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在工作中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9日】我是個年輕弟子,得法5年多。回首這段過程,因為學法不深、人心重,在工作過程中的修煉跌跌撞撞。最近深挖自己根本的執著,逐漸擺正工作與修煉的關係後,體會到大法修煉的深刻內涵及法的威力。現將自己在最近修煉中的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盼和大家共同精進。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的工作是廣告行銷。這個工作在常人社會中是帶動表面流行的行業。沒修煉前,在這樣的環境影響下,顯示心、妒嫉心、攀比心、得失心、求名的心很重。26歲那年突然的一場病讓自己警覺到生命的無常及有限,開始找尋生命中的許多不解之謎,從而走上修煉大法的路。

得法之後很高興,因為找到了根本的答案,一心只想走返本歸真的修煉路。但帶著個人圓滿的執著,故而對時間也很執著;學法不深,認為放下常人之心就是放下常人的工作;又覺得廣告圈太複雜、骯髒,這群人自我觀念強,迷得最深,這批人不容易救度;許多常人中變異的廣告作品是造成社會下滑的原因,對社會有傷害,接觸多了讓自己不舒服;有對病業的執著,從內心抗拒太複雜的工作;對正法修煉沒有更深的認識,沒去掉以往在深山老林中修煉的觀念,有很深的獨善其身的想法,所以工作上就想要走一條比較乾淨、簡單的路,不想要背負常人中太多的工作責任,希望有更多時間用來做講真相的工作,用修煉大法來掩蓋自己的執著,自覺這樣很精進,去掉了常人中的名利心。但實質上私心沒去,所做的一切,就是走舊勢力安排的彎路。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如果這個社會中許許多多行業、許許多多的領域都是他們遙遠的生命體系弄來的東西,大法弟子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各種不同的行業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煉,是不是等於是在用法正他們?是不是承認他們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們?」 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師父說:「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

我知道我連常人中的好人也沒做好,只想以修煉做藉口,忽視紮紮實實的修。我們在這裏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哪有甚麼怕複雜、怕骯髒的呢?我們就應該要好好展現大法賦予弟子的智慧,在工作中做好,自然就是在講真相,在救度眾生。同時這輩子會學了這個行業,也是自己的選擇,在這個圈子的人與自己也一定都是很有緣份的,怎麼能不去救度他們呢?當找到自己的問題之後,擺正修煉與工作的關係,很快的就回到了相關工作。

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每次用法對照、向內找,都會感到師父無比的慈悲,讓我一層一層去掉人心。首先我知道了「怕心」,無論是怕甚麼,其實都是一種自我想像,是一種強加,當在那個實際狀態時,正念強了並不會怎樣。現在體悟到弟子的一思一念都會有很大的影響。一次開部內會議,進了會議室後突然有一種身體不舒服的感覺,以前遇到這種情況我就會吃個糖或餅乾,緩解不舒服。當時在腦中浮現的畫面就是「不行了,你不行,要下樓去吃糖」,但我的主觀意識清楚告訴我,我是修煉人,不能老被這個狀態控制住,立即想起了師父所說的「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2005年舊金山講法》)我當然要走向神啊!結果不舒服的狀態馬上緩解、不見了,在那個會議中談了很多有助於工作的意見。

維護自我的心、不能被說的心,也是在工作中由師父安排的一個又一個的考驗中暴露出來並去除它們,讓我提高上來。上司是一個典型廣告圈工作的人,有許多思考模式和我以前未修煉時很像,例如:他對工作表現要求完美,咄咄逼人,常讓人有一種壓迫感。因為以前我就是這樣,所以知道這種人的苦,但隱約還是對這樣的人當我的上司有排斥感,向內找還是一顆怕吃苦的心,有了這個心,就容易被帶動的正念不強。因為師父說了:「怕人說,是不是個執著?光想聽好聽的,這怎麼可能呢?就是要說點你不愛聽的,看你會不會動心。人說神甚麼,神是根本不理會的,你動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覺你做的事與他有甚麼關係,根本就不理會,因為你動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帶動人怎麼做,人想帶動神怎麼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這樣嗎?你不得放下那些執著嗎?能夠被人帶動的心不都得放下嗎?」所以體悟到我應該要在和他溝通過程中,以正念、穩定的狀態來和他說,自然就能夠影響他,同時又把工作做好。

當然一開始時,是不容易做到的,特別是求名的心還很強時。有一次因為他看了我寫的文案之後很不滿意,被他說的很難聽,知道他想以激將法來刺激我,讓我寫得更好。雖然嘴上說不動心,但回家後,他講我的很多不好的話,都記得很清楚。還有一些不好的念頭閃過,想大不了就辭職不做了,但很快這個想法就被消去,正如師父告訴我們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轉法輪》)。隔天和他及以前的上司去吃飯,儘管法理上明白了,但那個心還是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擰著勁,不願意和他說太多話,講出來的話就帶有負面的物質。結果又被他說了一次。這次我想可不是偶然的,真要好好向內找自己了,老是這樣將負面的想法不自覺的帶入談話中,讓別人受挫,那整個場就會很不好,影響自己工作及講真相,好勝、顯示自己比人強,總是要把別人比下去,這是舊宇宙中的因素,這真的是很嚴重了。所有的事都不是偶然的,結果當飯局後,我的上司第三次指出我的不足,而且是很嚴肅的,當下我想,這個不是我,我一定要修去這個酸酸的妒嫉和維護自我的心,要更進一步做到身神合一,心中對師父很感激。但是和上司說再見的臉色,還是不好看。

回家後多學法,找到自己在學了宇宙大法後,不知不覺有了優越感,歡喜心,視常人都不好,無法和他們容入,同時又加上幹事心,想突顯自己的與眾不同,等等問題。找到這些立即擺正,和上司的互動就變好了。真的,凡事都要找自己。

隔兩天舉辦公司員工大會,會場有一百多個員工要進行激勵士氣的隊呼活動,每個部門都要上台演出。那天部內的同仁都出差,只留我和一位新來的同事。依著以往的個性是很不願意做這類一些常人中的事情的,上司也認為我可能不想要參與。結果我以正念帶新人做動作,同時發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也動了一念要讓這個員工大會很祥和、氣氛很熱絡。結果果真氣氛是前所未有的熱鬧,各部門的主管及員工原本都因為工作壓力大而緊繃的臉,在那段時間內都很放鬆,而且祥和。而後在和高層主管開會時,我也真誠的談出自己在工作及生活中是以正面來看問題,以及能夠參與這份工作感到很可貴。高層主管在面試時,對我學法輪功一事很感興趣,很認同我的說法,整個場非常祥和又有意義。結束後坐在我身邊的同事就告訴我:是啊!我覺得你真的是一個這樣的人啊!再一次印證了師父的法「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

以前在講真相中,很容易流於「說」的形式,一股腦兒想要讓人知道全部,落入一種讓常人聽起來像喊口號,或是說教。為克服我的這一點,師父最近時常安排用我的上司來提醒我不要說教、不要清談。可是有時候該以大法弟子的正念說的時候,卻又被自己獨善其身、怕別人怎麼想我,怕被妒嫉,怕被常人帶動,怕自己說出的話容易讓別人受挫等等想法而抑制住不說了,不能及時展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這些都在一點一點的實修中,去掉人心,做得更好,讓周遭的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