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真相的方式和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5日】邪黨經常以保甚麼節日或開甚麼大會的安全為由,大肆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這是自99年「7•20」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來邪黨慣用的伎倆。前一陣子,上海邪惡勢力就借「上海國際峰會」,肆意抓捕了幾十位大法弟子。

從《明慧網》上我們也看到一些同修是在超市發傳單、講真相時被惡人告發而被邪惡抓捕的。對此,我心情很沉重。在此,我想談談自己發傳單、講真相的經歷,共同探討安全有效的洪傳大法,講清真相,促「三退」的好方法。

做證實大法的事時關鍵正念要強。2004年夏天一個晚上,我與老伴帶著真相傳單(用一種帶封口塑料袋包著)順市場上市郊一路發放傳單。出發前,我倆發一遍正念,然後作分工:老伴幫我查看四週情況,我挨家發放;若發現情況,老伴發信號,我就暫停,等情況消失後再繼續發。這樣相互配合我們可以順利發完傳單。

這天,由於自己性子急,嫌走路太慢,就對老伴說了聲「先走了」,騎自行車去發傳單。當我向一市場露天攤位剛伸手放傳單時,突然發現有人蹲在攤位夾板中看著我,我心略一驚,心想這人真怪,不納涼呆在那幹嘛?難道是蹲坑惡人?我抽回手離開一段距離後,在其視線以外繼續發我的傳單。到了一家塑料廠大門前,我見門衛在屋裏看電視,就準備往大門邊一排自行車的車筐裏放傳單,突然又想等返回來再放吧。手在空中一劃之際,我扭頭發現在五米開外的暗處蹲著兩個人,正盯著我的舉動。我若無其事的又騎上車向郊區去了。到郊區,我又挨家發傳單,突然,我的小靈通響了,原來是我的女兒給我來電話。我下車與女兒通話時,一個人從後面冒了出來。心想,剛剛沒見有路人呀!那人見我鎮定自若的在講話,就慢慢從我身邊走過去了。待我騎車回返時,那兩處蹲坑的人都不在了。我馬上和徒步的老伴分析情況:是否惡人發現了我們發傳單的習慣路線想守株待兔?下次應該改另外方式方法發了。今天有性急之漏,差點被惡人鑽空子;正念讓我機智應對,也是師父的法身在關鍵時刻用各種方法提醒了我,才使我避免危險。

我第一次發真相資料是在2000年初夏。有個同修告訴我,有人怕心重,想將同修從遠道送來的一包真相資料燒掉或扔到垃圾箱保命。我聽後說:這是同修們冒著被抓、被判刑的危險製作出並送來的真相資料,這也是大夥從牙縫裏省出的錢印刷刻錄的資料,哪能想毀就毀了呢!?然後,我將其中六張光碟放進衣袋,沿著回家的路將光碟放在朋友家窗台上,放在老幹部活動場所的水泥凳上,放在IC卡電話亭裏,放在住宅樓下的自行車車筐裏。第一次發放真相資料,讓我又緊張又興奮。只後我利用下班到同修家玩的機會,分次分批的將一包數百份資料安全發了出去。

我講真相很注重方式方法。因知底細,對親朋好友講真相常常是單刀直入的講。我將從各處網站上看到的故事、消息背下來向他們講,一般效果較好。對不認識的人,我基本上採取一對一的講,利用自己懂一點中醫藥的專長,抓住人們求生求平安心理講真相。例如我說:「你肩痛的厲害吧?」「你咋知道?真神了!我花了幾千元,吃藥按摩都不見好。咋整呀?」「有一種既不花錢,又好使,還保你平安的方法。某人得絕症,用用就好了;某人得……。」對方急不可耐了,我掏出護身符與講真相傳單給他,對方十分感激。

今年年初三,我從北方到上海去朋友家賀年,就用這方法向朋友的鄰居、四川打工者單獨講真相。他們聽後,領來一家親友十幾人聽我講真相。其中一位講:「我們四川老家有親友也煉法輪功,但她不會講這些,再加上我們害怕有人舉報,也就不聞不問。所以我們對法輪功不了解,還對法輪功有誤會。聽你講這麼多故事,原來法輪功那麼好呀!」於是,我就把護身符與退黨傳單給了這一家親友。他們像接壓歲錢那麼高興。其中一位講:「我打電話告訴小兒子……哦,不可以,有惡人會監聽,對!我馬上回四川老家,讓我小兒子也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2004年春末,那時我女兒早已大學畢業並上班兩年了,我手頭一寬鬆,馬上買了台電腦,學習《明慧網》上同修們發表的發傳單、講真相方法和破封鎖安全上網的經驗及教訓,從中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保護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洪傳大法、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先試著將自己的雅虎電郵網址打在動態網的「電子郵件訂閱」訂閱破網IP方法,過幾天海外大法弟子給我電郵箱發來了一套破封鎖上網方法,心裏十分高興!隨後,我將親友的電郵網址打入訂閱欄中;我女兒從單位搜集了不少同事和朋友的電郵網址,我都一一將這些電郵網址打入訂閱欄中。電郵網址收集多了,我嫌訂閱欄只能一個個訂閱,太慢,心想:若能群發就好了。我在多日上網後發現了新大陸,原來《明慧網》上有「網頁投稿」欄目,我馬上將一堆電郵址匯總給咱們的網站,這樣,可讓海外的大法弟子用這些網址,向大陸網民發送講真相、傳大法、促三退的電郵了。後來,我又嫌女兒搜集的電郵網址太少了,就利用休班時間,上網搜集電郵網址、電話號碼,傳真號碼、QQ號等等。這樣,一天搜集並匯總給《明慧網》約百多條電郵網址,最多的一天匯總近一萬條。

我還把這些經驗帶到上海市同修那兒。我認為,上海人生活條件優於其它城市,1300萬人口約有100萬台電腦,利用電郵網址傳真相不需花甚麼錢,這可以節約許多資金與人力;上海大、中院校不下2000所,每個院校都有通訊錄,而且網上歷屆校友錄的人數更為可觀。每校平均1000人的話,2000院校就有2百萬個電郵網址。我對上海同修說,上海的大法弟子利用各種關係想辦法把各院校「通訊錄」的信息拿到,那這兩百萬網民也許就有希望了。

當然,面對面講真相、發放真相資料、掛橫幅等各種方式也是必不可少的,都能起到不同的作用。一位上海同修講,有的同修生活很困難,但為省出錢來印講真相傳單,為了救度更多的世人,寧可就著腌蘿蔔乾下飯吃,也要把錢從牙縫裏省出來。同修們真的很了不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