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眼所見綏化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日】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是常人難以想像和難以承受的,下面我把在綏化勞教所經受的、聽到的、看到的寫出來,讓中共邪惡集團罪行曝光於天下。

對法輪功學員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拳打腳踢。我經常看到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打的鼻青臉腫、臉部變形、成黑紫色。有一位雙鴨山市的法輪功學員,因拒絕參加打太極拳,被二大隊副教導員高中海帶著五個惡警毒打了一個多小時,當時打的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

富錦市的一名法輪功學員遭三、四名惡警毆打,惡警用穿著皮鞋的腳踢了約一百多腳,這位學員當場被踢昏過去,兩腿被踢的沒有好地方,全是黑紫色。還有一次,一名惡警用打吊瓶時勒手脖的皮筋繃他的雙眼,當時繃的眼睛甚麼也看不見,幾個月後才能模糊的看到一點東西。另一次,二大隊副教導員高中海用堅硬的皮鞋跟踩在他腳上,把全身重量(80公斤左右)都壓上去踩,當時鮮血就滲出了襪子。

伊春市一名法輪功學員,當時58歲,再有十多天就到期解教了。惡警不甘心失敗,把他叫到辦公室逼他寫三書,遭拒絕後,二大隊一中隊隊長范曉東、副中隊長曾令軍兩人對他大打出手,拳腳相加幾次打倒在地。回到寢室上床都十分困難,可能是胸膛受傷,時常發出乾咳聲,因疼痛不敢大聲咳嗽。

綏化勞教所二大隊經常用的刑具是電棍,只要經他們身體檢查沒有心臟病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就經常用電棍進行肉體折磨。上面提到的雙鴨山市的法輪功學員,一次對他進行拷打時用了四把剛剛充完電的電棍,兩把3萬伏,兩把2.5萬伏,當時打了不知多長時間,四把電棍都打沒有電了,滿屋子都是皮膚燒焦的氣味。幾個星期後在洗澡時功友們發現他背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傷痕,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也是這位法輪功學員在另一次被惡警毒打中,用的是木頭椅子。幾個惡警把他按住,用椅子砸他的雙腿,從下往上排著砸,腿腫的把褲子都撐起來了,褲子都脫不下來。就這樣程度的毒打,他遭受過六次。

綏化勞教所經常用的另一種肉體折磨的方法是蹲小號,關進小號的法輪功學員被固定在老虎椅上,並時常遭到拳打腳踢和電棍、警棍的伺候。

坐板凳──是對堅信法輪功學員嚴管的一種刑法,稱為嚴管隊,從晚上坐到晚上。

不讓睡覺,剛剛被送進綏化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首先進行晝夜談話、肉體折磨。有時長達一個星期或更長時間。讓人一天24小時處於高壓之下,身體遭到嚴重摧殘。

包夾──讓刑事犯的勞教人員看管、虐待法輪功學員。綏化勞教所從其它勞教大隊調來一批因在社會上慣偷、盜竊、詐騙、流氓滋事而被勞教的人員,讓這些看管、監視法輪功學員。這些人在勞教所的指使縱容下,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

平時由一個或兩個看管一名法輪功學員,每當勞教所要重點轉化某個人時,就讓「包夾」提前對他進行挑釁,從早到晚進行辱罵、毆打、限制行動,搞得人不得安寧,然後再由惡警進一步迫害。

長時間勞役,有時長達十二、三個小時,指標定的很高,完不成就要加班加點,有時長達十六、七個小時。

強行洗腦進行精神折磨,惡警談話,主要是訓斥、恐嚇、辱罵誘騙,有時幾小時,有時長達幾天。

強行讓法輪功學員聽、看邪惡的錄像、電視、書刊。有時是集體,有時是單獨關在小號裏,電視或錄像聲音放的很大,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關小號受迫害長達19天。

利用惡人從早到晚上強行對法輪功學員談話,往往剛走一夥馬上又來一夥。

自從1999年7月以後,黑龍江省給綏化勞教所投入大量資金,這裏新蓋了大樓,院牆加高。院內彩磚鋪地,加高的院牆掛上大型山水畫,院內擺了上千盆花,潺潺流水的人工噴泉,把這裏裝扮的如同花園。一群群參觀者感歎這裏的優美環境和人性化管理,卻不知這裏掩蓋著駭人聽聞的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虐待。從2003年到2004年初已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有兩名被迫害精神失常。這些都被勞教所悄然無聲的掩蓋住了,仍然年年被評為黑龍江司法系統先進單位。

以上是我看到、聽到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部份情況,還有很多情況沒有揭露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