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般的山東省濟南女子監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日】你不相信有「人間地獄」?那麼請去山東省女子監獄看看。如果你能看到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那些法輪功學員的真實的狀況,你一定會說:在中國,「人間地獄」的確存在。

在那裏,大法學員每天早6點起床,7點被強迫出工、奴役勞動。名義上晚10點收工,實際上的真正收工時間是在夜間12點到2點。因為獄警會逼迫大法學員把活帶到監舍去幹,幹不完不能休息。每天幹活的時間在16-18小時。上邊來檢查,刑事犯人會按照獄警事先統一了的口徑謊說「晚上8點收工」。

為保證最大限度的將所有時間用在幹活上,獄警限制每天每人只許喝3杯水,上午、下午、晚上各一杯;上廁所必須按規定的鐘點去,為此有的人憋出病來;幹活時不准說話;完不成定額不許吃飯,不讓睡覺,全組一起到大廳去罰站。

濟南的7-8月份氣溫是很高,法輪功學員們又是被關在不通風的地下室幹活,可想裏面是多麼的悶熱。為了讓學員為他們賺錢,一次竟然連續把學員關在地下室8天8夜,不准學員回監舍睡覺,在車間裏不分晝夜幹活。學員們的汗水一次次浸透了囚衣,囚衣上布滿了『地圖』,身上都臭了。很多人連累加熱暈倒了,可惡警全當沒看見,醒過來照樣得接著幹,想休息一下決不可能。真是邪惡到了極點。法輪功學員即使發燒體溫達到近39度,經獄醫開出休息證明,惡警們仍不讓休息。一年365天,除了大年初一這一天休息外,其餘的時間都在不停的幹活,即使五月一日、十月一的公假,惡警們也會利用這個時間讓法輪功學員在監舍裏幹一些手工活,如:包裝玩具,疊手提袋,加工紙盒,月餅盒等。只是把勞動的場所由車間轉移到了監舍而已。

特別是四監區,犯人們稱它為「魔鬼監區」。在地下室幹活時,每天幹活時間幾乎長達18-20個小時,夜晚加班加到凌晨2-3點,不但不給加班飯吃,就是個人所有一點火腿腸、方便麵之類的食物,一旦被發現立即就沒收。從晚飯後幹到夜間2-3點,甚麼東西也不讓吃,只叫幹活。濟南女子監獄的惡警們,恨不得能將大法學員的一天當成兩天來計算。他們這般的狠毒,不為別的,只是為了──錢!據說,這裏每個季度僅僅獎金每人就高達1-1.5萬元!這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榨取的血和汗。

冬天不管多麼冷的天,不管刮大風下大雪;夏天不管天多熱,太陽再毒,曬得再厲害,也不管是在下傾盆大雨,一年四季都在必須在露天的院子裏吃飯,在這裏冬天沒吃過一頓熱飯,真是過著牛馬不如的日子。

以前惡警們自己對學員拳打腳踢,用電棍電,現在它們指使著那些牢頭獄霸去打人。在班、組長會上,惡警竟然對那些犯人說:該打打,該罵罵,有隊長呢。牢頭獄霸們成了惡警們的打手。打人事件時而發生。獄警直接教唆犯人行兇作惡,使他們罪上加罪,也因此,很多犯人越改造越壞,完全失去了人性和良知。

大法學員們都被刑事犯監督著,互相之間不能接觸,不能說話,甚至兩個大法學員互相對視一下都受到訓斥。惡警杜娟、徐玉美不讓大法學員給家人打電話,非法扣壓大法學員的往來信件,切斷大法學員與家人的聯繫。殺人放火犯、盜竊犯、搶劫犯、詐騙犯等等,既能減刑,又能假釋,大法學員決不可能。為了反迫害,大法學員給有關部門寫信,揭露惡警們的罪惡,要求煉功的權利,要求減少勞動時間,要求星期天休息的權利,它們就把大法學員關進「洗腦班」,關小號。有的學員抵制迫害星期天不出工,惡警徐玉美就下令不給熱水喝,把涼水管也關起來以此懲罰學員,更有甚者惡警徐玉美、王敏等還利用家人接見的機會,挑撥親人與大法學員的關係。迫害大法學員實際上也是迫害大法學員的家人。許多在痛苦中煎熬又不理解大法學員的家人聽了惡警們的謊言、恐嚇和威脅,也站在邪惡的一邊對自己的親人施加壓力。

邪惡的洗腦班(惡警稱其為「集訓隊」)為了達到「轉化」學員的目地,對學員的迫害中使盡了招數。由玉芳、於元美、喬瑞梅、杜芳、孔玉梅等等被惡警利用來迫害大法學員,既邪惡凶殘又心黑手辣,迫害中真可謂不擇手段。他們不僅不讓大法學員睡覺,對學員任意罰站,拳打腳踢,還抓著大法學員的頭髮往牆上撞,有的大法學員被打的鑽床底,有的被折磨得不知怎麼辦就去撞暖氣片。從「洗腦班」和禁閉室中也時常傳出「打人了」「邪惡打人了」的呼叫聲。

他們不讓學員上廁所,甚至在大便和來例假時都不准許使用衛生紙,更有甚者它們剝光了大法學員的衣服後再命其站在走廊裏進行羞辱。

在此我想補充的是,即使在這人間地獄中過著如此黑暗的非人生活,許許多多大法學員依然堅定,相信大法,相信師父。你可以聽到,從禁閉室、「洗腦班」經常傳出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的口號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