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醫承認:「我是故意往你氣管裏插的」(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9日】

一.四次被惡黨綁架迫害

我叫高科,今年52歲,是哈爾濱市道外區育民小學校的教師。我自96年末,學煉法輪功以來,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我本著真誠的態度一直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因為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同時也看到了眾多的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

煉功後,我身體患了多年的膽結石、腎結石、膽囊炎、腰椎盤突出、風濕、冠心病、高血脂等多種疾病,不治而癒,同時也看到了眾多的大法弟子身體健康,精神愉快,事事為他人著想,道德在昇華。自己也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人,兢兢業業的工作,堂堂正正的做人,熱愛我的職業,善待周圍的一切人,認真負責的做好我的教書育人的工作。絕不誤人子弟,我積極的工作態度,得到領導和學生的好評。煉功後,由於我事事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家庭、鄰里、同事之間和睦了,道德昇華了,身體健康了,我發自內心的高喊:「法輪大法救了我!法輪大法好!」

就是因為我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四次遭綁架,四次被抄家,多次被罰款,經歷了無數次慘絕人寰的迫害,九死一生活過來了。


高科原來一百七十多斤的體重僅剩一百零幾斤,瘦骨嶙峋

第一次我被非法勞教一年,遭受無數次的殘酷迫害,經過83天的絕食,終於走出人間地獄──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第二次被綁架經過16天的絕食反迫害,在吐血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堂堂正正的走出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第三次遭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遭受了無數次的酷刑蹲小號(七八次)、坐鐵椅(十多次)、電棍電(十餘次),最長一次用一根充足了的電棍電眼睛、生殖器、心臟、長達40多分鐘,全身都是焦糊的皮膚。行兇的是長林子五隊大隊長趙爽。我在無數次的喊著「法輪大法好!」中又一次闖出了黑獄長林子勞教所。第四次就是這次是在哈市道外區第一看守所被殘酷迫害。

下面我就把這次被迫害的經過寫出來,目的是揭露邪惡,制止這場對善良大法弟子的曠日持久的慘絕人寰的迫害。

二.野蠻灌食

我是今年二月二十七日在街上與熟人講話時,被道外區東源派出所的惡警綁架的。綁架至派出所之後,於當晚被劫持進道外區第一看守所。

我被綁架之後,為了爭取人權和自由,反迫害,開始絕食。第四天野蠻的灌食開始了。看守所從外單位聘來三個大夫當獄醫。兩個姓王,一個姓廉。第一次灌食是留平頭的王大夫灌食。我被鎖在鐵椅子上,雙手被銬在背後,由幾個犯人按著我。王獄醫把像小拇指粗的膠管,從我的喉嚨插進去猛的一下插入氣管中,造成窒息。儘管我痛苦異常,拼命扭動著身體,幾個犯人死命的按著我,兇狠的王獄醫就是不把膠管拔出來,直到我差一點昏死過去,才把膠管拔出來。後來王獄醫告訴我 :「我是外科大夫,我會灌食。那次,我是故意往你氣管裏插的。」我聽後心裏「咯登」一下,心想這人太壞了,這哪裏是治病救人的大夫啊!這不是披著白衣的殺人犯嗎!在野蠻灌食下,造成這樣的窒息有好幾次,真是生死一線,其痛苦真是生不如死。這就是中共利用壞人草菅大法弟子人命的罪證,是我親身的體驗。

另一個光頭的王獄醫,也很邪惡,有兩次灌食後,把通過鼻腔插入胃裏的膠皮管子,不再拔出,用膠布粘在我的頭上,雙手被反銬在背後,讓幾個犯人挾著我,不讓動,膠管插入呼吸道後,造成呼吸困難,而且呼吸道極為疼痛。六、七個小時後,造成我出現心絞痛,差點死在監號裏,才拿下來。這是野蠻灌食中遭到的幾次比較大的迫害。至於平常的灌食也是極其痛苦的,小拇指粗的膠管通過鼻腔插入胃中,胃及呼吸道都插破,感染了,許多次都是帶血拔出來的。雖嚴重感染,也無人問津,再加上野蠻灌食參入很多不明藥物。灌後感到身體非常痛苦。

二.酷刑折磨

上面是野蠻灌食對我的迫害,下面我談一下監號裏的酷刑折磨。


野蠻灌食致使高科的嘴角被勒豁,嘴裏面捅破流血,塞嘴的襪子上都是血跡

為了爭取人權和自由,我不斷的在監號裏面講真相,揭露一切謊言,把大法的美好帶給監號裏的每一個在押人員,並在監號裏煉功。看守所所長傳話,叫犯人用我的襪子堵住我的嘴,犯人還用擦廁所的抹布勒住我被塞進襪子的嘴裏,我掙扎著吐出襪子,繼續講真相。十幾名犯人輪番折磨我。我的嘴角被勒豁,嘴裏面被捅破,流著血,塞嘴的襪子上都是血跡(見上圖)。所長還唆使犯人輪番的掰我的手腳和四肢,造成極大痛苦。就像這樣的迫害每天少則幾次,多則連續七八個小時,我生活在這人間地獄之中,受盡了酷刑的迫害。

在406監,犯人曲洪濤(綽號田田)30來歲,哈市道外區人(原太平區人),用雙手死命摳我的眼睛,眼睛幾乎要失明了,曲洪濤多次摳我的眼睛造成我現在還視物模糊。曲還對我拳打腳踢,警察看見也不管,有的制止,也從不懲罰犯人。

還有一個叫周平的30多歲哈市人,死命折磨我,拼命掰我的四肢並踩我的手和腳。另外十幾個犯人也輪番的折磨我,看守所的警察也不管,其中有一個姓宋的管教多次唆使犯人迫害我。當時我已絕食50多天,加上酷刑折磨和野蠻的灌食,一百七十多斤的體重僅剩一百零幾斤了,瘦骨嶙峋。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附照片)。

我不吃看守所的一粒飯,不喝看守所的一滴水,向幹警及在押人員講著大法的真相。讓他們知道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們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及大法洪傳的情況。經過講真相他們都對大法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和善念。

就在絕食第60天,經過無數次的酷刑及野蠻的灌食迫害後,生命垂危之時,衝出了牢籠。我全盤否定這種迫害,用我的生命換來了自由。回來後才知道道外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在強迫家屬交納3000元保釋金,家人怕我被迫害死,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違心的借錢交了保釋金(至今沒給開收據)。收款的人是道外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某某某。在幾年的迫害期間,像這樣非法罰款有好幾次,而且從不開收據,加上抄家抄走很多家用電器和手機等,給我的家庭生活造成極大的困難,其中有兩次是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非法抄家。家屬也因為數次的非法抄家、抓人,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這是在經濟上和精神上對我及家人的迫害。

為此我緊急呼籲全世界尊重人權主持正義的善良的人民,世界人權組織和國內主持正義的各級官員們能伸出援助之手,共同揭露和制止這場持續了七年的對善良大法弟子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使這些在中國大陸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中被血腥迫害的大法弟子們,早日從這些隨時都有被迫害致死危險的黑獄中解救出來。使這場對善良大法弟子曠日持久慘絕人寰的迫害早日結束,使製造這場浩劫的惡首及惡徒們的罪惡全部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它們即將受到歷史的審判。最可恥的下場在等待著它們,這是歷史的必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