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淡自我 走正證實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這宇宙中是有法存在的。「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

在這條返本歸真的回歸路上,我有時遇到問題,不自覺的用自我的觀念來衡量對錯;有時不自覺的以自「我」(私)為中心考慮問題,習慣的強調自我,習慣的維護自「我」,放不下自己,忘記了用真善忍大法來衡量。不能及時向內找、同化法,正法修煉路上走的磕磕碰碰的。

一次和同修交流,直到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才送同修回家,出門時,心想關門別碰門太響,影響其他人休息,可鑰匙一下插不進去,我一著急就使勁一砸門,一下就關上了。回來時鑰匙怎麼也插不到底,開不了門(家裏當時只有我一人)。我著急的不行,明天又要去出差,怎麼辦呢?心裏就求師父幫忙,我一定要開開門。可怎麼也開不開!

想到遇到矛盾向內找。就想算了,到同修家住一晚,悟一悟再說。我和同修都向內找了,第二天早上發完正念,我就回家,在門口定了定,一插鑰匙還是只進一半!我一下非常難過,一絕望就嘴裏念叨:昨天晚上我要是能為別人著想一點點,別砸門、別關上,我也不至於落到這個地步啊!手還扶在鑰匙上,這時「刷」一下,非常輕鬆的鑰匙一下就插到了底,一扭門就開了!我非常驚奇,回想到剛才所想:我要是能為別人著想一點點,也不至於落到這個地步!這不就是生命往下掉的原因嗎?師父在《轉法輪》裏說了:「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為甚麼自己在遇到問題時,只想要解決,能達到目地就行,就沒立即想到用法來衡量、真正從本質上改變自己呢?

後來到外地出差,自己住一間,晚上我先背一包「九評」去發,回來才裝好最後一包,還沒出門,就有人敲門。是領導關心,叫出去「洗腳」(按摩),心想幸好我回來他們才來敲門!我定了定,說不去了,可他們說一起去嘛。我轉念一想,這可以證明我今晚和他們在一起,就答應了。

到了那裏,想到現在的常人業大的走路都在往下掉,我怎麼能要常人按摩呢?可是別人都很高興的要洗,我又不好意思拒絕(用了人心對待),就求師父給下個罩,幫隔開。結果回家後很難受,本來我好久都沒甚麼症狀的,這次全身發冷又流鼻涕又頭痛。

躺在家裏沒起來,結果同修跑到我家裏來要下載的這期明慧週刊,還叫我一起去落實一下,聽說有一同修在公園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了。出了這麼大的事,我一下爬起來一起去落實,並沒這回事。

後來跟同修講了自己難受的原因,一個同修說:該你修的你不修,推給師父,還求師父!心還不正,也不穩,發「九評」就發了,還想掩蓋一下,又用人心對待跟人家去按摩!肯定業力交換過來了,應該很堅決的說不去。

聽到同修的話,我的「心」受到很大衝擊,我很感激這位同修的指正,很震動!今後遇到問題時,我一定要用法來衡量,而不能再用人心來對待了。可我非常在乎自己、看重自己修的如何,難受的想:怎麼別人能悟到,我就沒悟到呢?一放鬆自己就沒想到法,怎麼這樣混同常人,不對照法呢?

回家路上我打電話給丈夫想叫他來接我,結果打了兩次,他都沒接,等到他來時,我拉著臉。旁邊的另一同修說了一句:這麼點小事都想發脾氣還想長功啊?說的「我」更難受了,頭疼都沒有心難受了。我知道這「難受」它不是我,是它背後的名及面子的各種心受到了衝擊才難受的。去執著雖然苦,可我是大法弟子,一定得放下。

一段時間來,作為協調人,忙著建小資料點,要搬運、安裝、教會使用,購買機器、耗材……還要打印部份大法書籍和裝訂,又忙著發「九評」勸退,時間很緊,學法時間少,我心裏很急,很想多建資料點。心想資料點多了,分散打印,我就輕鬆了,就可以有時間多學法了。一商量很多同修都願建資料點,只是不知怎麼建,所以我整天忙做事,沒把每天時間分配好,以便正常的學法修煉。

一次師父在夢中點化我:我看見很多弟子都跟著師父,我也跟著,後來我說我還有包袱要去背,我就離開師父回來背包袱,回來找了兩間屋子,才從窗戶向裏看到了包袱,可是發現包袱太重,我根本背不動!這時自己才傷心起來,在夢裏,我坐那,捶胸頓足的後悔:我為甚麼要離開師父?!為甚麼要來背包袱呢?我怎麼這麼傻呢?這時一個人走過來對我說,師父還在等著你呢。我就醒了。

醒來後我悟到:沉醉於繁忙於做事的心已經成了我難以擺脫的包袱,沉重的包袱就這樣繁忙的背著,還捨不得丟掉。結果只能是放鬆了學法,這種狀態是很危險的,天長日久就必然背離了師父!我還得回到法中來,多學法、發正念,才能走好以後證實法的每步路。

我就開始多安排時間學法。當我看新經文時,我更明確了怎麼否定舊勢力,更明白了每思每念只要不在法上,都是符合了舊勢力。每次看明白,都驚嘆以前怎麼沒看到這些呢!心胸豁然開闊!越多學法、越覺的法的珍貴,越覺的這段時間真是值千金、值萬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是多麼的神聖。

有一次,我同時當著兩個同事的面發「九評」,其中一個當過副局長,思想裏共產邪黨的毒素較多,他看了後,很害怕。就把另一同事的那本「九評」也要來,一起上交了單位,還告發,說我背著包,裝了很多「九評」在發。

單位一個要過護身符的同事及時告訴了我。我知道自己有漏了:應先講清真相有個鋪墊,再單獨發「九評」。可現在沒救成人還使別人造了業。我想我乾脆去找他們講真相勸退補這個漏!星期六我就上他們家,其中被要走「九評」的同事一見到我很吃驚!他說他很擔心,怕我被單位開除甚麼的,我說我來就是怕你擔心的!我不應該當著別人的面給你發「九評」。我給他講了真相,講了我怎麼正念十足給「六一零」的人和局長講真相的過程,還告訴他我沒幹壞事,不會有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能明白真相。他也被帶動的很有正念,當時就同意了三退。

那位交書的同事一看到我,也很吃驚,我看到他很衰弱的樣子很可憐,就問他身體還好吧?他只是一個勁的說你會沒事的、沒事的。後來單位也沒為這事找過我。通過這件事,我真的感到這條證實法、平穩走完人成神的路真是很窄!帶著人心走偏一點真不行。

我還悟到,在金錢方面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因我在家從來不管錢,都是丈夫在管,錢財方面相對來說看的比較淡。現在資料點的錢交給我管,這些錢都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拿出來的。我知道責任重大,專門用一個盒子單獨裝這些錢。

有一次我家安紗窗,當安紗窗的人來時,我忙著給他講真相,忘記了錢的事。當他聽明白同意了三退時,紗窗也安好了,他說合計九百元。怎麼辦呢?我想先借資料點九百元錢,等我去取了錢放進去就行了。

可後兩天我很忙,還沒去取錢來還。晚上,我做了個夢,走在一條大路上,突然發現地上有一個白色的手機,我馬上撿起來,上前問幾個走在路上的人,是不是他們的手機掉了,他們說沒有。我就牽著女兒的手站在路邊等人來認領。當我醒來時就想為甚麼在錢財方面來考驗我呢?我馬上想到那九百元錢,與法對照,我真的錯的嚴重!我當天就去取了還進去。我媽(也是同修)知道這件事後對我說:以後不能再出問題了,就算是餓死,也不能動這些錢!大法弟子不容易啊。

修煉真的非常嚴肅,遇到的事都不是小事!也不是偶然的,每一步都很關鍵!每一個境界都別停下,如果與自己的過去比或與有不足的同修比,一生出認為自己修的還是不錯了的心,就要注意了(其它心也一樣)。因為它一被看見,就要被歸正或解體,否則這個心就會放大,會被它帶動。

當以法來要求時,我會看到自己還差的太遠。有些問題想都不要想。一想就掉了層次了。因為自己還在常人中,有些問題根本不配想,有的問題一想就是壞念,都是執著,甚麼念都不動。所以,遇到問題以法來修自己、就向內看自己甚麼地方有問題,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學法、同化法,保持正念,放淡自我,走好未來每步證實法的路,在回歸的路上不停步。

個人現階段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