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看守所22天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9日】2002年2月6日,我踏上了去北京的護法歷程。那天,天氣混昏,刮著大風,當我走到金水橋時,看見很多國內外遊客到故宮遊玩,我快步走到那些人跟前,拿出橫幅,看了一下反正,高舉過頭頂,高聲喊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此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好像就我一個人似的。

不一會,過來幾個武警搶我的橫幅,我不給,他們上去拽住我的頭髮,連打帶踢,嘴裏不停的罵著髒話,接著我又喊了一句:「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把我拽到警車裏,我盡我的能力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但不聽,還打了我一個耳光,把我拉到天安門派出所,搶走我身上帶的兩個橫幅,接著給我照相,我不配合,臉對著牆,四五個人把我摁到地上,有的腳踩,有的拽頭髮,強行照相,然後把我關進鐵籠子裏,裏面已經關了幾個同修。

那天他們不讓我們吃飯,到晚上邪惡的警察把我們8個同修兩個人戴一付手銬,裝到車裏,轉移到東城區看守所,然後分別提審。

提審我時,問我誰叫你到天安門來的?橫幅是誰做的?家是哪的?我堅決不配合,接著他們又把我關進一間15個人住的牢房,在樓道裏它們把我的衣服脫光,連頭髮都檢查一遍,強行洗冷水澡,並收走我的衣服和幾十元錢,只剩下內衣和內褲,他們讓我穿號服,我不穿,一個叫程梅(女)的管教就指使犯人對我進行辱罵和毆打,我還是不穿,他們也就沒有辦法了。

後來,我開始絕食抗議對我的非法關押監禁,他們就給我灌白菜湯,10幾個犯人用牙刷,梳子把撬我的嘴,我一口一口的吐血,10幾天以後,他們把我帶到醫務室,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你們不要這樣迫害我。他們檢查身體,化驗尿,量血壓,過了一會,醫生叫了幾個犯人把我摁到椅子上,從鼻子裏插胃管輸鹽水,反覆折騰,簡直是疼痛難忍,我心裏就對這群施暴者發正念。

第二天,他們把我摁到床上在腿上扎了8根電針過電,醫生還說:「不吃飯給她開開胃」。還有一次,他們把我綁到床上戴上手銬腳鐐,給我輸一些不明藥物,在我身上找不到血管,就到處亂扎,他們還說:「就當作是紮橡皮人。」

在輸液的時候,有一個20來歲的女孩看著我,我就給她講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她明白了真相。有一次一個叫馬玉容(女)的管教給我戴上手銬,把我用警車帶到公安醫院,說是給我檢查身體,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想做甚麼,最後說:「你沒有錢,有錢花就好好伺候伺候你。」

在東城區看守所迫害我的惡人有:吳波,馬玉容,程梅。

我在北京看守所絕食整整22天後,縣公安局的劉××和看守所的××把我接到縣看守所,劉××提審我,我決不配合它,他看我實在不「轉化」,就一次一次的向我家勒索錢,我的家庭條件不好,我丈夫把家裏的糧食和宅基地賣了,還向親戚朋友借錢湊足一萬二千元,劉××向北京交了四千,其餘的××都貪污了,後來在縣看守所又給我檢查身體,我發正念不配合,很令他們失望,就給我辦了保外就醫,取保候審。回來後過了幾個月,劉××又向家裏勒索了700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