂的空房子裏,把他銬在鐵椅子上(一種刑具)用電棍電擊。

2001年3月中旬的一天,李松濤又夥同馬勇將肖鵬帶到二大隊後院平房,銬到鐵椅子上,李松濤、馬勇一個電胸、腹;一個電腳心,直到肖鵬的胸腹皮膚焦糊才罷手。李松濤還曾與警察馮子斌一起把肖鵬帶到辦公樓一樓將他銬到鐵椅子上,同時電擊他的胸、腹、腳心等處,直到焦糊。幾度折磨之後肖鵬幾乎精神崩潰了,之後由幾名犯人輪班看管,肖鵬抵制迫害,李松濤就將肖鵬綁在鐵椅子上,氣急敗壞的一氣抽打他十幾個嘴巴,並叫囂:「誰敢反彈,就朝李隊長來!跟我對抗,就是跟政府對抗!」

2001年4月上旬的一個星期日,放風時肖鵬的父親不見了兒子,老人家便追問惡警。後來惡警們瞞不住了,才讓父子相見。只見肖鵬已被折磨的脫相,但他對人還是很善。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他都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2001年4月7日,歷時一年半的殘酷折磨,惡警們終於將肖鵬迫害致瘋,錦州教養院不得不將肖鵬放回家中。因肖鵬家中無人,教養院又不得不將肖鵬的父親放回家。

回家後肖鵬一陣明白,一陣糊塗,一直處在驚恐中,常常躲到父親身邊,說哪個警察又打他了,哪個壞人又折磨他了。他一看見警察就嚇得要命,一到黑天就拽住父親的手,說是怕警察來。不久肖鵬病情加重,他父親不得不將他送進錦州康寧精神病院,後因醫藥費用太昂貴,不得不出院。2002年農曆4月29日肖鵬在痛苦中離世,年僅30歲。

肖鵬的去世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巨大的痛苦,真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可就在肖鵬去世的第2天,義縣公安局政保科惡警張彥復卻帶著6個警察闖入肖家,企圖利用肖鵬的死大做文章,污衊肖鵬煉法輪功導致精神失常,再次抹黑法輪功,遭到肖鵬家人的憤然拒絕。肖鵬的父親為了避免中共警察再找麻煩,懷著極大的悲痛向鄉親們托辭說肖鵬是因抹房頂從房上掉下來,摔傷而死的。

幾年來,前楊派出所幾次到肖彩霞家中騷擾,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壓力。2002年中共召開十六大期間,為了防止大法弟子進京上訪,義縣政保科警察王殿洪勾結縣內各派出所大肆抓捕大法弟子。九道嶺派出所警察將肖鵬的父母雙雙抓進縣拘留所,非法將二位老人拘留24天;同時前楊派出所又非法闖進肖鵬的妻子郭文英的娘家,6、7個人將郭文英抬到警車上,將她送進拘留所,非法拘留1個多月,又罰了她4000元錢,才將她放出。肖鵬離世後,其妻子被迫改嫁。肖鵬的獨生女兒肖似玉只好跟著爺爺、奶奶生活。

回首1949年至今的中國歷史,我們是在甚麼樣的中共邪黨專制中生活呢?中共執政57年來酷愛鬥爭,崇尚暴力,今天鬥,明天鬥,沒有敵人造個敵人也要鬥,釀成多少人倫悲劇?恐怕它自己也無法統計。這是一段中華民族最黑暗的歷史,中共將暴力和謊言運用得前無古人,舉世無雙。肖鵬全家人只因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為法輪大法和平上訪,就被中共惡黨打手們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中共惡黨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難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