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衝破這阻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4日】近日幾位同修在集體交流中,談到了關於中共邪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事件。大家觀察到各地學員,尤其是我們美國學員,在揭露邪惡、講真相方面推動的很慢,普遍沒有動起來。

其實這件事每位同修都在思考。本來集中營黑幕的曝光,是為配合推九評勸退黨全面解體中共邪靈而來的,同時它也是「炸開」各國政府和民眾的冷漠,讓大家真正看到這場迫害的邪惡、真正明白過來的一個難以復得的機緣。正是正法的進程到了這一步,這些最黑暗的角落才被曝光了出來。而曝光出來,也就有我們作為大法弟子,為了救人,必須快做的事。

可是從目前的現象來看,大家不自覺的觀望、等待,有點近似麻木的現象也是很嚴重的。也許有學員是在期待著佛學會或者輔導站出面的協調;也許是各項項目太忙,來不及想和做更多的;或者是覺的我們已經做了那麼多調查,證據如此確鑿,常人能不能明白就得看他們了……。我自己在提筆之前也是有各種藉口不想寫,覺的力所不能及,還是再等等別的同修交流吧,似乎很有壓力。

從表面空間來看,我們看到了殘餘的邪惡和舊勢力在拼命的阻撓,它們就是不想讓人清醒過來,用各種常人中的突發事件、或者人們不容易相信這樣殘酷事情的心理來阻礙著人們。同時,我體會到,其實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更是邪惡攻擊和阻撓的目標,正念不強的情況下也受它們抑制,甚至可能對當前人們還不能完全清醒、虐殺每天仍在發生的情況感到無奈。

今天讀到,師父談到講真相的目地和重要性的一段講法:「你們在這裏講,你們層層修好的身體也在層層不同的天體上講。……講真象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為」(《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我忽然感到一震,是啊,我們是神啊!怎麼會無奈、麻木呢?我們在表面空間做的事,看上去雖小,但是帶動著各個空間的神體都在做事,一點點事都是威力強大的。假如說我們的心更加到位的話,整個的人類社會就會隨著我們動。要想讓人們清醒過來,要想救更多的人,我們必須首先自己突破自己,突破舊勢力想要強加給我們的麻木的東西。

幾年以前在一次聲援大陸同修的活動中,海外同修站在寒風中徵簽,過往的行人並不多。我當時想,也許學員這樣凍幾個小時也不會得到幾個簽名吧。然而那件事各級政府、議員的反應非常的迅速。相信每位學員對這樣的結果都不會意外。不是我們拿到了多少的簽名,也不是有多少議員支持了我們,而是大法弟子的心動的是真念,感動了各界眾生,也得到了神的認可。

相反,我記的三年前在營救被中共非法關押的海外同修的行動中,一位大法弟子看到另外空間顯現的場面並發表在明慧網上,文章描述到:那是兩軍對壘,一邊是舊勢力的代表,一邊是大法弟子(微觀上的高級生命)。只聽到舊勢力叫囂,「你們想救人,根本救不出來。你們數數你們自己,有幾個人真正心裏面真心要救的?」……

這些事情不能不引起我們深思,我們不能讓舊勢力黑手鑽空子。也許我們不屬於針對政府部門講真相的工作小組,沒有直接參與更多的相關工作,但是大法弟子講真相的行動是一個整體,在我們各自的項目中,是否也做了相關的思考,把這件事擺到了重要的位置。同時,我們每個人在發正念中,是否在正念支持。只要我們有一點時間,我們也可以利用來發傳單、打電話。只要我們動了真念,這件事就會向前迅速推動,跟上正法的進程。

集中營事件被揭露出來已經四個月了,可是我們的行動沒有跟上。最近每次法會,我好像總在不自覺的希望師父能給我們講講這件事,甚至講講具體的做法。我知道自己的心是不對的,每次法會過後,我都感到,我們必須自己走路,不能甚麼都依賴師父。

四個月來,被關押在集中營裏的同修在更多的損失,眾生懸在毀滅的邊緣。正如同修所體會的,我們無法想像慈悲的師父又為我們和眾生承受了多少。我們必須衝破這些阻礙,快講,快做。

我的觀察和體會可能面很窄,層次有限,非常希望得到同修更多的反饋和交流,讓我們有更多的交流的環境,真正能夠反思和正視這個問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