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大連甘井子區檢察院、法院工作人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2日】這封信或許有點長,但相信這封信背後的善良願望會使你們有耐心看完。

幾年來,你們都被動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判,但因為這是你們目前工作的一項,所以很多人可能也沒有多想,雖然你們都多少知道一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但「工作需要」、「保全飯碗」成了你們做這個「工作」的理由。

今天想說的是,你們想沒想過這個工作會給你們的未來帶來甚麼?

一、兩個故事

有這樣兩個真實的故事,講了「奉命工作」的兩個人因為所動的心念不同而給自己帶來不同晚年的事。先簡略引述如下:

故事1:從父親的遭遇看因果

1984年春,父親左腳踩到一顆手指大的小石頭,幾天後的晚上疼痛難忍呻吟不止,一開始沒處理好,發炎、紅腫起來,後來鄉衛生院用紗布厚厚地將腳包起來,由於天氣熱,包著裏面爛,等把紗布解開,蛆蟲到處爬,白森森的骨頭都看得見。

父親轉到了市醫院,醫生說,腳筋都爛了,醫不好了,除非截肢,父親不答應。

最後,一個國民黨時的90多歲的老軍醫給了個獨特方法,半年多的醫治後,父親的腳基本控制住了,但左腳已完全變形,成了茄子顏色,形狀也像秋天的蟲茄子一樣,上面有很多洞洞眼眼,還流膿滴水的,讓人看著就噁心、害怕。

我們都以為父親總算過了一大難,「必有後福」了,結果我們都想錯了。病魔好像跟定了父親似的,甩也甩不脫。他的腳痛從來也沒斷過,那幾年,父親整天皺著眉頭苦著臉,痛得特別厲害的時候,他就喊:老天爺啊,我做了甚麼孽啊,你要這樣懲罰我?實在受不了時,他就叫我們給他一包老鼠藥,死了算了。看著他痛苦的樣子,全家人都放聲大哭。那場景現在想起來都叫人心痛。就這樣,父親被病魔肆虐折磨蹂躪了整整九年,於1993年帶著腳痛、肺癌、糖尿病離開人世。

父親是一個很正直的人,1982年當公社建築隊會計,一年下來,四舍五入多出來的錢就有40多元,他一分不少的交公。按理這樣的人應該有個好結局,晚景應該幸福,可為甚麼命運竟如此悲慘?一次與母親拉家常,才知道了父親所遭罪孽的真正原因。

在大躍進辦大夥食團時,很多人餓得不行,就在地裏偷點東西回家偷偷煮來救命。可當時的政府並不管人民死活,對這種情況堅決懲治,各隊之間互派人員監視。這些監工嚴格按照上級規定,沒有人性,完全不管人死活,不准誰單獨燒火做飯,無論看見哪裏冒煙,立即跑去,把鍋沒收,把人抓起來批鬥。當時,大家對這些監工恨得咬牙切齒,詛咒他們將來不得好死。父親就是那時的一名監工。

現在想起來,到底是誰害死了父親?就是當時的邪惡政策、再追究起來,就是共產黨。可那時也有人性尚存的監工,有的監工知道老百姓偷點吃的也是為了保命,總是睜一眼閉一眼,這樣的人晚景都不錯。

故事2:一善念 救自己一命

我家祖籍遼西某縣。民國時期,二爺爺(我爺爺的弟弟)是當地的工商聯股長,會日語。日本人佔領了當地之後,對地下黨(共產黨前身)進行圍剿、強迫二爺爺做了翻譯。但二爺爺非常善良,對老百姓總是能幫就幫。

一次,日本人得到消息,說有一個地下黨混在一群煤夫中,日本人抓了所有的煤夫,想找出那個地下黨槍斃,讓二爺爺協助審理。審理之前,當地地下黨人給我奶奶家塞了個紙條,央求二爺爺發善心救那個地下黨一命。二爺爺不知道地下黨到底是幹甚麼的,只是覺得一個大活人就這麼被日本人殺了挺可憐的,就做了點手腳放了那個地下黨。

後來共產黨統治開始了,二爺爺既做過國民黨的股長、又被迫給日本人做過翻譯,自知呆在家鄉很難保命,就帶著一家人逃到了北京,在北京地毯廠做普通工人,想逃過共產黨的一場場「革命」運動、隱姓埋名度過後半生。可後來發生了「肅反」,所有人都必須交代自己的出身、以前在甚麼時間做過甚麼事情。在嚴格的審查下二爺爺「暴露」了。

二爺爺最終被押上了法庭,按照他在日本人圍剿地下黨時做翻譯這一項,就會被判死刑。法庭上,法官一聽二爺爺報出自己的籍貫和曾經的職務,馬上問他:「你認識我嗎?」原來,這個法官就是二爺爺當初救的地下黨。於是二爺爺保住了命,被遣送到天津茶澱農場勞改4年,這在當時已經是最輕的了。晚年的二爺爺是很幸福的,二爺爺的子女後來都功成名就了,現在一大家子子子孫孫都在北京、天津發展的很好。

當初一善念救了一個人,後來卻因此而保下了自己的命,二爺爺的這段經歷在我們家族中至今被稱道。老人們總是教育我們晚輩:行善是在給自己積德、給子孫留福。不管甚麼世道都不能幹禍害人的事,那會斷了自己的後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一個故事中:為人正直的父親因為在大躍進時當「監工」,認真的執行命令、舉報那些為保命而偷食物的人,因此而遭惡報、死的很淒慘。

而後一個故事正好相反:二爺爺是因為在執行命令過程中發善心救了別人一命,而最終給自己留了一條活路。

「工作需要」能成為一個人不受天理約束的藉口嗎?絕對不能。有些工作本來就是違背天理的,「服從命令」去做的人,就是在給自己種下惡果了。

二、平心而論,你們不也認為迫害法輪功違背天理嗎?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準則修煉,修煉人都是好人,這是當今全社會的共識。

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七年了,身心受益的學員們只為講真話,被非法關押、抄家、勞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可七年來,法輪功學員從未用暴力予以回應,法輪功學員七年來所做的一切就是講真相。面對一次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還是講真相,而且更加站在你們的角度考慮怎樣對你們講才能救了你們。迫害這樣的好人,天理能容嗎?

即便是今天講「退黨」,法輪功學員也只是為了救人。因為「滅中共」是「天意」(這點將在後面詳述),法輪功只是把這個天意告知世人,以使善良人能早日退出中共的各種組織、不要在天滅中共之時成為陪葬。這與西遊記中孫悟空揭穿那個妖怪假扮的烏雞國國王一樣,都是為了救人。與唐僧師徒一樣,法輪功學員是修煉人,決不會對政權感興趣。拋卻自身安危而救度民眾,這正是法輪功學員的境界。

這場與「文革」一樣的迫害好人的運動,按照中共一貫的作風必將與「文革」一樣收場:拋出一批曾忠實執行命令的「替罪羊」以平民憤,然後堂而皇之的平反以示其「偉光正」。所不同的是,因為這次中共迫害的是修佛的人,所以除了人間法律之外,還有天理的嚴懲。

三、「滅中共」是「天意」,自古天意不可違

1、億年「藏字石」 蘊藏天機

2002年6月,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距今2億7千萬年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此奇觀被100多家報紙、電視、網站報導,只不過報導中沒人敢提那個「亡」字,只說前五個字「中國共產黨」,但每一個親眼見到的人都心知肚明。(見下圖)

「中國共產黨亡」

史料上也有關於「藏字石」的記載:秦始皇36年,有墜石下東郡,至地為石,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果然,秦始皇死後,秦二世即位不久,秦朝就滅了,準確的應了天意。

今天的「藏字石」無疑也是在向人們預示著天機。

2、感性分析

看看當今的中國社會,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工人失業、農民失地,貪官橫行,官商勾結,警匪一家,民不聊生,老百姓有怨無處訴,中共已經禍國殃民到了如此地步,上天還能容它嗎?

中共建政以來,害死了6-8千萬的善良百姓,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肅反、反右、荒誕的大躍進和相繼而來的三年大飢荒、反右傾、四清、文革、「六四」鎮壓學生、迫害法輪功,等等,等等,無數善良人成了中共的虐殺對像。殺人償命是天理,中共欠了這麼多人命,這幾千萬的冤魂能饒它嗎?惡黨始終與天與地與神為敵,能不遭到上天的清算嗎?

3、一組數字

回顧歷史,捷克斯洛伐克在共產黨解體前有6.6萬人退黨;匈牙利有78萬共產(惡)黨員,在解體前有12萬人退黨;前東德有黨員240萬,在垮台前有20萬人退黨;1991年7月前蘇聯解體前,全蘇聯有420萬人退黨;中國人口14億,黨員6千萬,現在退黨已超過1150萬人(截至2006年7月9日上網公開聲明退出黨團隊人數為1160千萬),正迅猛逼近惡黨大廈轟然倒塌的臨界點!中共解體,指日可待。

4、人能跟「天意」較勁嗎?

古人云:順天意者昌,逆天意者亡。我們的老祖宗從來就知道遵從天意對一個生命的重要。

人不能改變天意,人能做的只是審時度勢,弄明白天意是甚麼,然後按天意行事、「保平安」。

四、為你們憂心:如今你們的工作成績將來對你們意味著甚麼

截至目前,你們已非法對多名大法弟子進行重判,以下僅為一部份:

劉洪波 10年(2002年,秘判);
任海飛 7年,李丹 3-7年(2002年2月);
田軍和呂秀靜夫妻 分別為6年和5年(2003年3月);
許志斌 14年,陳鑫 13年,姓名不詳的女大法弟子 13年,姓名不詳的男大法弟子 13年(2003年3月,秘判);
柳春華 3年(2005年4月11日);
孫燕 3年(2005年8月5日);
田耘海 10年、臧玉梅 3年(2006年2月15日);
於麗,4年
宋秀蓮,11年
楊傳軍,4年
王春彥,2年
李宗民,15年
李秀梅,受害致死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有的案子並不是甘井子區的,卻也由甘井子區法院進行非法審判,比如:許志斌是金州區的,辦案單位是沙河口區國保大隊,可最後卻是甘井子區法院刑事庭──四庭(女庭長胡小平)非法開庭。另如呂秀靜,綁架她的是沙河口區,審判她的卻也是甘井子法院。

你們今天的這些工作成績,在天滅中共之時會給你們帶來甚麼?

或許你們馬上會拿出「上面命令」來做擋箭牌,那麼類比一下:假如現在有人為自己辯護說,我當年執行的是林彪的命令、江清的命令,你一定認為可笑。那麼,再過少許時日,當中共垮台,江、羅之流被法辦之時,你又會如何為自己辯解哪?

近日聽說,7月18日,你們又要對孫淑雲和薛新凱母子進行非法開庭審理。所謂依據卻是若干份傳單。這說的出口嗎?你們能把街上發廣告、發傳單的人弄來判刑嗎?那為甚麼法輪功的傳單就能成為判刑的依據?拿出傳單來看看,哪句不是真話?敢不敢拿出來讓老百姓評理?據說你們定罪也有依據,多少份傳單判多少年,而這所謂的「依據」卻是專門為鎮壓法輪功制定的。當法律有如此大的隨意性:可以根據獨裁者的需要隨便制定的時候,那還叫法律嗎?

其實,你們在執行命令之時,動的心念是不同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是中共治下的社會現象,具體操作的時候,多大程度上心存對被迫害的善良人的同情、多大程度上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儘量減少對善良人的迫害,這些既是衡量一個人良知的尺度、也是將來因果報應的依據。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給自己做,所動的每一個善念都會有相應的回報,「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所以,在將來善報或惡報來臨之時,你不能說是因為「僥倖」或是因為「天理不公」。正如前面故事中「二爺爺」和「父親」所遭遇的。

寫到這,非常感歎如今中共造成的這個亂世害人之深:竟需要在做工作的時候為守住自己的良知、為自己的未來而如此苦苦掙扎。

這封信的每句話都是仔細斟酌的,考慮著到底怎麼寫才能啟悟你們善的一面,到底怎麼寫才能不觸及你們的觀念,讓你們看清現今天象的變化,不要為即將滅亡的中共陪葬,斷送了自己的未來。要說的話還很多:歷史上的預言,今天的天體變化,古今中外因迫害正信而滅亡的獨裁政權,你們同行的前車之鑑……篇幅所限,無法一一盡言,真的很牽掛你們的未來,真心奉勸你們有機會認真看看法輪功的真相資料,不要拒絕任何信息,那些中共不讓你們接觸的信息,正是和你們的生命最息息相關的。

為何對你們如此牽掛?其實每一個法輪功學員對所有的世人都是這樣牽掛的,所以才會冒著被勞教、判刑乃至生命的危險印傳單、給世人講真相。這就是佛法修煉者的境界,這就是大法弟子一直在做的「救度世人」。那一份份傳單,正是一顆顆慈悲勸善救人的心,而不該是被迫害的依據。

願各位都能在7月18日面臨的選擇中,給自己的將來種下一個善果。

大連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