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同修之間怎樣安全使用手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4日】明慧網上關於同修間不要用手機直接聯繫的文章登過很多,可我接觸的一些同修仍不明其理或根本不重視,時間一長帶來不少安全隱患,下面就自己遇到的一些問題提出來,給有相關問題的同修提個醒,也望有這些問題的同修引起重視並修正自己的行為。

一.存在的問題:

1.直接用手機聯繫:

我認識的一些邊遠地區或在異地打工的同修,由於不能直接上明慧網,認識的同修少,估計對同修之間互相用手機聯繫的危害和道理不明,總是用手機直接與我聯繫,指出其存在的安全隱患時,總不以為然,有的這次用公用電話了,下次又用手機了。甚至有個別自己能上明慧的同修,一再給他指出不要用手機直接打,可他仍不明其理,說:「用公用電話別人也聽的見」。其實我們講的是平常的話,互相能明白,常人就是聽到也無所謂的,原因是不明白手機與手機聯繫會留下記錄,互相污染的危害。還有的給他指出時說:「這個電話(指他的手機)沒有問題」,還有的說:「沒事,這個號不是用我的名字申請的」,而不懂得其中為甚麼不能這樣直接撥打的原因。

2.用手機發送敏感短信:

同修間用手機直接通話都是不對的,而互相用手機發送短信更應該是禁止的,有的同修不但發短信,而且還發送敏感信息。有一次一個外地打工的同修從別的同修處間接得到我的手機號碼就發短信問:「請問你是我們功友嗎?聽說你在ⅹⅹ(我所在的城市名),請問你上網的方式」;還有的認為沒有發敏感信息,但所用詞句中有「此地無銀」的意味,邪惡一看就明白。比如:「雖然我們認識不同,但我可不希望你再出事」;「要小心點,那些ⅹⅹ在找你」(用了一詞代表邪惡在找我);「我只是在測你在用哪一個號碼」。這些看起來沒有我們自認為的敏感詞,但對於一個常人來說,這些信息都已經異常了。雖然同修是出於關心和愛護,可是卻給整體帶來了不安全因素,試想如果這其中一個手機號被邪惡關注,那發送這些信息的同修互相牽扯著,而邪惡一看就知哪些號碼是他們需要的。(為了不被邪惡鑽空子,給整體帶來損失,為此我在短短一年半,已兩次更換了手機)

3.將同修號碼不加密直接存放在手機中:

有的同修將同修手機號直接存放在手機中,這樣是很不安全的,手機一旦落到邪惡手中,就會給整體帶來損失。有兩次接到同修的電話,一接就斷掉了,後打過去問,一個說:「可能是孩子不小心按上了」;一個說:「是打別的電話,按錯了」。這都是因為把手機號碼直接存放在手機中造成的。

二.安全使用手機和應注意的事項:

1.同修間不要用手機與手機或手機與座機直接通話,而應用公用電話撥打同修的手機或座機,公用電話最好選擇有人值守的,不要用IP卡或IC卡電話,此前明慧有文章專門講過同修間不要用IP和IC卡互相聯繫的道理,在此就不再重複。要注意的是:不要用同一部公用電話同時連續撥打不同同修的電話,打一個電話就換一個地方再打下一個電話。

2.同修間不要用手機互相發送短信,所有的手機的短消息都是被監控的,不論是敏感還是不敏感信息,都應杜絕。因為一聯繫同樣跟通話一樣會留下了記錄。

3.不要將同修的手機號或座機號、姓名、住址、工作單位等個人信息直接存放在手機中。如要存放,除了將整個電話簿加密,也應將存放的電話號碼加密,而且不要存入完整真實的姓名,應用化名、別名存放,而其他相關個人信息一定不要存放。幾年前我在被邪惡抓捕時,手機落到了邪惡的手中,當時只來得及關機,雖然只存了親友的電話,但因為機身機卡都設了密碼,邪惡當時打不開,便來問我密碼,可見他們會找他們所要的。

關於電話號碼的加密以前明慧文章都有過相關介紹,可以採用修改後兩位數、尾數,或採用將電話的最後四位或兩位換位等方法,也可固定中間某一位數做修改(加、減某數),自己記住規律,打的時候還原出來就行了,為整體著想,不要怕麻煩。

4.同修間互相告知電話號碼時最好當面告訴,如果是異地同修,最好雙方通過公用電話告訴或採用其它技巧告訴。在告訴同修號碼的同時,一定要交待他正確的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項。因我發現一些同修對一些問題迷迷糊糊的,有的同修不使用手機,只使用座機,所以講手機的安全問題的相關文章可能都不看,對電話的使用安全完全沒有一點認識,有一次告訴一個同修號碼,告訴他不要用家裏的電話打,她很吃驚的說:「那用甚麼電話打?」在她的意識裏她只有家裏一個電話可用。所以這些細節看起來簡單,可我們一定要相互提醒、說明。

5.不要隨便將同修的電話號碼告訴第三方,或者借用別的同修的手機撥打同修或常人的電話。如果有同修在某些問題上需要支援、幫助,你想介紹他認識或聯繫某同修,最好是把需要幫助的同修的號碼告訴你認識的同修,而不要讓陌生的同修直接拿號碼去聯繫你認識的同修。

6.對於幾年或長期未見面的同修相見或通話時不要貿然告訴電話號碼給對方,要先弄清情況。在這幾年同修都不同程度的受到迫害,有的是從洗腦班、勞教所、監獄出來的,有的被「轉化」,有的怕心很重,還被邪惡控制著。不是說不和他們接觸,是因為出來後,他們對邪惡的一些手段也不清楚,在電話安全上也沒有多少認識。我曾一直掛念一對同修母女,我們先後被勞教,近四年後才聯繫上,又相隔千里,電話上一激動,情況都沒問清,我就將聯繫電話都給了她,進一步交談才知道她母女都已被「轉化」,隨後她發來短信,雖是關心,卻也屬異常信息,所以大家應避免。

7.其它要注意的問題:

(1)同修的電話等個人信息除了不要明文存放在手機中,也不要明文存放在通訊記錄本中,一定要加密,尤其一些老年同修用本子記東西,這一點一定要注意。

(2)同修在購買開通手機或小靈通號碼時,最好是買無需使用者身份證明又無月租的卡,而在營業廳開通的大都要身份證明,還要填表登記相關個人信息,包括家庭住址等,每月還把賬單寄到家中,同修最好不要用這樣開戶的手機卡,有的覺的是用親友的名字開的,就安全,不是這樣。小靈通是否一定要用個人信息才能開通,我不太清楚,如果是這樣,同修最好不要用小靈通。我認識的一個異地老年同修,是一直沒有暴露的,夫妻負責著一些重要的工作,接觸的同修也多,可用的小靈通卻是用自己的真名實姓在電信營業廳申請的,我曾告訴她不要用這樣的電話,可能也沒重視,後來聽說把小靈通搞丟了,才換了機。我想丟了是對的,是師父的呵護,也不知同修悟到沒有。

(3)講清真相中不要隨便告訴陌生人電話號碼。有次我跟一出租車司機講真相時,沒講幾句,他的反應我覺的很好,然後他說:「我把我的電話留給你」,我說:「你留個地址給我,我可以寄資料給你,留電話在電話裏不方便談」。他不願告訴我地址,他說:「你有空的時候可以打電話給我,我們出來談」。我找筆準備記他電話時,他邊開車邊拿出手機說:「你手機號碼多少?我打到你的手機上」。我突然感覺他是帶了技巧的,他用告訴我他的號碼的方法來獲得我的號碼。所以如遇到這些問題時我們不要被沖昏頭,要警惕。

以上講的這些都是從做好常人這層的安全要求來說的,希望我們每個人為整體負責,不要只想著自己的手機沒問題,因為一個同修不是只跟你一人聯繫,如果大家都這樣想,那所有的號碼都串起來了。

當然今天大法弟子都不是一個簡單的常人,從另一個角度來講,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是要全盤否定的,所以邪惡對我們所有的干擾和迫害因素我們都不能承認。一切為法而生,為法而用,在通訊上,我們的手機也應是我們的如意法器,也是救度眾生的工具,邪惡不配貯存甚麼記錄作依據作為迫害我們的藉口,所以我們可以發正念讓自己的功解體邪惡貯存的有關記錄,也可以發正念去改變那些號碼的排列組合順序。師父不是將一種金屬拿在手中握了握就讓它變成了另一種金屬了嗎,就是因為物質的分子排列順序發生了改變帶來的。我相信我們今天的大法弟子正念強時甚麼都可以做到,但是我們不能總是「亡羊補牢」,而應該一開始就用正確的方法去做,

讓邪惡無漏可鑽才是正理,所以根據自己遇到的情況寫出以上幾點,不對之處,請各位同修幫助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