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瀋陽資料點停止製作常人媒體資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7日】6月以來,瀋陽地區部份學員開始向世人散發「六四」真相──書籍《最後一槍》和兩張同名光盤(上下集,新唐人電視台和良知基金會錄製的節目),並在學員間廣泛流傳、談論,有學員說「對揭露惡黨有幫助啊」,有的說「配合『六四』這段時間發一發」,有的學員說「新的,可好了」。一些家庭資料點和個人資料點也開始複製,持續至今。如果是用個人名義發,不屬於這裏討論的話題;但如果你是用大法弟子名義去講真相、發資料,我們認為這是不合適的。師父正法中要救度一切眾生,不計眾生過往之過,只看其現在對大法的態度。「六四」是常人社會中的事,六四涉及到的人我們就不救了嗎?就要把他們推出去嗎?常人議論常人中的事,個人怎麼說都是個人觀點,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就要考慮全面,以能最大限度救度一切眾生為目地。

以剛才提到的「六四」真相為例,此光盤和書籍主要是講述作者個人及其宗教信仰,提到反對惡黨,也是從這些角度講的。這裏不是評論常人如何,是說下載、製作此類資料與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要求有很大差距,不適合作為我們的真相資料發放,而且光盤封面上明確寫著「六四真相」。

師父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說:「社會上的一些民主人士啊,包括「6.4」的一些個人哪,都對邪惡的暴政不斷的進行抨擊。人權和信仰自由這些方面也是他們所提倡的,他們在這方面的抨擊也對揭露迫害法輪功起到了一些正面的作用。這樣來看,他們與我們在這一點上都是共同的,那麼我們有些學員也想要站在這些個角度上去講一講。其實大家要冷靜,冷靜的分析分析大家做的事與大法、與證實法有沒有關係。有關你就去做,沒有關係你就不要去做,永遠你都不要迷失。」

大法弟子注重自身修煉、走正路,才是對自己負責,才能使不明真相的眾生得救。否則不但浪費寶貴的正法修煉的時間和資金、精力,達不到救度眾生的目地,同時也助長了常人心,干擾修煉。這個問題網上各地交流文章已經很多了。另外,在講清真相、救度被惡黨謊言毒害的世人這方面,明慧網上已有各種資料。我們時不時的製作面向常人的媒體上的資料,是否有人心在膨脹或者沒有搞清正法進程對我們大陸大法弟子講真相的要求是甚麼呢?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同修自行查找、編製的資料,最好先盡心盡力的編寫好、編製好,有條件的可以幾個人一起討論定稿,然後再發到明慧網把關發表後,然後再下載製作。假如沒有發表,絕大部份情況下是說明存在問題,這時就不能私下大量印製,更不能作為真相資料交給同修發放。畢竟我們不是證實自己和幹事,是修煉。

如果把大法弟子比作治病救人的醫生,眾生是等待救治的病人,那麼我們今天發現了一種新藥,給病人試一試,明天又弄來一種新藥給病人用一用,不管患者得的甚麼病;或者是患者要甚麼藥就給甚麼藥(病人並不知道如何治好自己的病),想想結果會怎樣呢?一名負責任的醫生不會憑自己的興趣拿病人做試驗,而是珍惜和愛護他們,使他們真正得救。我們不就是要做一名良醫、神醫嗎?另外,大法弟子也不需要去跟常人的甚麼形勢,常人的形勢跟上了,正法的形勢我們跟到哪裏去了呢?

也常聽到學員說「他們(指選資料、做資料的)怎麼這樣幹啊?」「我哪知道這資料不是明慧網的呀?」、「都做出來了,湊合著發吧」,說過之後就不管了,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平時我們總說人人都是資料點、人人都是負責人,今天誰能說自己沒有責任呢?取來的資料我們看了嗎?用法對照了嗎?不是有學員經常問資料點「有沒有新的」嗎?聽到「下一批資料是『六四』的」時,非常高興和期待嗎?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要求提出幾年了,我們自己做的怎樣呢?聽到看到不對的情況,及時指出、交流了嗎?

記得幾個月前,輾轉收到大東區一位同修寫的短文,大意是「給真相資料提意見」,看後發現文中提到的真相資料沒有一個是明慧網上的,查了一下,有的是媒體的傳單,還有的小冊子在網上查不到出處,估計是同修自己編輯的,其中「人心與因果」一欄講的是惡首的兒子得了甚麼病。當時以為不是普遍現象,就放下了。那位同修可能不知道這些資料的來源,可是他(她)很負責的提出了問題。同修文章裏,是那顆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的心。我們要都有一個以法為師、為當地的正法形勢負責的心,就會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損失。

其它的不重複了,明慧編輯部《警戒前車之鑑 重視修煉 跟上正法進程》和《就目前遼寧東港地區存在的問題與東港同修緊急磋商》一文,也很適合當地的情況,請大家重視文中提到的問題。

希望仍在製作此類資料的學員冷靜下來,也希望我們今後都能重視學法和在法上提高,讓當地的正法形勢有所改觀。

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