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讓垂死的我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6日】我今年36歲,家住深山老林,一家三口,丈夫和兒子。本來我家就不富裕,日子過的很艱難。2004年我又患了婦科病,不來例假,到地區婦幼保健站檢查,醫生說是內分泌失調,拿點藥吃了,不起作用。去年,開始我一隻眼失明,接著另一隻眼也有霧狀,到地區醫院檢查,醫生也說不出來啥,拿點藥了事。到了今年二月份,我頭痛難忍,雙目失明,還常伴頭暈,大醫院的眼科專家建議到腦外科照片,片照出來診斷確診為垂體腦瘤。醫生說,動這種手術要十來萬元,而且手術沒有保證,回家多吃點好的還好些。

聽醫生這麼一說,我絕望了,不說十來萬,我這個家就是湊一萬也十分艱難,還說手術沒保證,我告訴丈夫,不看病了,我們回家算了。丈夫也很難過,說:「來趟城裏不容易,我陪著你好好耍一耍。」

他扶著我東走西走,最後來到一個家裏。原來這家的兩個老人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她們告訴我:「你別怕,沒事,李老師能救你。」然後,兩個老人講起了修煉大法的事情,怎麼修煉的心性呀!怎麼煉功呀等等,說的我心裏亮堂了。回家後,我去請了本《轉法輪》,又找當地煉功的學會五套功法,不長時間頭就不痛了,精神也好了。我從內心很感激師父幫我調理身體。

可是,過了兩個月,我的頭部變的很大,全身發胖,像快臨產的孕婦,胖的整個身體變了形。這時,我便產生一個念頭,想到重慶那些大醫院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愛人看我這樣子,也可能是為我了卻心願,帶我到八百多里地遠的重慶西南醫院檢查,結果花了拾元錢掛號費就讓我們回家了,說用不著再檢查了。

這回我是徹底失望了,大醫院都說不行了,活著不是受罪嗎?跳長江算了,丈夫苦口婆心勸我要振作精神,帶著我回到我們那個小城裏,去找那兩位老人。兩老人問了我們修煉情況,便和我一同切磋起來。

這時,我才猛然醒悟,雖然我開始修煉,但目地不純,修煉不是為了治病,是為了返本歸真,不滿足身體的變化,還要到大醫院去尋根問底,這哪是修煉人做的事呀!

我想,就是我的時間不多了,我更要珍惜時間,把有限的時間用在學大法上,大法難得呀!回家後,眼睛看不見大法書,我就讓丈夫找了一套師父的講法錄音來聽,每天堅持煉功,我也不管身體是甚麼狀態,我就是學法、煉功,學法煉功。

就這樣,三個多月時間,我明顯感到:思想得到昇華,心性有了提高,物質身體也相應發生變化,不但頭不痛不暈了,兩眼視力日漸恢復,可以看大法書了,發胖的身軀也逐步好轉,一切都在歸正,家務活我又重新承擔起來。

周圍的人見到我的變化都非常驚訝,問我吃了甚麼藥好的這麼快,我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她們都伸出大拇指稱讚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