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惡黨因素的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1日】看了明慧週刊227期《提防惡黨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手法》後第三天下午4點多,突然接到一個奇怪的電話。

「你是哪個?」我問。
「我是二區居委會。」(我市沒有二區)
他接著就問:
「你是不是×××?」(名字第三個字錯了)
「×××是不是你愛人?」(名字又說錯了,但丈夫已被迫害致死)
「他有一個弟弟在台灣吧?」(我有一個哥哥在台灣)
「你們就這個電話嗎?還有別的電話嗎?」

我警覺一直沒有出聲,只是「嗯」了一聲,電話就掛了。其實惡黨的特務對我的情況非常了解,在2000年7月國安局抄家時不僅收走了大法書、師父講法錄音和資料,還收走了我家的家庭大事記錄本。這次來電話一定是想錄製我的聲音,從而達到監控我的行蹤,我與誰聯繫,在甚麼位置,從而達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

過了幾天,先後有6次接聽電話都沒有人講話,我叫另一個人接也沒有人出聲。這就說明惡黨不死心,還想來錄音。大法弟子是理智、智慧神通的,怎麼能由著邪惡干擾我們學法、講真相和日常生活呢?於是我加大了學法發正念的力度,思想高度集中,純淨思想,請師父加持,調動神通,破除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解體惡黨的電話監控錄音的邪惡念頭!

好了一段時間,電話又出現7天不能通話的奇怪現象,「是不是手機壞了,買個新的吧!」兒女提議。我覺的我的手機用了幾年了,是大法弟子的法器了,怎麼會隨便壞呢?我想一定是我還有甚麼執著心沒放下,思想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

深挖細想,回想自己從50年代就申請入黨,但因為哥哥在台灣的問題不但多次申請沒批准,還因此把我列為政治鬥爭的對像。每次政治運動、政審都是立案對像;逢年過節都是單位的監督注意重點。這一點一直讓我憤憤不平,修煉大法後心裏一直還有芥蒂。舊勢力就利用我這個人心、怕心進行電話監控和錄音,明白這些後我從思想深處拋棄為我為私的怕心,放下對情的執著,加強正念正行,鏟除干擾迫害大法弟子、干擾手機的邪惡爛鬼。發正念之後手機一切正常。

感謝師父慈悲,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來,又一步步教導我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想到這我經常是淚流滿面,再艱難困苦我不怕,時刻提醒自己「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洛杉磯市講法》),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

寫的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