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線索:長春醫大二院一天內供四活體腎,腎源何處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7日】中共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血案曝光後,我回想起2003年9、10月份先後去長春看望朋友換腎時,親眼目睹的一些怪事,我把它揭露出來。

我去的這個醫院坐落在郊區,當時剛新建不久,周圍沒有圍欄,前面一大片理石地面,是新鋪的,顯得很空曠,醫院周圍沒有其它建築,在遠處有幾棟新建的住宅樓,當時連一個正規的大門、牌匾都沒有。據我的朋友講這是長春醫大二院,是「聞名」東北的腎移植中心。

所謂的聞名:一、腎源好;二、配型快;三、成活率高。泌尿科主任、副主任分別是教授、副教授。據講此移植中心科室是這家醫院創利大戶,醫院給予特殊待遇。科主任配備了豪華專車。

九月中旬的一天,我的朋友到這家醫院換腎。預訂10點手術,我也按時趕到了。在腎源送到之前,泌尿科住院處走廊兩側,站著十幾個人顯得很著急,醫護人員在人群中穿來穿去的做接腎後的準備工作。

約晚點二十多分鐘後,送腎車到了,一個醫生從處置室內走出來,手裏托著不鏽鋼托盤裝著的兩顆腎走到我朋友面前說:「這腎是剛從活體上取下來的,還不到一個半小時,兩顆腎是一個人的,非常健康,其中一個準備給你換上,另一個腎是給電梯門旁那個女的。」

因為我第一次看到人的腎,很新奇、往前湊了湊,兩顆腎大而新鮮好像還微微的動。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吃驚了。誰能把兩個健康的腎都捐獻呢?除非是「死刑犯」,那麼,執行時間能根據醫院換腎需要時間而定嗎?況且還要配型?我當時就百思不得其解,只覺得怪怪的。

半個小時後,電梯門旁那個女的進入了手術室,我的朋友在等待護士傳叫。不一會,一個醫生走出來對我的朋友說:「腎型不太符合,給別人用了,你十天以後再來吧……。」我的朋友半年多透析後,身體異常虛弱,做不上手術很沮喪,無奈只能再等十天了。

十月上旬的一天,我朋友的妻子打來電話:換腎手術已經結束了,這是手術後第六天,尿還很少,很著急。我又乘車趕到醫院。由於朋友家裏的人日夜守候很疲勞,所以我看護兩天讓她們休息一下。

第一天,隔壁病房的一個人捂著腰走過來,自我介紹的說:我也是黑龍江的,是大慶市的,他看了一下我的朋友說:「我倆換的腎是一個人的,我昨天就下地了。」他又指了指另一個隔壁的病室講:「那個男的和一個女的也是換上了一個健康人捐的雙腎,都是一天做的,也能下地了,就差你了,努努力呀!」他鼓勵我的朋友。

我更驚訝了,一天做了四個手術,用兩個健康人的四個腎?他接著說:「光我們大慶上半年就有六個換腎的,下半年又有兩個了。除了雙休日基本上每天都有換腎的。夜晚只要走廊裏有幾群人在等候,就有幾個換腎的……。」我觀察了兩天確實如此。這麼多人換腎,腎源在何處?送腎車從哪裏來?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就可以把新鮮的腎送到,腎源能在甚麼地方?我當時只是奇怪,只將所遇到聽到的這些蹊蹺怪事跟家人講了。

當中共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案曝光後,一個老軍醫揭露全國有36個以上這樣的集中營後,其中吉林最大的集中營達12萬人之多,我當時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全部解開了。

長春醫大二院牟取暴利的腎源在何處?我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此事,徹查該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