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黨迫害我家庭 大法挽救親人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31日】我嫂子為人本分、善良。97年我得法後將大法介紹給她,她覺得大法好,但因有放不下的執著,打算以後再學。

99年中共開始造謠、誣蔑法輪功,我因站出來證實大法被抓,被非法勞教三年。我的親人大多在行政機關工作,受邪惡宣傳矇蔽很深,加上對邪惡的害怕,對我備加指責。我被勞教,家裏被罰款,經濟困頓,孩子因無人照顧輟學在家,使得丈夫對我滿腹怨言。我一邊承受著勞教所對我的精神與肉體折磨,一邊頂著來自家庭的巨大壓力堅定修煉。

我明明是一個被迫害者,可家人在邪惡的矇騙與高壓恐嚇下,不但不幫著聲張正義,在他們的眼中我反而成了一個背棄社會、家庭、拋親棄子的鐵石心腸。但是我看穿了惡黨對大法、大法弟子及眾生迫害的伎倆,我堅信大法與師父的偉大,更明白謊言終究是謊言,絕不會長久,而真理永遠是真理!

邪黨給我們家造成的這種局面更障礙嫂子得法。在我被非法勞教的前一兩年,只有她經常來看我。在我快期滿時,才聽說嫂子得了肝硬化和肺結核,已臥床不起半年多,住院兩個月就花了4萬多元,另外醫院用藥也很為難,治療肝的藥對肺有損害,而治療肺對肝又有很大的影響,醫生告訴家人:嫂子最多能活四個月。

去年我從勞教所回到家中,母親已因悲傷過度而離開人世,孩子也因無人管教而變壞,而我本十分健康的身體在勞教所卻慘遭迫害的極其虛弱,無縛雞之力。當我拖著衰弱不堪的身子前去探望嫂子時,她已經形如枯木,兩隻手只看的見青筋一根、一根,都找不到手的形狀了,骨瘦如柴,臉色黑青,由於喝了兩年的中藥,牙齒變成紅色,滿屋除了藥瓶、藥罐,已是家徒四壁,她看到我時,只能認出我是誰,再無其它反應。

我見她病危,不知她能不能修煉,就對她說:「嫂子,你就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記住了。過兩天我再去看嫂子,她精神好多了,她對我說:「我一念大法好,感覺腹部裏面一轉一轉的,很舒服,你教我煉功吧。」

因家中的大法書全被惡警非法抄走,我於是輾轉幫她借來《轉法輪》,她開始只能躺在床上看,每天堅持學煉動作,就這樣不到十天,氣色明顯好轉。這時有熟人告訴她:學法輪功會被抓起來的,跟我去廟裏學某某功吧,可以百病消除。嫂子因怕像我一樣送去勞教幾年,就真的不敢煉法輪功而去了廟裏,又燒香磕頭又交學費,去了一個星期就花了一千多元,身體卻搞的更壞了。嫂子這才驚醒;「是呀,法輪功不收我一分錢,一煉就好,我還去求其它亂七八糟的幹甚麼呢?法輪功教我修心性,這是真正的正法!」

嫂子明白後又一心一意修煉法輪大法。家人看她氣色和精神又好轉了,也都支持她學。慢慢的她由原來每天喝幾碗中藥變為一碗、一碗改為一小杯,不到四個月就完全停藥,從得法到現在已八個月,體重由原來的60斤增加到90多斤,臉色白裏透紅。家務活也能幹了。在生病以前,嫂子打掃院子只掃自家門口一片,現在她每天將住的那一條小巷都打掃的乾乾淨淨。左鄰右舍都眼看著她這個瀕臨死亡的人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個個稱奇。

嫂子的變化對我們的家庭更是一個巨大的震撼,我那幾個在黨政機關、部隊工作的親戚再也不對大法橫加指責了。我再跟他們講真相,他們只點頭稱是,有的還說:「等我退休就在家偷偷的煉,我現在也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生命垂危的嫂子在大法修煉中又重生了,並且是那樣的健康!中共邪黨的謊言在嫂子身體巨變面前不攻自破,親人又見到我被邪惡摧殘得奄奄一息的身體在學法煉功中很快康復,左鄰右舍及親朋好友無不對法輪功稱奇。他們終於明白了我為甚麼受到如此重的迫害還要堅持修煉,終於明白了我要站出來維護大法的原因,也終於明白了邪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因為他們真真切切的親眼見證到了大法的偉大和神奇!

嫂子現在有了一顆處處為別人著想的心,她經常說:「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我要做的更好,我真該早點修法輪大法啊!」而孩子通過我講大法中做人的道理及我處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表現,也改掉了這幾年我不在他身邊養成的壞習慣,不再追求吃穿玩樂,非常嚮往大法的美好。所有的親戚朋友及左鄰右舍通過嫂子起死回生這件事,無不對大法肅然起敬,他們也都知道造成社會不安、家庭不和、子女失教、病痛難醫等等這一切的是這個邪惡的黨,它把人帶向深淵、走入毀滅;而法輪大法才是真正帶給人福音、拯救人生命的高德大法。

大法的威力破除了一切謊言、一切陰謀、一切邪惡,現在從我們家到親戚朋友們都有了正念,他們都聲明退出黨、團、隊,很多還表示要煉法輪功。希望還被邪黨迷惑的人趕快覺醒,找一找《九評共產黨》和大法的真相看一看,了解惡黨的本質,早一點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