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麗霞被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的詳細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8日】白麗霞(Bai, Lixia),女,1955年生人,文化:中專,工作:雞西礦務局機電廠電機車間試驗員,家庭原住址:雞西市雞冠區躍進委機電廠住宅樓。迫害致死時間:2002年2月28日,時年:47歲。

白麗霞

雞西大法學員白麗霞,1997年患乳腺癌曾兩次住院,做過乳腺切除手術,生活不能自理。在對生命的絕望的最後時刻,沒想到法輪大法在1998年5月救活了她,使她成為健康人,在生命的長河中開始了新的進程。她指望著後半生好好修煉,好好工作,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中共惡黨又把她推向了死亡,她的最終願望是揭露邪惡,講清真相,證實大法。這個願望在她被迫害致死4年後的今天終得實現,但願白麗霞的在天之靈會有些許的安慰!

1997年,白麗霞身患癌症,這對她來講猶如當頭一棒。難道自己只有在痛苦中了此餘生?此時她覺得精神上的打擊遠比身體上的病痛要大得多。她對自己能否繼續生存下去產生了絕望的念頭。

白麗霞是幸運的,1998年5月,她毅然把醫學判了「死刑」的自己交給了法輪大法。得法修煉後,身體得到了迅速的改變。她全身開始有了活力,愁眉不展的她整天樂呵呵的,她迅速康復的身體驗證了今天的實證科學以外還有超常的科學。同修們出遠門去洪法,照顧她逐漸康復的身體,不讓她去,她卻一定要去,因為她知道自己是個最有說服力的人。她想到還有很多的人被疾病折磨著,她有責任把法輪大法告訴更多的人。一次同修們去十多里外的商幹校(烏拉草溝)洪法,來回近20里的路程她都是徒步走下來的。

白麗霞能上班了,她身體的迅速變化使一些對功法效果半信半疑的人走了進來,其中有一對是患癌症的母女倆。

1999年7月20日中共惡黨對法輪功開始了邪惡的迫害,修煉人暫時失去了煉功的環境,在地方政府沒有人接待上訪的情況下,她毅然在7月21日到省城哈爾濱上訪,被警察劫持到黑龍江省體育館,她向警察現身說法,那些警察們聽了很受感動,告訴她:這個事我們也管不了,你們上北京找江澤民吧,是他不讓煉的。

7月23日白麗霞從哈爾濱回到雞西,8月份她組織了很多同修看了電影錄像──《耶穌傳》,堅定了好多同修在邪惡環境中的正信,幾天時間走了一大批學員進京上訪。8月底白麗霞與其他十多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對億萬人民、國家、社會和家庭的好處。

白麗霞走後,她的住宅樓附近布滿了盯梢的崗哨,白天由雞冠區躍進委的社區主任孟秀敏帶領多人在樓周圍盯著,晚間換上派出所的片警們繼續蹲坑,欲等白麗霞一回來就立即抓捕。

1999年9月白麗霞在北京證實法輪大法期間和其他同修一同被抓,惡警們把她們12個人用繩子一個個連成串綁在一起,當路過天安門的時候,白麗霞和同修們向非法押解她們的警察說:你們抓我們這些好人,讓我們這樣走過天安門廣場,國際友人們在看著,是誰敗壞了國家的形像?你們不覺得丟盡了中國人的臉嗎?

1999年9月30日,雞西市雞冠區向陽派出所所長劉鐵夫指派片警李笑遷與機電廠「610」辦公室主任崔萬義去北京於10月3日將白麗霞劫持回雞西,她身上帶的2400元錢被雞西公安的惡警搜走,家人多次索要至今仍未歸還。並將其關押到第二看守所11號監室,惡警逼迫寫悔過書,白麗霞不寫,惡警們揚言不寫就把你「勞教」。之後又轉到第一看守所9號監室繼續迫害。

在監室裏,白麗霞流著眼淚對身邊的同修和其他嫌犯講訴著:學法前我病的甚麼活都不能幹。我在房間裏看到對面樓上的家庭主婦們進進出出做家務,我羨慕極了,心想我甚麼時候能像她們那樣輕鬆愉快的做家務該多好啊。想不到的是煉功後我的願望實現了,我怎麼能放棄修煉呢?「真、善、忍」哪裏有錯呢?我去北京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都有這樣的煉功機會,有個好的身體和心境。

1999年12月26日白麗霞被公安機關非法勞教二年送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雞西一同非法勞教28人),遭受了極其慘烈的迫害。剛去時她們睡在水泥地上,鋪在身底下的塑料布早晨起來時下面是一層水珠。因當時萬家勞教所實行大面積「轉化」,對新送進去的煉功人互相不讓見面,單獨包夾,欲達到逐個轉化的邪惡目的。

2000年10月,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追隨惡黨的邪令,動用酷刑想以此提高轉化率撈取政治資本。 10月23日,惡警成立了所謂的尖刀班,把白麗霞等7名大法弟子集中起來進行迫害,惡警們親自與普通勞教人員把白麗霞從樓上拖到樓下暴力毆打。女惡警孟祥芝還在白麗霞起了滿身的膿包疥的痛苦之時強迫她超負荷勞動。

2001年1月份,白麗霞被分到十二隊,那裏更加邪惡,正月初八那天帶著電警棍、全副武裝的男女惡警們把他們認為能起鼓動作用的20多名大法弟子都集中到的大操場上,它們讓大法弟子迎著寒風站在冰天雪地上很長時間,這些大法弟子被送進了特管班,惡警叫囂,誰不轉化也不行。她們被強行帶到食堂去單獨過篩子迫害;在監室的100多人也照樣實施邪惡的手段強行轉化,惡警隊長張波叫白麗霞出來(到監室外面),白麗霞沒有動,當天晚上它們繼續整治大法弟子,一男惡警把白麗霞打了,問白麗霞還煉不煉?白麗霞說:煉!惡警們就又打她,瘋狂的無理智的惡警們把堅定不放棄自己信仰的修煉人通通用手銬銬上綁暖氣管、蹲廁所,懸空吊在窗櫺上方的鐵管上,對身體已經很虛弱的白麗霞也不放過。終於,白麗霞被惡警折磨的倒下了,但是她仍然和大家一起絕食反迫害。正月十五元宵節在冒著熱氣的一碗碗煮元宵面前,大法弟子們忍飢挨餓沒有一個吃的。十五剛過惡警們把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的白麗霞送到了萬家醫院。這時白麗霞已經吃不下任何東西,渾身疼痛,常處於昏迷狀態,而且便黑水,1米70高矮的她瘦的不成樣子,當時她已被非法關押一年多。這期間,萬家勞教所有的惡警聽說白麗霞煉功前得過乳腺癌,他們不信,特意到雞西調查。當看到白麗霞的生命已經垂危,怕擔責任慌忙通知白麗霞單位接人。

2001年2月9日由雞西市機電廠保衛科科長高弘和司機吳德和把白麗霞接回雞西,千里之遙一路上白麗霞沒吃一口食物,只喝了半杯水。

由於惡黨的迫害不斷的升級,雞西的形勢照樣非常邪惡。白麗霞回到家中,沒過上一天消停日子,部份家人對惡黨的恐懼導致對白麗霞在生命垂危時仍不放棄信仰不理解、機電廠的上級單位雞西礦務局「610」辦公室對已經臥床的白麗霞再度施計迫害,礦務局政法委副書記、公安處副處長、「610」辦公室主任喬雲額(音)帶領多人到白麗霞住處搞電視錄像,誘導其按照他們教的說──法輪功不讓吃藥打針才造成身體這樣的。

對於惡人欲藉機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邪惡伎倆白麗霞當場進行了揭露,痛斥了他們的不法行為,白麗霞一五一十的證實了大法在自己身上的神奇效果,並嚴肅的告訴他們,如果沒有這場浩劫,不失去煉功的環境,勞教所不迫害煉功人,我的身體不會這樣的。

惡人對這次錄像進行了精心的後期製作,上電視後做了語音等方面的篡改後,在雞西地區進行了邪惡的造假宣傳,毒害了眾多的雞西百姓,他們在煉功人中也大肆宣傳,說甚麼「看看白麗霞都轉化上電視批判了……」白麗霞向家人和看望她的同修揭露了惡黨的一貫欺騙手段和造假宣傳。

2002年2月28日,白麗霞這個從生命的絕望中走向光明,卻萬萬想不到的是在雞西公安和萬家勞教所惡警的共同迫害下將一個只為做好人、煉就個好身體的人殘害致死,慟問蒼冥:天理何在?

在那次錄像中,雞西礦務局「610」辦公室的惡人向她的家人進行了邪惡的欺騙宣傳,致使一直為白麗霞跑前跑後並深愛著姐姐的胞妹白麗琴相信了惡人的話,在錄像中為姐姐做了反面宣傳。姐姐致死後的不長時間,白麗琴患了心肌梗塞,2006年7月10日早4點多突發大面積心肌梗塞,死在家門前的馬路邊;受到株連迫害的還有白麗霞80歲的老母親。

雞西地區區間號:0467.雞西市雞冠區郵編:158100

參與迫害的相關單位及責任人:(以●為追究法律責任的標記、請知情同修對待查人員的年齡、文化、家庭住址、電話號碼進一步查實,發到網上,並向以下單位及個人講清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雞西市勞動教養委員會(待查)
雞西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地址:雞西市雞冠區中心大街37號,
總經理室:2669270。
黨委副書記室:2659850。
紀委書記室:2669285。
●劉處長:雞西礦業集團保衛處
●喬雲額(音):雞西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政法委副書記、「610」辦公室主任,擬籌建的雞西煤業(集團)有限責任
公司歸口南山公安分局副局長(其它待查)
現單位地址:雞西市紅旗路向陽街,向陽派出所對面一樓,雞西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右側。

●雞西礦業集團有線電視台:2359807.(紅旗路10號)
●雞西市電視台:電台路11號、電話:2357518。
雞西市廣播電視局總機:2328154、2328123、2328192、2328865。
雞西廣電網絡公司:2328111。
微波站:2678906。
劉鐵夫 :雞西市雞冠區公安分局 向陽派出所(待查)
孟秀敏:雞西市雞冠區躍進委社區主任現已退休(機電家屬住宅61號樓2單元)
雞西市雞冠區躍進委社區電話:2386458
高鳳山:雞西市機電廠黨委書記,手機:13704680552。
●崔萬義:雞西市機電廠610辦公室主任已退休,宅電:2354406
●孫文憲:雞西市機電廠610辦公室。保衛科書記已退休,宅電:2367986。
李振義:雞西市機電廠610辦公室已退休(待查)
●雞西市第一看守所電話:2313110、2314110。
●雞西市第二看守所所長:董(待查)看守所電話:2324308、2325053。
●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所長:盧振山,(待查)
●副所長:史英白,現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任所長(待查)
●管理科科長:劉倫,現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副任所長(待查)
●七隊隊長:武金英現已調離在司法局紀檢科(待查)
●七隊副隊長:林順英、齊桂芝(待查)
●十二隊隊長:張波(待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