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趾甲、電糊喉部、多次昏死──王莊遭血腥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2日】王莊,男,現年50歲,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人,99年7.20之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卻屢次遭到610、公安派出所警察的一次次無理抓捕、抄家、判刑,在監獄遭受了監獄警察及刑事犯的酷刑虐待、暴力摧殘。惡人手段殘忍陰毒。

王莊身遭酷刑,卻心懷大善大忍之心,一次次被迫害昏過去,卻一次次死而復生,卻對警察無怨無恨,真誠善待他們。王莊的單位(佳木斯發電廠)被惡黨所逼,將王莊開除。王莊原本有一個完美的家庭,也被逼散。王莊身上至今被迫害的傷痕及余痛一望可知。從王莊的身上,可見共產邪黨的監獄裏都幹了些甚麼?!當今的中國大地上只要你信仰法輪功,無論你是一個多麼好的人,都會受到不同方式的迫害。

以下略述的迫害事實都是王莊所親身遭受過的:

一、2002年1月份的一天夜晚,王莊在建國路派出所門前的路上行走,被碰面的一名警察攔住,盤問。這時,姓郜的惡警過來了,認出王莊是煉法輪功的,便將王莊帶入建國路派出所非法審訊,是不是出去做真相了,百般刁難,逼王莊寫不煉功的保證書。王莊不從,惡警趙世友拳腳相加,並帶另一名警察抄王莊家。抄走大法書和錄音帶,強行將王莊送入看守所,非法關押7天。

二、2002年4月份,佳木斯市東風公安分局建國路派出所惡警趙世友帶領二名警察,在一天晚上非法闖入王莊家,不由分說強行抄家,沒搜到任何東西,一走了之。

三、2002年9月份的一天下午3點多鐘,王莊在向陽商店門前行走被長勝派出所教導員李銳碰上(他是王莊的鄰居),他指使另外兩名警察用車將王莊強行綁架到長勝派出所,對王莊進行非法審訊。在此期間,一名警察用打火機燒王莊的手和耳朵,逼問王莊大法真相資料的來源。晚上將王莊在鐵椅子上銬了一宿,第二天將他送入佳東分局。在分局,國保大隊長隋世民對他實施酷刑,上老虎凳折磨一個多小時,然後將王莊送入佳木斯看守所。在看守所,一名姓袁的惡警兩次毆打王莊,非法關押了5個多月,然後將王莊強判三年,送往佳木斯監獄繼續迫害。

在佳木斯監獄五大隊,惡警逼迫王莊奴役勞動,他不從,被張大隊長毆打,連踢帶踹,打大嘴巴子,又多次指使刑事犯罪人員對王莊進行人身迫害,兩次打他,並進行長時間罰站。

在監獄,惡警嚴厲蠻橫、刁難限制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不許法輪功學員和別人說話。惡警隊長王輝親自上陣,對王莊多次進行毆打,搧嘴巴子,用腳踹。王莊在路上行走,在沒防備的情況下,便被王輝用腳突然襲擊,王莊當時便被踹了一個大跟頭。王莊絕食抗議監獄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無理迫害,限制言論自由等迫害,惡警指使犯人用整袋的鹹鹽給王莊灌,視大法弟子的生命草芥不如。教政科惡警司振明又用手銬將王莊兩手反背銬,勒緊手銬子,銬子緊的都嵌進肉裏去了,那種痛苦,無法形容的煎熬。惡警對王莊足足銬了一天,並多次唆使刑事犯(所謂的包夾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毆打。

2004年3月份,佳木斯監獄與蓮江口監獄合併為一個監獄,王莊等一批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蓮江口監獄。到了6月末,蓮江口監獄便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強制強暴的所謂「轉化」,逼法輪功學員謗師謗法。王莊所在大隊是二大隊三中隊。在大隊長楊旭偉,副教導員胡某某,教育幹事張格秋,三中隊長李顯奎,教育隊長張迪共同合謀策劃下,對王莊組成了由暴力犯罪和殺人犯六、七個人聯合做王莊的所謂「轉化」,而在幕後安排、操控的多名惡警卻每天都在監控室裏遙控,監管著刑事犯的一切迫害過程。惡警煽動、欺騙、誘惑犯罪人員,並對刑事犯說,無論用甚麼手段,只要能把王莊的轉化做過來,便給犯罪人員減刑立功。這些犯罪人員有上邊惡警的幕後指使和減刑的好處誘惑,便開始對王莊進行了一系列的邪惡殘酷、下流毒辣的整套迫害。

惡警把犯罪人員分成兩班,值白天班的刑事犯,把王莊關在水房子裏罰站,不允許動,不能坐,一動就拳打腳踢;值晚班的,看著王莊不許眨眼睛,不許睡覺,王莊眼睛一閉,便有刑事犯拿板子打。坐姿為兩腿伸直,後背不許靠,兩手掌放平,一坐一宿,如若眨眼睛,便把王莊到倒水房子裏澆涼水。眨眼睛後,一澆涼水就是十盆、二十盆的往頭上、身上灌,此種惡行使用多次。雖然這樣,也並沒有讓王莊屈服,上邊提到的這些惡警便給刑事犯下令,說:「對王莊可以採用任何手段,只要有口氣,甚至打死都白打,也要進行轉化。」

於是這些惡人對王莊進行了更加殘忍的迫害,由七、八個惡人共同合作,實施酷刑大背掛,即:兩腿分開,用人將王莊頭硬按硬壓在兩腿中間,兩胳膊向上直立成90度,心臟急劇受壓,人憋的窒息,兩胳膊、兩腿象骨肉分離似的劇痛難忍,直到昏死過去,那種痛苦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到了晚間將王莊的兩腿兩胳膊用繩子反覆捆綁,腦袋上套個塑料袋,在脖子處繫上,喘不了氣,人只能在塑料袋裏憋死。王莊在塑料袋裏多次窒息,頭悶的滿頭大汗。王莊心裏難過,痛苦至極。王莊多次死過去之後,大小便失禁,這群惡人一看王莊死過去了不敢將人送醫院,便用拳頭使勁打王莊的胸部,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這樣的酷刑反覆用過五、六次。

這種迫害也沒讓王莊轉化,惡人們又採用了新的迫害方式,用抹布直接塞到王莊的嗓子眼裏,對王莊說:「不轉化就憋死你。」結果真的把王莊憋死了。據刑事犯自己說,他們一夥人搶救了一個多小時,王莊才有了知覺。這些刑事犯見王莊活過來了,心裏鬆了一口氣。對王莊說:「我們也是沒辦法,是警察讓我們這樣幹的,你要是真的死了,我們有可能洗不清,從現在開始我們不幹了。」當天晚上讓王莊睡了一宿覺。

第二天,這些刑事犯便被惡警召集去開會,對刑事犯說:「鼓勵他們繼續轉化,整死白整,死了填個單子,報個自然死亡,完事。」在警察的唆使和脅迫下,這些刑事犯變本加厲了。一名殺人犯,強行把王莊的腿盤上,用腳踩王莊的頭直接觸地,王莊憋的臉發青,等王莊緩過來,此刑事犯用鋼針扎王莊的腳趾蓋縫裏。王莊的腳趾蓋黑紫,往出淌血、化膿。另一名犯人用腳使勁踩王莊的腳趾蓋。不久王莊的兩個大腳趾蓋給活剝掉了。

有一天,三名刑事犯把王莊按倒,腿反過來盤上,王莊的後背上坐一個一百七、八十斤重的犯人,把王莊的上身壓到頭觸地,銬擠在床板上,直到把王莊腳、腿壓到紫黑,人不能呼吸為止。這種迫害方式進行多次。還有一名犯人用鋼筆帽之類的硬東西,放在王莊兩指縫中間,然後用手使勁的攥王莊的手,都是難以複述的疼痛。還有一名刑事犯用木頭棒子敲王莊渾身的各穴位處。對著膝蓋、肘部等無肉的地方,拿棒子敲打,另一人頂著後背打前胸。王莊是骨肉之軀,是何種的煎熬啊。

還有一次,一名刑事犯用腳使勁踩王莊的心臟部位,把氣憋裏頭,只能吸,不能出,直到目前王莊的心臟喘氣都吃力,不能大聲說話。還有一次,被一名殺人犯拳腳相加,往心臟處猛捶猛打,最後被打的昏死過去。毆打一開始,教導員楊新華在走廊裏巡查,對殺人犯打王莊視而不見。還用床板使勁砍王莊的腳、腋窩和臀部。王莊絕食抗議監獄對他的暴力傷害,隊長李顯奎把王莊找到辦公室,讓一名刑事犯按著王莊的雙手,用電棍對王莊的喉部和嘴唇進行電擊,把喉部整個都電糊了,起大泡,至今疤痕累累。

這期間,每當刑事犯對王莊迫害幾天以後,隊長李顯奎便找王莊談話,問:「怎麼樣,能不能轉化」。一看沒有結果,這些惡警就唆使和脅迫刑事犯繼續迫害王莊,用慘無人道的暴行又迫害了半個月之多。教育幹事張格秋又找王莊談話,還是強制讓轉化,並威脅說:「不轉化還是沒完沒了」。在旁邊的教育中隊長張迪說:「現在王莊的身體有點緩過來了」,言外之意繼續迫害,整個過程經歷了二十多天……

這是佳木斯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一頁,這也是惡黨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充當替罪羊的警察、犯人被推向了懸崖絕路……王莊在遭受了這巨難的迫害下,對曾經謀劃與迫害過他的警察、犯人無怨無恨。在以後的日子裏,王莊本著大法教給他的做好人的標準,用慈悲的心,真誠的行為,善待那些刑事犯,跟他們和平相處,在他們有困難時真心的幫助他們。

這些刑事犯被王莊的善心與胸懷所感動,跟王莊表示:「你這些事情當時我們不知道真相,被政府、警察給利用了,我們這些人都是因為有仇恨才在外邊犯的罪,為了仇恨而殺人,而冒險,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好,這麼善良的人,不但不記仇,還對我們這麼好,這回我們真的看到了法輪功和政府、電視上說的不一樣。如果警察再讓我們做這樣的惡事,我們絕對不再幹了」。後來惡警又指使他們對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轉化迫害,他們真的就誰也不去幹了。

還有那些警察,大法弟子也真誠希望你們能珍惜自己的生命與所為,棄惡從善,明白真相,懸崖無路,醒悟是岸,抓緊「三退」,只有這樣才有希望!你們才能真正擁有一個好的未來!

(註﹕佳木斯監獄與惡警迫害王莊的這些內幕是由一個不能夠透露真實姓名,並且參與整個迫害王莊的過程,現在已經認識到了這是犯罪,並且希望大法弟子寬恕的一個覺醒了的見證人提供的。還有一些刑事犯的名字沒有提及,是因為王莊用他的真誠、善良與寬容,把對生活絕望了的、為復仇而殺人的惡人的良知已喚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