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無端遭迫害 兩親人相繼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4日】我是遼寧康平縣農村一名大法弟子,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遭到了不公正的對待。7.20以前我的婆婆、兩個小姑子和我都修煉法輪功,我們身體健康相處和睦其樂融融。

99年7.20時,大法遭到了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不讓我們集體煉功學法。康平縣張強鎮派出所所長劉春雨,指使聯防隊監視大法弟子,聯防隊員宗海潮監視我的一切行動,限制我人身自由,張強鎮三棵樹村治保主任董明良,聽信邪惡的謊言收去了我的身份證,在不公正的對待下,我只好走出家門到省委市委上訪,可是他們根本不接待我們,等來的是一輛輛的警車的非法抓捕。

被逼無奈我想這不說理,我上北京找說理的地方,沒想到北京信訪辦也是用同樣的方法對待我們。警察、便衣不由分說就把我們綁架到一個監獄裏,一天也不給我們吃喝。之後又把我關到北京三分局,一個沒穿警服的人問我煉幾年功了,說著就舉手打了我一個耳光,當時舌頭就被牙硌出了血。後來惡警又把我關入遼寧省沈新教養院。在那裏,因為我煉功,惡警就用電棍電我的頭、臉和手。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張強鎮派出所惡警所長劉春雨,以向教養院交伙食費為由,向我家人騙去600元錢,錢由張強鎮政府司機時文清代取,沒有留下任何手續,這錢也根本就沒交到教養院。

惡警劉春雨還三番五次的到我家騷擾,家中兩個年邁的老人和一個13歲上學的孩子被攪得不得安寧。接著這幫不法之徒又把我劫持到瀋陽市龍山教養院,非法勞教二年。

法輪功學員一被非法關入龍山教養院,首先被剝光衣服檢查,與法輪功有關的全部東西沒收,錢也被沒收,可是錢到了惡警的手卻不知去向。有個惡警叫唐玉寶,對法輪功學員不是打就是罵,一點人性也沒有。教養院的電棍經常用來電法輪功學員,電的法輪功學員的手、腳全是大泡,嚴重的流膿淌水,惡警還逼迫法輪功學員做手工活,為教養院盈利。由於法輪功學員住的地方又濕又潮,有的人身上長滿了疥瘡,癢的吃不好,睡不好,就是這樣還得出工幹活。法輪功學員在教養院承受著非人的迫害,家中的親人也不得安寧。當地派出所像土匪一樣,又罰款,又拿東西,值點錢的一律搶走,把農民學員的口糧地全部抽走,不讓種地。

我的婆婆因害怕,不敢煉功了,於2004年含冤去世。二小姑子以前體弱多病,有風濕性心臟病等多種疾病,通過煉功全好了,可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下,也被迫放棄了修煉,2005年她心臟等多種疾病復發,也離開了人世。小小姑子至今也不敢學法煉功,身體很不好,每天靠吃藥支撐著。

在短短的幾年裏,我先後失去了二位親人,這就是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造成的惡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