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家都沐浴在師父慈悲的佛光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5日】今天是7月15日,是偉大的師父來郴州傳功講法12週年的紀念日。在這個眾生歡呼、沐浴佛恩的日子裏,我們更加想念慈悲偉大的師父!師父,您辛苦了!弟子們多麼希望您能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

我是96年得法的,有幸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感受著師尊的無比洪大的慈悲,使一個面臨破碎的家庭轉變為令人羨慕的家庭。

得法前我是一個對名、利、情很執著的生意人,通過這七年來學法,修心、遇事向內找,做事先想到別人,與人為善,所以在我們市場裏的生意伙伴和我們鄰居也都知道大法好,有些主動向我要書和「三退」,我的丈夫更是逢人就說大法太好了,因為他看到煉功後的我和煉功前的我完全不一樣了,也看到我和兒子的身體,得了法後的神奇實在是太多了,下面我就舉幾個事例:

1、 我沒得法之前,脾氣很不好,總跟別人吵架,也經常和丈夫發生矛盾。由於多次墮胎,導致後來沒有身孕,修煉大法三個月就懷上我的兒子。
2、 我原來經常出現頭昏腦脹的,還經常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去醫院檢查沒有結果,吊兩瓶水後,隔不久又是這樣,修大法後再也沒出現了。
3、 我兒子一歲半的時候,發高燒,燒的滿臉都通紅,手摸都好燙,連拉帶吐,又吃不了東西。他爸說趕緊上醫院,孩子堅持不去,便要我讀《轉法輪》給他聽就會好,結果到第二天,讀了一上午《轉法輪》給他聽就全好了。
4、 兒子二歲半時,去我哥哥家,哥哥的摩托車放在門前,他的兒子三歲去玩摩托車,差一點就壓住他了,當時只有我兒子一個人在場,他看了馬上去幫我姪子的忙,然而我姪子看到我兒子去了,就趕緊跑開來,摩托車一瞬間倒在兒子身上,導致他頭裂開大出血,等我看到滿身是血的兒子,我含淚說:「兒子我們不怕,沒事,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我們有師父在。」到醫院縫了九針,幾天後就好了,當時是夏天。後來他自己對我說:「如他不去幫我姪子的忙,姪子就已經死掉了。」我問:「你就不怕死呀!」他說我有師父,還有法輪了。聽後我很為這小弟子懂得為別人著想而感動。

第一次是我一人去北京證實法的,剛下火車就有人檢查旅客隨身帶的行李,全部都要打開檢查,我袋裏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和標語,我說:「定」,他就沒拿我的包,這樣我就來到天安門,把不乾膠貼在人來人往的天安門洞,心想好人看得見,壞人永遠看不見,一直到把所帶的真相做完才回家,我從沒去過北京,要是以前我最少要玩幾天,正如師父說:「難得歡心看風景」《洪吟(二)•留意》。一到家,我兒子說,媽媽快給師父燒香,謝謝師父,他說他看見師父坐在花朵上,並告訴他你媽媽快回來了。這樣我更加堅定助師正法的決心。回來不久,我就叫我的丈夫同我一起去,他那時還沒修大法,但來過我家的同修都說他,不修道已在道中。他開始不很願意去,他說你去我不反對,我也去店子就要關門,又要出費用。我說護法對一個大法弟子來說是功德無量,你關門到時說不定能接大生意,等他想好去的時候,這天真的接了大生意。到了北京,每條大街小巷,到處去貼不乾膠和掛小條幅。4歲多的兒子也和我們一起從早上6點多鐘一直到下午6點鐘,有人看到我貼不乾膠,就說是那個穿紅衣的人,我兒子馬上撿到一個小旗搖來搖去說:「烏鴉遮太陽,烏鴉怎麼能遮得到太陽呢!」這時把視線引開來,人家就沒追我了,直到把所帶的全部貼完後才回家,回來到車子上像睡著,又不像睡著,就感覺我和師父同坐一起,我很高興,我說師父,我終於能夠和你坐一起了,師父笑了,把我帶到一個地方,地上全部是尖尖的石頭和沙子,好像是看我敢不敢坐,心想在這地方打坐,褲子都會鑿穿,馬上又想到不怕,我立即盤腿一坐,真像師父說的,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的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後來師父又好像叫我看,還有三分之一的同修不敢過來,等我再回過頭來叫:「師父!師父!」坐在我旁邊的丈夫說,你叫師父幹甚麼?我把事情說給他聽,他說如果不親眼看到我和孩子能這樣,他還不敢相信呢。

六、 兒子今年8歲了,經常帶一些同學到家裏來玩,告訴她們盤腿和勸她們退隊,結果他們同學又告訴她的好朋友也退隊,在回家的路上和大哥哥退,學法認真,四個整點發正念也很強,在學校升國旗時,他請師父加持,讓國旗升不上,他爸說:你講假話。他說:本來就是這樣,我們師父說了,說出來的話都得是真話,我才不會說假話呢!

七、 女兒今年4歲多,滿月的時候,就一直給她聽師父講法,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做大法的事,從早到晚都很少聽到她哭,由於另一同修被抓,她把我說出去了,惡警要我到派出所去,我抱著4個月的女兒在路上和她說:我們不能配合邪惡,邪惡不能把我們帶走,我們請師父加持,大法還有好多好多事我們要做。結果到派出所後,我女兒總是哭個不停,一下大便,一下小便,使得派出所那個人問我兩句,我全盤否定後,他就叫我走了。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平安的回到家裏。由於種種原因,我把4個多月的女兒給鄉下婆婆帶,直到今年才把她帶回來,剛到家,誰說一句話,她舉著手就打人,好多好多很不好的習慣,後來看到我們煉功,她說她要煉,還說昨天睡覺看到好多人煉這樣的功,我本想讓她大一點再教她煉,就這樣她和我們一起就把五套功法全煉完,打坐也是雙盤,動作還基本準確。背《論語》也還沒教,有一同修要她背,她可以背一半,《洪吟(二)》可以背46首。現在每天和我們一起五套功法煉完,4個整點的正念她也發完才睡覺,還說要和我們比學比修,看她哥哥盤腿12小時,她說我也不放,直到盤了6個半小時才放,還單獨和他哥哥一起去外面發真相,人好多時她就這樣拿給別人。她爸說要把她送到老家 ,她說:我不去,那裏沒有煉功人,我到這裏會聽話。有時我出去辦事,給她一個人在家,有功友到我們家來,問她一個人在家怕不怕。她說:我有師父保護呢。

八、 有一次一個同修被非法勞教,後來這同修絕食出來,被迫流離失所,另一同修和B同修講,她想住B同修家比較好,結果B同修不同意,我正好聽到,回來和丈夫商量,他問我認不認識這位同修,我說不認識,另一同修認識,結果他也答應了,他看到同修被迫害成這樣,他很同情,也帶同修很熱情,並說惡黨太壞了。過了一年,這位同修,我和孩子還有其它幾位同修一起到鄉村發資料,掛條幅,等我發完一個地方出來,看到惡警在取我們掛的條幅。當時袋子是我拿,裏面還有好多不乾膠,我馬上請師父加持,邪惡看不到我,我一個人另走一個地方,直到把不乾膠和真相發完回來,到家已是凌晨4點,兒子睡了,等第二天早上到同修家去沒看見人,後來才知道被惡警非法勞教了。此同修又絕食幾個月,惡警檢查她有好多好病,被保外就醫,剛接到我家該同修體重約70斤左右,不能自理,通過學法,同修齊發正念,我丈夫說:這是他親眼看到的,一個這麼好的人,處處都為別人著想的人,幾個月不見被迫害成這個樣子,也沒用藥,而只有幾天就好了,要是別人告訴他,他還會不相信呢。

九、 我經常帶著孩子去講真相,每出去一次,都會有三退的,多時40多個,少則幾個,大年初一叫我丈夫同我一起去掛條幅,面對每個人向別人問好,給他個真相紅包,告訴他傳給別人看,會得福報的。連說謝謝、謝謝。但有一次去發放《九評》,給惡人舉報,派出所來人,馬上把所有的路口堵住,還攔車,到車上查找。此時我離惡警不到3米遠的地方站著,我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邪惡看不到我,結果我看他們清清楚楚,他們就看不到我,這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一次又一次的呵護,這樣讓我好多好多次都是有驚無險。讓丈夫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所以他現在走上了大法之路,他第一次煉第二套功法時,他說有甚麼東西打進頭裏,過後好舒服。我為他想了好多辦法,要他戒酒,戒煙,他說戒不了,十多年來,人們叫他酒星、煙星,現在終於戒掉了,通過學法修心,連夫妻之間的慾望他也放淡了好多……

要舉的例子太多了,現在這一刻「值千金,值萬金」,我就不一一舉例了。這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偉大師父的慈悲下,讓我們全家四口才走到今天這正法之路,我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們對師尊的感恩!惟有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勇猛精進,走好最後的助師正法之路,圓滿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不辜負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