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真相資料不應圖轟轟烈烈而要重效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3日】這篇文章我考慮了許久,今天終於把它寫出來,與同修們互相切磋,希望大家更認真、更負責的對待救度眾生這件事,真正的使更多有緣人得度。但因為水平有限,不妥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我在川北某高校工作,但工作時間不長,與當地的同修沒有太多的聯繫。據了解,我所在的高校在99年之前大法弟子比較多,當時有一個很大的煉功點,有近100多人。但是99年7.20之後,有一些老師因為擔心受到惡黨的迫害,就不修煉了。有個別老師因進京上訪、發送真相資料而受到學校和當地公安部門的迫害。因此有的同修變的謹小慎微,不敢講真相。學校裏惡黨的勢力很猖獗,學校網頁上掛有惡黨的信息,各個院系都有惡黨頭目,對學生們的思想控制很嚴格,對學生們的毒害也是很深的。至今有許多老師、學生都不太明白真相。可以說,這裏是講真相的空缺,這裏的廣大師生需要救度。

校外的同修也曾多次在學校裏發送真相資料,但效果並不理想。在此我想針對此事談談自己的認識。大約05年11月(記的不準確)學校各個院系緊急開會討論法輪功的問題,因為前一天在學校家屬區出現了大量的光盤,引起學校領導們的重視和緊張,結果領導們開會討論此事,然後各院系也開會,當然不會正面評價此事,同時還給學生開會,告訴學生看到資料與光盤要上繳。繫上在開會時,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讓同事們能正面認識大法。私下裏,我也打聽了此事,聽到有老師說,幾乎每家每戶的門上都有光盤,但很多老師根本就沒看,就把它上繳了。

那段時間學校的氣氛很邪惡,不斷有邪黨的宣傳資料、板報、橫幅出現。我就加大發正念的力度與頻率,清理邪惡的因素。我繫的惡黨頭目開會也總是惡意攻擊大法,因此針對他,我加緊了發正念,致使他的身體明顯惡化,而且他對我很懼怕,根本不敢正視我。同時,因為他貪污的醜事,同事們基本上對他沒有甚麼好感。他在繫裏也沒甚麼威信,但是對學生的影響就很不好,在學生中安插暗探,專門打小報告,收集老師的言論,這給講真相帶來很大的難度。

今年6月,在教學樓裏又出現大量的真相資料,結果又被全部搜走,學校又是大動干戈,開會批評此事。致使學校本已寬鬆的氣氛又緊張了起來。我愛人回來質問我是不是我幹的,也有常人問我是不是我幹的。我就告訴他們說,這是少見多怪,有些地方大法的資料象傳單一樣發送,人家都見怪不怪了,我們這裏是見的少了。結果他們就啞口無言了。在這之前,有位老師挺想學的,我就把書給他了,沒想到開完會之後,他竟悄悄的把書用信封裝好,從陽台上給我扔了進來(我住一樓),可見對惡黨勢力的懼怕。

針對真相資料發送之後的效果和影響,我很想與本地的同修切磋切磋。但是,我不認識他們,也找不到他們。因此就想借用明慧網站,與同修切磋一番吧。

發送真相資料是非常偉大的、了不起的。在大陸如此殘酷迫害的情況下,敢於走出來發送資料是偉大的壯舉,是了不起的,是值得肯定的。我很敬佩同修的勇敢與膽量。但是發送資料為何沒有達到應有的效果,沒有真正解體邪惡的因素,使世人明白真相,反而使邪惡更囂張,使世人更不敢看真相資料,不敢走入大法。這是值得深思的,應真正向內找,找出自己的不足與疏漏。

一、發送真相資料的基點與目地要純正。我們不能把發資料當作工作來做,也不應把發資料當作證實自己的資本。講真相、發資料是為了救度眾生,是為了使有緣人明白真相,不被惡黨所欺騙,不做惡黨的陪葬品。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職責,是份內應做的事,是修煉的一部份,就像神聖慈悲的神、佛有救度眾生的能力與責任。

二、發送資料是救度生命,不是證實自己。發送資料應心態純正,就是要使世人明白真相。不是說發了資料了,就是在證實大法了,就提高了層次,就可以去天上更高的層次當佛了。這種思想似乎在與師尊討價還價,我發了那麼多資料,就要讓我去那麼高的層次。這是對師對法的不敬。師尊無償傳給我們大法,慈悲的對待弟子,我們也應像師尊那樣,慈悲的對待世人,無條件的告訴他們真相,從而使他們真正得到救度。

三、發送資料要注意方式,考慮效果。發送資料的最終目地,就是讓世人明白真相,那我們應該考慮到採取哪種方式與做法可以實現該目地。發送資料應根據本地的情況、環境和民眾的性格特點,理智的去做,而不是簡單的模仿其它地區的做法,追求表面上的轟轟烈烈。我們講真相是要看實效的,不是看表面的轟轟烈烈的。大法弟子做資料很辛苦,很不容易,都是用自己省吃儉用節儉下來的錢,辛辛苦苦的印製出來。如果只是為了發送而發送,大量的發出去,結果有緣人沒看到,沒明白真相,反而讓惡人全部搜去了。世人不僅沒有正確對待大法,反而還造了罪業。如有不慎,自己還要遭到邪惡的迫害。

這裏的正法環境不是很好,許多人還不太了解真相,頭腦還裝有許多惡黨宣傳中的負面因素。四川這裏很多人比較貪圖享受、狡猾虛偽、顧慮心重,如果讓他感到真相資料會給其帶來麻煩,他寧可不去看;他覺的對自己沒有好處,他寧可視而不見。

那麼怎樣做才能破除干擾,才能達到更好的效果呢?我身邊有位同修一直堅持不懈的對教師、學生講真相,她採取循序漸進、一對一的方式,先單獨給認識的人講預言故事,如能接受,接著講因果報應的道理,最後告訴他九評,給其資料,勸其退黨,效果很好,很多老師都能接受。這樣被講的對像在自然輕鬆的心態中很快退出了惡黨。

我認為發送資料最好採取細水長流的方式,先發正念清理邪惡,資料要用紙包好(可用超市的宣傳紙),每次少量發送,一個家屬院發4、5棟樓,每單元發4、5家,少而精,既不會引起邪惡的注意,又不會使世人害怕。然後過幾週,再來一次。漸漸的,世人看到的多了,就不會驚訝了,也容易接受了。

如果要採取集體的大面積發資料,就應讓更多的同修參與進去,調動更大的正念之場,清理、抑制邪惡,在家不便出去的,可以發正念互相配合,發揮集體的力量。否則,大量的資料發出來,邪惡沒有除掉,資料世人沒看到,卻被邪魔看到了。這樣就達不到救度眾生的目地。

我還知道有同修曾堂堂正正的在高校發資料,這是某高校的保安告訴我的。同修把資料夾在超市的宣傳紙中,從容不迫的向學生發送。而且那些保安看到也不去管他,視而不見。我覺的這位同修很可敬,穩如泰山,這是修煉境界的體現。當然,我們不能簡單的模仿表面的形式,這不是強求來的。每個人都應理智的、智慧的,根據自己的能力和環境去做。

另外,我們也可以大量收集高校中教師、學生的電子郵箱地址,通過安全的渠道,發送到明慧,讓海外弟子從網上發送資料和破網軟件,這樣裏應外合、相互配合,一起除惡,救度眾生,就不信良知喚不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