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學生的心裏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3日】我是一名已參加工作兩年多的大學生,也是公務員,還不是修煉人。在讀書時期,因成績較好,先後經老師發表填寫後加入了少先隊和共青團組織的。我一直就忠厚誠實,從不願說假話,做事踏實,謙虛穩重,不願自誇,為人厚道,樂於助人,從不亂發脾氣;遇事對錯,從不願去爭鬥勝負;討厭煙酒賭博。

我爸爸和媽媽都是96年開始學法輪功,一直堅修「真善忍」的。他們歷來對人對事都很正直善良,都是好人。我是爸爸媽媽都很酷愛的一個「獨龍」。前些年我只顧努力讀書,不懂得過問家中大小事。後來我才慢慢知道,自99年7月20日共產黨江幫集團非法下令迫害法輪功後,從7月25日開始,媽媽已多次被片警非法騙去關押、洗腦,先後被共產惡黨、惡警騙去或綁架去,在派出所非法關押「學習」(洗腦)兩次20多天,又和其他(他)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送到深圳市福田看守所非法關押洗腦迫害30多天。就連2000年6月我在參加高考時,我媽媽還被非法關押在深圳市福田看守所進行洗腦迫害。那時我爸爸還在上班,只是一個「地下學員」,是他向單位請了3天假,專門照顧我的生活、交通等等。結果,我已順利地考上了大學本科。對此,尤其是我爸爸特別高興!

我在上大學期間,我媽媽於2001年4月30日下午,被片警帶人到家中綁架我媽媽送到深圳市西麗女子教養所(現改為收容所,繼續辦洗腦班)至6月30日,非法關押洗腦迫害了60天。當時派出所惡警欺騙我媽媽說:「你們這次的資料不進電腦,以後你不再有事了」。結果邪惡「規定」不准法輪功乘坐飛機, 每到「敏感日期」,邪惡對她們都要全部抓起來。

我爸爸後來在2004年11月的一天下午下班後,利用業餘時間發點大法真相資料時,被一保安報警,被派出所惡警綁架,隨後將我爸爸非法送到深圳市福田看守所非法「刑拘」關押迫害了60多天,對此,邪惡的「深圳市勞教委員會」對我爸還「決定勞教一年」。後因我爸患有高血壓才給予「保外」。從2005年至現在,爸爸媽媽都已被迫流離失所。家中只剩下我這個堅持上班的孤單一人。

我爸爸在去年所謂「勞教一年」(保外)快要滿期時,因我爸知道派出所、街道辦都知道他仍是一名「堅定」者,他也深知派出所、街道辦的惡黨惡警一直未有放棄對我媽媽的迫害,派出所或街道辦惡人總是每一週至少要打一個電話或親自到我家中干擾,所謂查詢我媽媽「回來了沒有」?也順便「看看」我爸爸,其實是順便偵察一下,也就是看正在「保外」的我爸還在家沒有。我爸知道,既然我媽媽已不在家,如果自己在家不動,等到「一年期滿」時,可能邪惡不會放過他的,也會綁架他去「學習班」(洗腦班)繼續迫害的。於是我爸只好被迫提前一個月就順利出走了。今年初,我們家附近的一位法輪功阿姨,據說她當初不太贊成我爸提前出走,但是她這次在與我媽媽聯繫時,說到我爸時她說:「他這次提前走了還是對的」。

以前,我總是為了從爸爸媽媽的「安全」,家中的「安寧」考慮,歷來不贊成他們「去外邊」(散發真相資料)。為此,我爸爸每次都說服我,他總是說:「我們去外邊怎麼啦?一沒有發放任何公開反對誰、打倒誰的反動言論的大小字報,二來沒有幹任何偷、殺、搶、炸的大小壞事,怕甚麼?」可是說真的,他們也的確從來沒幹個甚麼任何壞事呀。可是共產惡黨和邪惡政府,邪惡公安惡警們,為甚麼要非法抓我媽媽(現在當然還有我爸)去「法治學習班」(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呢?共產惡黨至今仍要全國修煉「真善忍」和「法輪功」的人,都要所謂的「轉化」。當今凡是堅持修煉「真善忍」和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然而,任何一個國家,在任何朝代,任何社會時期,都必須以好人作為社會主體。可是,作為中國一個所謂的執政大黨,共產惡黨對中國社會卻不需要甚麼好人作為社會基礎。甚至還要求好人應「轉化」成壞人。這簡直是自有地球以來的一種天方夜譚。共產惡黨惡意要拼命挖掉自己執政本來應需要的社會基礎,那麼,毫無疑問,只能充份證明共產惡黨已正是在一天天的自己消滅自己。

過去我從不關心法輪功,也從不願看、聽甚麼「真相」。父母怎麼講,我都不願聽。唯獨就是相信所謂的「科學」。但我不管怎樣,我都不會去辱罵法輪功,而且還把我父母原剩下的有限法輪功資料,早已安全轉移存放到我的好同學家去了。自我父母都已流離失所後,我家附近一直有一位很好的「法輪功阿姨」,她時不時就要來看看我這個我爸常叫的「冷鐵板一塊」。阿姨總是要向我講「真相」。前不久,我總算好賴聽了一點。聽說天要滅中共,我怎麼能做共產惡黨的一個陪葬品呢?所以我已在「大紀元」鄭重聲明辦了「二退」。而且,聽說中共退黨已超過1100多萬人。幾年來的社會無數事實證明,我應該相信「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在此,我也希望深圳和全中國那些若干的「冷鐵板一塊」,能夠早日熔化中國人的心!相信未來的中國,一定是美好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