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同修趁夏天多往樓房裏發送真相資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6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去一個縣城裏的親戚家串門發現一個情況,住在樓房裏的人們要比住在平房裏的人接到的真相資料少,有的乾脆幾年來就從來沒有接到過真相資料,連基本真相都不知道,更別說是三退。尤其是住在看似封閉很嚴的小區裏面的更是如此。(當然,不可能都是這樣,可能只是個別地方)

我想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是因為往樓房裏發送真相資料相對平房不太方便的原因吧。尤其是冬天,北方的天氣很冷,單元門經常是關著的,外面的同修想要進去真的是很難。但是夏天就不同了,因為熱的原因,門經常是開著的,有的幾乎是整夜不關。即使一時關上了,只要同修留意,總能很輕易的找到進去的機會。但是夏天畢竟短暫,建議同修趁此機會多往樓房裏面發送真相資料。

看似封閉較嚴,有門衛把守的小區,可能對有的同修會造成一些障礙,其實也都是人心促成的。一個小區裏可能要有上百、幾百甚至更多的住戶,誰家沒有親戚朋友互相來往?而且時常會有賣房買房,新舊住戶的更換。住樓房的人都知道,無論是樓上樓下,還是對門,幾乎是互不往來,有的甚至是互不相識。所以誰又能在乎你是誰,誰又能在乎得了你是誰?只不過是自己太在乎自己罷了。

其實在樓房裏發送真相資料也不一定非得在晚上才行,有時白天更方便,可以大大方方的來,大大方方的走。但我覺的白天做的時候,隨身攜帶的資料不宜過多。不要覺的少,不值得做一次,其實也是人心,是修煉不夠紮實,不夠嚴肅的體現。認認真真的做每一份資料,即使使一個人明白了真相,那救的就不止是一個人,是一個世界,一個宇宙,而且一個人明白了,他就是個活傳媒,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

往小區裏發送真相資料,可以放在休閒的涼亭上、座椅上、外面停放在自行車上、每層樓的窗台上,但是最好還是直接掛在門上。因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用心的大小直接決定眾生對真相資料的接受程度。往防盜門上掛資料的確沒有農家院的大門方便,但是只要用心還是可以做的到的。小的、薄的資料可以放在自封袋或其它包裝袋裏,用一小塊薄的雙面膠粘在門上即可。大的,厚的資料,像九評就要多用點心了,比如我發資料時遇到的兩種防盜門,有一種是鑰匙眼帶封閉的那種,密碼對了才可以把封閉鑰匙眼的擋板拉開,鑰匙才可以插進去。用來左右拉擋板的是一個約半寸左右的小鐵棍,可以在此小鐵棍上做文章:把九評裝入自封袋裏,自封袋不要封口,在封口一側中間位置的下面用剪刀開個小口。把小口往小鐵棍上一掛即可。基本上是不會掉的,想要再牢一些還可以在剪開的小口上面再粘上一塊雙面膠。

還有一種,光禿禿的防盜門上,除了個鑰匙眼,只有一個門拉手,門拉手半凹在門的裏面,有約一寸深。往上掛是掛不上了。我是這麼做的,把小本九評塞在門拉手的裏面,小本九評要比門拉手寬一點,把九評稍折一點正好塞進去,裏面約一寸的深度足可以把九評固定的牢牢的。折一點也不會對九評造成任何損傷。

在回來時看到一種防盜門,門上更是光滑,除了一個鑰匙眼,甚麼都沒有。這種門我還沒有做過,不過我想用雙面膠也許可行。相信同修們肯定能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想出更好的辦法來,把發送真相資料這件事情做的更好、更到位,充份的體現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來。

而且我還發現一些小區都有大法弟子,但是有的同修不願意在本小區發放真相資料,要等外來同修發才行。也許還是有顧慮心吧。其實顧慮甚麼呢?怕別人說是你發的是嗎?其實邪惡鑽誰的空子並不是看誰做了甚麼事,而是看誰有沒有怕心。比如我地的一個上京證實過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很多方面都不錯,就是不願意發資料,三年前的一天她突然被綁架,家被搜查,至於邪惡為甚麼突然襲擊並不是太清楚,我只知道,在綁架她的前一天,我們本地別的同修發了約二百份傳單。還有一次,兩年前兩批同修去外村做資料,一批同修心態較穩,很快做完回來了。他們做完後就被壞人發現了,邪惡到處找發資料的同修,很快找到了另一批怕心較重的同修,拿的資料還沒來得及發,就被抓住了。回來的同修第二天才知道發生了甚麼。我想走過來的同修都深有體會:只有去掉怕心,堂堂正正的走出來,溶入法中才是最安全的。

而且能夠和你住在一個小區,或是一個家屬樓的,就是和你非常有緣份的人,是你生生世世的親人。他們億萬年的等待,生生世世的輪迴,等待的就是此時你能救他的這一刻,可是你在幹甚麼呢?還在抱著自己的執著,浪費著轉瞬即逝的光陰。難道非得等到真相大顯時,品嘗過那種深深的痛悔後才能醒悟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