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安市范惠英的身份證、5年半的工資被扣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0日】我叫范惠英,原在河北省遷安市政協工作。因為我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1999年以來遭受中共的迫害,從2001年2月份到現在已經5年6個月的時間了,遷安市一直扣押著我的工資;單位至今還扣押著我的居民身份證,不給我辦理退休手續。

我多次上告,控告到國務院、全國人大、政協、最高人民檢察院,但至今也沒給我一個公正、合法、合理的解決。

我煉功之前,二十多年來身患多種疾病:嚴重糜爛性胃炎、胃下垂、慢性結腸炎、腎盂腎炎等等,常年奔走於遷安、首鋼、唐山、秦皇島、北京等各大醫院求醫問藥,不但沒有療效,而且病的越來越嚴重,藥費雖然給報銷,但病痛還得自己擔著,真是痛苦不堪。

1997年,我有緣接觸到法輪功,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不久,奇蹟發生了,我多年的各種疾病全好了,是法輪功使我獲得了新生,也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可是由於我煉功做好人,卻遭到了中共慘無人道的折磨和迫害。

從2001年1月到2004年上半年,遷安市公安局對我家無數次的騷擾、搜家,還把我關進洗腦班、看守所,受盡侮辱和虐待,三次強制灌食,造成生命垂危,體重不足60斤,而且對我經濟上的迫害也是非常嚴重的。

2001年1月中旬,單位領導原政協主席雷勤、副主席楊玉秋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這有啥呢?就因為這一句話,他們把我強制的關押在劉季莊的洗腦班,實際是變相的監獄。公安人員把守大門,不准我們進出,不准家人探視,有時白天關我們在屋裏,晚上睡覺屋門也是反鎖上的,大小便都不能去廁所。

在這裏我們不僅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同時受到侮辱和虐待:1、那些監管我們大法學員的公安和各單位的負責人盤盤碗碗的大吃大喝,可我們從沒有吃過一頓飽飯,還強迫我交了一千元的伙食費;2、表面上說是軍訓,實質是體罰,每天長時間的跑步有時還讓背著沙袋子跑,我們有不少學員兩腿紅腫,那時我兩腿腫痛,行走都困難,還讓我們兩手著地,兩腿被人抬起,像爬行動物一樣的往前爬(俗稱推小車);3、罰站,罰我們兩手抱頭蹲腿;4、在洗腦班裏,公安人員和當時的監管人員,可以任意打罵大法學員,搧嘴巴子。

2001年中國新年過後不久,公安局政保科以所謂的「擾亂社會秩序罪」的罪名,把我關押到遷安市看守所。那年冬天下大雪,天氣十分寒冷,身上穿的羽絨服、皮鞋被強行拿走,晚上沒有被褥,凍的我天天晚上直打哆嗦。熬過了冬天,而在夏天,關的人太多擠不下,我和一齊被關押的大法學員睡在地上,我的頭緊靠廁所的便池,被蚊子咬的兩隻胳膊都是紅點點。

在看守所裏,我們時不時被看守所惡警指使女犯人搜身,60多歲的我遭到看守所副所長惠志江用塑料底鞋打手背,當時手背就被打的黢青,被一個20多歲的警察搧耳光;最可惡的是副所長惠志江還讓犯人給我銬上手銬和腳鐐,兩手被銬在看守所走廊的鐵窗上,連續好長日子,連內衣、內褲都不能換洗。

在這種殘酷的迫害下,我們大法學員以絕食進行抗議,先後遭到野蠻灌食三次。第一次灌食在2001年5月份,絕食到第8天中午,政保科強制給我們插管灌食,七、八個武警將我按倒在木板床上,從頭到腳給我箍的緊緊的,屋子裏站滿了公安人員和看守所警察督陣,政保科又從醫院弄來了4個醫護人員,專門插管,從我左鼻孔插管直插到胃裏,晚上帶著插的管子睡覺,非常的痛苦。

第二次灌食是在炎熱的7月份,亦是在我絕食的第8天中午,強制插管灌食,仍像上一次一樣,七、八個武警把我全身箍的緊緊的,我用盡全身力氣,左右蠕動,結果灌進去的全部吐了出來。這時我全身癱軟,惡警們怕我死在看守所裏,無奈,只好把我放了出來。回家後,一直嗓子發癢、咳嗽、身體軟弱無力,20來天後,又被惡警從家抓進看守所。

十•一過後不久,看守所又指使女犯人強制搜身,我們好多大法學員被拖、被打,我們又進行了第三次絕食。這次在絕食的第8天晚上,看守所叫兩個男犯人用床單把我抬出牢房,其中的一個犯人說「這老太太連60斤都沒有了(我身高1米66)。」他們仍像上兩次一樣,將我按倒在木板上,穿白大袿的醫務人員竟用鐵鉗子戳我的嘴,把嘴唇戳開了,又別我的牙。這一次他們想從嘴、喉管直接往胃裏插管,但我死死的咬緊牙齒,沒別開,只好從右鼻子孔往胃裏插管,不知怎麼的,就是插不到胃裏,就在我的右鼻孔來回亂戳,戳的我難受極了,鼻子裏流出濃黑血,管子阻在嗓子裏出不來氣,我喊叫,這時憋的嗓子聲音嘶啞,喊不出來。他們見我快憋死了,才把管子扯出來,即使這樣,也沒有放過我,又從左鼻孔插了進去。這個時候,我氣息奄奄,生命垂危,到絕食第9天晚上,見我還沒吃,又怕我死在看守所裏,這才把我放了出來。

我回家後,每年政保科,分局派出所,無數次的搜家、騷擾,弄的我全家人不得安寧。不僅如此,還將黑手伸到遠在北京工作的我兒子家中,遷安政保科惡警察兩次到北京搜我兒子的家,我的兒子被迫辭去北京的工作,移居國外。

我和遷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遭到殘酷的迫害,身心受到極大摧殘。610頭子、洗腦班主要負責人楊玉林,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彭明輝是直接指揮者、策劃者,也是實際上的實施者,他們聽從江氏集團對大法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惡令,對我們採用各種殘酷的刑罰迫害我們。

我把遭迫害經歷寫出來,目的是想向世人說明這個真實情況,讓世人了解真相,喚醒世人的良知;同時正告楊玉林、彭明輝及其他對大法學員行惡者,不要再對大法學員行惡了,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因為眼前的小利而斷送了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