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對我的夢中點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8日】我是99年初得法,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到今天。看到同修對師父傳法神跡的回憶,更感到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基本是閉著修的,對法輪的感受也是只有幾次,但師父慈悲呵護無處不在,特別是,這七年中師父不止一次在夢中點化我。

剛得法時,老是有兇惡的鬼怪來打架,夢見師父總是穿著白色的衣服從天上很遠的地方下來把鬼怪收走,還有孫悟空也來幫忙。我的眼睛近視,師父從我眼眶中拿出兩條小龍,從此我的眼神清亮。

我的父母和妹妹相信佛教,家中有大量佛教經書,我長年不在家,覺的沒關係。夢中師父告訴我,書中好多可怕的邪惡,乾淨的房間在角落卻有糞便。於是我回家清理,家人態度有了很大改變,都「三退」了,母親在走近大法。

1999年到2003年,沒看到師父的經文,僅看《轉法輪》,三件事都不知道。夢見師父點化,要考試了,我急的不得了趕到教室,一看考卷都不會做或是已考完了,心中那種失落非常可怕。醒來懊悔不已,積極上網搜尋大法信息,師父慈悲,又讓我看到明慧網,我才開始努力跟上正法進程。

不知真相怎麼講,夢見師父點化,好多的船等在岸邊,有些已經起航。大法弟子排著隊上船,每個上船的人發個小牌子,到我要上船也發個小牌子,是金光閃閃的佛像,心中好高興,可那個發牌的攔住我,指指身後,我的同事們在一張桌旁等我。師父叫我從身邊的同事做起呢。

執著於龜齡膏(是常人中一種藥物滋補品),老是叫同事捎回來吃,夢見師父點化,好多又白又大的蠶圍著腐敗的東西在吃,又噁心又貪婪。蠶不就是饞嗎,多不好的心啊。

剛開始給同事講真相,不知該怎樣講。夢見在一架飛機上,大家都不敢跳,自己心中有點怕但還是跳了下來,降落在一個古代城池上,手裏還拿著一包東西。接著好多人圍了上來,好高興,我的父母在最前面,大家在歡呼,那種喜悅真的是發自內心的。醒來感覺緊迫,這麼多的眾生的希望寄託在我們身上。

剛開始發正念,沒有甚麼感覺。夢中有兩個黑乎乎的怪物,像山一樣的大,非常兇惡,擋住去路,發正念時,一下子就把它們抓在手中,它們就變的很小,甚至放在掌心一點點。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很大威力的。

一個星期天,我每個正點都發正念,夜裏就夢見自己坐在飛艇上,天空好藍,好乾淨,而地上都是亂七八糟動物的屍體,親人們都在看著,笑著。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是除惡,救眾生的。

有段時間很怕上網,發正念也無效。夢見在一個教室中,自己在上網,幾個黑黑的東西拿著儀器找來找去,就是看不見我。師父其實都在我們身邊,像看護小孩一樣呵護著我們。

《九評》剛出來,沒有認識到三退的重要性。夢中看到好多穿著灰布衣服面無表情的人,拿著鐮刀,排著整齊的隊伍,像無意識一樣都往一個深淵跳下去,我和妹妹大喊,沒人應答。「三退」就是救人,對眾生的珍惜。

同事司機,惡黨黨員,經常夢見惡蛇追趕他。他「三退」後,夢見醫院中有三個醫生圍著他動手術,從他身上拉出一條雙頭蛇,非常邪惡,抖一抖,就死了。救度眾生,也是滅除邪惡。

同事是惡黨團員,事業不如意,年齡大沒結婚。「三退」後,夢見一嬰兒很小,躺在人來人往的大路邊,任他怎麼樣的大哭,就是無人理睬。孩子臉上有幾個字:我是共產黨。她上前把字刮掉,嬰孩就笑了。我那同事的事業已大有起色。大法造就一切眾生,信大法,就有大福了。

同事的母親,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一生坎坷,但信仰堅定。去年體檢,查出癌症。她雖一個字不認識,對她經講真相後對大法有了正確認識。我對自己講的是否到位沒信心,不知能不能救助她。我就夢見我拿了好大的一本字典查「癌」字,查了半天,就是找不到。醒來後悟到師父已在幫她了。現在同事母親身體很好,早過了醫院給她的大限日期。大法無所不能,就看人心。

用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