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經歷和見聞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31日】以下是我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親身經歷的迫害及所見所聞:

威脅家屬

勞教所規定,對所有被非法送進勞教所的大法學員都得先進行一輪「單獨轉化」。大法學員的家屬如果有工作,他們就找到家屬所在單位,強迫其單位幫助做「轉化」工作。學員堅持不「轉化」的,就逼迫學員家屬的工作單位將家屬調到最不好的工作崗位,還逼家屬寫對法輪功的「認識」。家屬忍受不了精神折磨,被迫離婚。

坐板、不讓睡覺。

對堅決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採取一種非常殘忍的手段,就是坐兒童塑料椅。有的竟然一天只讓睡一、兩個小時。後來在法輪功學員和家屬的強烈抗議下,睡眠時間增加到每天四、五個小時。其餘時間都是強迫坐板,並且由包夾(吸毒、賣淫、盜竊犯)看著。這種酷刑是一種軟折磨。凡是坐過的人都知道,它帶給人肉體上的傷害遠遠超過某些暴力。坐板造成的是看不見的傷痛,損傷腰肌、骨盆、脊柱和頸椎。我的姐姐也被勞教過,受過這種折磨。回家一年後脊椎、腰椎還經常疼痛難忍。而且,每個坐過的人屁股上都留下了兩塊厚厚的老繭。

恐怖的小黑屋

這是一種精神和肉體雙重折磨。黑屋的地上放一個小板凳,強迫被關的人坐在小板凳上。惡警還在地上潑上涼水,這樣,即使你再疲勞也不敢在地上躺,只能坐在小板凳上。幾十天下來,胯股就會造成行動障礙,一個健康的人很快瘦的脫了像。

不讓吃飽

我們中有一個是農村大法學員。惡警覺得農村來的人好欺負,就不讓她吃飽,一頓只給四分之一個饅頭和一口鹹菜,很少給粥。如果因為吃不飽而不吃的話,惡警就又說她「絕食」,「自傷自殘」。惡管教李豔更是經常用「自傷自殘」之類的話給法輪功學員扣帽子。

指使吸毒、賣淫犯打罵法輪功學員

北京女子勞教所裏面吸毒、賣淫的犯人經常被惡警指使打罵法輪功學員。這也是一種很殘酷的行為。因為這些犯人就在你身邊,為討好惡警,犯人打、罵學員的這種事情隨時都可能發生,所以它就能給人造成大的心理上的壓力和嚴重恐懼,是一種持久的精神和肉體折磨。管教為了讓吸毒、賣淫犯能順從她們,還經常為這些犯人傳遞淫穢信件。

強迫超時、超體力奴役

現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多數是到達退休年齡的老年人,卻被惡警強迫搬運一百斤包裝的白糖和綠豆等。還有些活就在宿舍幹,可是很多原料是有毒的,嚴重影響身體健康。大法學員幹活沒有任何勞動保護措施。例如,我們曾經卷過河北遠翔牌硬脂酸鉛膠皮手套,手套上有一種白色粉末,造成很多大法學員嚴重過敏,眼角發癢、嘔吐、手指掉皮等等;做工藝品使用的膠導致很多人頭暈。「中國聯通」的133卡宣傳單很多是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製作的。中國鐵路系統下屬企業中有個叫做「蘭英齋」牌子的綠豆、白糖、茶葉等食、飲類產品,都是在勞教所沒有任何衛生條件的空廠房中包裝的。一旦有人來檢查和採訪,就喝令把東西從宿舍搬到另外的地方藏起來。

精神強姦

這是最殘酷的折磨。逼迫大法學員看侮辱大法的錄像,看辱罵大法的分類教材,再強迫寫所謂「認識」。經常強迫法輪功學員參加所裏、隊裏舉辦的所謂揭批大會,強迫寫認識。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反覆「洗腦」。朱金華對堅決不「轉化」的學員威脅說:你是不是想家破人亡啊?

侮辱性搜查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一次大搜查。宿舍和身體都要遭到搜查。甚至連正在使用的衛生護墊都要揭開看看。

造假矇騙

遇到外國記者來採訪,她們就讓吸毒、賣淫、盜竊犯冒充法輪功學員接受採訪,欺騙國際社會;遇到上級單位或社會調查,管教選取大法學員填所謂的調查表,且由多名管教看著填寫,根本無法了解真實情況。其實這些調查本身也都是做樣子的。

惡警名錄:李維紡、金鳴、李守芬、蘇向榮、李豔、張然、劉素珍、朱金華、孫麗華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