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怕心,堂堂正正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4日】我於1998年5月得法,幾年來,由於不斷的學法,體悟到得法前所經歷的生活體驗就是在為得法奠定基礎。得法剛一年多,中共就開始打壓法輪功,不管邪黨怎麼宣傳造假,我始終堅持學法,煉功不間斷。但是心裏還有怕的陰影,帶著怕的執著,一步步的跟著正法進程在向前走。

由於怕心,我被一次次綁架,四次進看守所,每次都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左右。由於怕心,我學法煉功不能入靜,學法時有干擾。在這種情況下,我不承認這邪惡安排,排除干擾,堅持學法煉功,請師尊加持。

第一次去北京證實大法被家人舉報,在車站被抓回,送看守所關押一個月,罰款2000元。我向內找,認為是自己的怕心未去,被邪惡鑽了空子,後來,由於不斷的學法,進一步明白了法理,怕也就被消去了一些。

2002年一次大抓捕,我用人心對待,又被綁架,這次我沒有配合邪惡,全盤否定,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我被非法關押半個月。當要放我出來時,讓我寫甚麼保證書,我想正法到了今天,現在法理都明白了,我怎麼也不能向邪惡低頭呀!我心一橫,堅決不寫,送勞教我也不寫甚麼保證。由於我心正,很快就被釋放了。

2002年元旦,我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碰到一位外地同修,她提醒我,你穿的衣服很顯眼,容易被邪惡注意,受她的話影響,我在金水橋上轉了兩圈也沒敢打開橫幅。我正想離開廣場,回去換身衣服再做,一個武警走過來問我是幹甚麼的?我沒有理他,也沒有怕,徑直往外走。因為我沒有怕心,他也沒跟過來。

我換過衣服再次回到天安門廣場,已是中午時分,轉了幾圈,還是不能下決心打開橫幅。我來時就計劃當天返回,怎麼能甚麼都不做就回去呢?到北京證實法,這是我多年的夙願呀!

我席地而坐,眼前的武警、警察、便衣來來往往。我發正念:清除我打橫幅這裏空間場的邪惡因素,請師尊加持。正念一出,惡警們真的走了。我馬上起身,在密集的遊客人群中打出了橫幅,喊出了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然後順利乘車返回家鄉。

事後,我深刻的反思了自己的內心,感覺雖然表面上達到了目地,但沒有達到堂堂正正的狀態,還有怕心存在。

2002年惡黨十六大召開的時候,惡警又一次來騷擾我,當時我沒在家,就讓我家人找我去派出所,我說我不能去,決不能被他們的偽善和欺騙帶動,你們要讓我去,我就在大街上喊「法輪大法好」。家人看到我態度堅決,就不再為難我了。

我所在派出所在當地是最邪惡的,經常到大法弟子家中騷擾,公開威脅大法弟子搬家,有的同修迫於壓力搬走了。2002年大抓捕之後,一些同修被勞教了,沒抓的大部份都流離失所,剩下的都是走不出來的。在這種情況下,我怎麼辦?

師尊《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很多你們碰到的具體問題,都得你們自己去斟酌,都得你們自己去想辦法解決。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象、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

我就按照師尊的這段法來歸正自己,做自己應該做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首先想跟所長的父母講真相,被我的親屬拒絕(因我需要通過他們找到所長的父母家),她說:你千萬別去,你去了,他爸最邪,就得舉報你。我雖然沒能如願,但我一直希望能有機會救他,而且他妹妹在610工作。

於是,我就三次給所長打電話約他見面,最後一次終於答應見我,我就帶著真相材料去了。我講了大法真相,當我把真相材料遞給他時,當時他就說:就憑這份材料,我就可以送你(去勞教)。我很平和的說:我不怕,只要你明白真相得法,你全家人得救就行了。

由於我正念正行,沒有怕心,從此以後,我們片區的環境正過來了,再也沒有受到騷擾,我家人的態度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再也不配合惡警了,也敢向片警講真相,現在他們也走進大法中來了。

只要我們信師、信法,用正念看待一切,甚麼難我們都能過去。有一次我取真相材料被樓區的惡人跟蹤,我打車要走,他阻攔不讓車走,當時我沒有怕,求師尊加持,隨後這個惡人就和司機爭吵起來,引來路人圍觀,我提著兩個裝有真相資料的大包順利擺脫了他的糾纏,堂堂正正的脫險了。

這幾年真是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現在,在師尊的加持和呵護下,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還有我意識不到的私心和有待去除的觀念,在今後的修煉中還要繼續精進,逐漸提高。

在明慧週刊230期的啟示下,我寫出自己不成熟的修煉過程,就算是向師尊彙報吧。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