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資料的過程也是實修自己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們地處偏遠地區,以前得到真相資料很不容易。原有一個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後,幾乎都依靠外地同修才能得到資料。後來師父給我們指明了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路,可我們地區的資料點還是很少。自己是適合建資料點的,但由於怕心重,一直沒有主動承擔起做資料的重任。這是多大的漏啊!後來,在不十分情願的有點被動的心態下建了資料點。由於自己一開始做資料的基點沒有擺正,主要表現出顧慮心、怕心等人心太重,所以實際運作時,就接二連三的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

第一台影印機沒用多久,頭天另一同修用還是好好的,第二天我用時就出現掃描不到位,總是有那麼兩三行字印不上。當時我也沒有向內找原因,心裏認定是另一同修操作不當造成的。我也對著機器發正念,與它溝通,一連幾天都無用。一急之下,換台影印機。剛開始另一同修用,老是出現不同地方的字看不清。我分析:如果是機器的原因,那應該是同一地方看不清,可它是換著地方出現,這肯定是共產邪靈在干擾。我就加強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複印機正常工作的一切邪靈因素,同時與複印機溝通。再印時,字跡非常清晰。

不久我起了歡喜心。由於有了人心,後來在我一次印資料時,頻頻出現卡紙現象,我邊發正念邊做,做做停停,卻還是沒有向內找。中途出現一次較嚴重的卡紙現象,待我將紙取出後,再開機,只聽見「碰,碰」響,停下來學法,發正念,與它溝通。連續幾天,還是不行。都成這樣了,我還是沒向內找,還想著;看來這複印機最好一個人用,兩個人用就容易壞。又換一台複印機,這一次我跟另一同修商量;印資料主要由我負責,其它的事互相配合。同修也沒與我計較,就由我印。開始還很順利,心裏沾沾自喜,還是我一個人用好。可是沒用幾次,又出現卡紙,不但卡紙,連機器裏邊的金屬薄片都小塊往外掉,每卡一張紙就掉出一點,結果每一張紙都卡,這台機器又不能用了。

這樣短短半年左右用壞了三台機器。以前《明慧週刊》上交流,有的同修用一台舊機器,幾年都沒出毛病。相比之下這是多大的心性上的差距啊!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我在做資料的過程中,出現這麼多次干擾,都到了這種地步了,可我都沒有仔細想一想為甚麼複印機老是在我用時出毛病。這時同修給我指出:你咋不想一想為甚麼三台複印機都是你用的時候壞的?

我猛醒,是呀,我怎麼沒按法的要求向內找自己有那些不好的東西沒有放下。從表面上看是複印機出了毛病,不也是我心性的表現嗎?第一台是掃描不到位,這不是說明我的心該提高了嗎?第二台不能用是因為響個不停,這不是說明我該向內找了嗎?第三台是從裏面掉出東西來,這不正說明我應該趕快去掉心裏執著不放的壞東西嗎?師父說:「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轉法輪》)

靜下心來想一想,不就是這樣嗎?我們建資料點,做真相資料,每走一步都是與我們修煉提高是分不開的。每出現問題,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我們悟道、去人心、提高的機會。作為一個真修者,又怎能不抓住這些機會,在實踐中真正的提高呢?自己做資料以來,首先基點沒擺正,人心太多,如:自己有怕心,印資料時,怕左右鄰居聽見聲音;做甚麼事都認為自己對,別人最好聽我的;總覺的一起做資料的同修這也不行,那也沒做好;自己做了一點工作就沾沾自喜,歡喜心上來了,等等各種各樣的人心表現的那麼突出,自己還不悟,那機器能好使嗎?

師父說:「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我一定聽師父的話,靜下心來多學法,時時添正念,抓住一切機會去掉各種人心。做真相資料的過程也是實修自己的過程。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正念強,把做事的基點放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上,保持純淨的心態,才能做好資料工作。

我要抓緊有限的實修時間,不斷的向內找,錯了就改,不斷的按法的要求提高心性,盡心做好三件事。在真修的路上不斷的精進,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自己修煉中的一些不足,寫出來,使做資料的同修能夠相互借鑑,少走彎路,共同做好我們應該做好的事。因為自己對法理認識粗淺,又不會寫文章,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