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母親離世的影響 放下人心助師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日】今天是母親離世七週年的紀念日,我沒有像過去一樣去母親的墓地掃墓,而且選擇了在家中靜心的背法。我知道,我已經放下了對親情的執著,更多的溶入了洪大的法中。

一、從有幸走入大法到不幸掉隊

我是98年夏天得法的,當時還在上大學,為了幫助當時正在接受化療已經虛弱的不堪一擊的母親,我有幸走入了大法。得法後只一個星期,我用我的親身感受說服了母親,她勇敢的走出醫院,全心投入了學法煉功。不到兩個星期,母親因化療被折磨的黑紫色的臉色就變的白裏透紅,從走不動路變的精神抖擻。隨後的半年裏,我和母親比學比修,真正的體會到了得法的幸福。

進入99年春天後,母親的身體又出現了不適的症狀,受到不信大法的父親的影響,母親又有了對病的執著,沒能從法上提高自己的心性,被邪惡抓住了漏洞,結果病情迅速惡化。4月25日以後,瘋狂的邪惡緊緊抓住了母親對病的執著。母親雖然有對病的執著,但是一直沒有離開大法,在最後的日子裏也堅持學法,而且在離世前三天還拉著我的手,告訴我一定要放下執著,好好修煉。

當時的我一直以為只要母親能夠在心性上提高就能闖過這一關,所以母親的突然離世對我造成了不小的打擊。再加上邪惡很快開始了鋪天蓋地的迫害,我沒能堅持住對大法的正信,完全走入了常人對親情的執著,長時間陷入了對母親離世的悲痛和對這場迫害的不理解當中。

其實,慈悲的師父在母親離世後第三天凌晨六點左右就曾點化過我,當時我在夢中聽到了師父清晰而洪亮的對我說:「你媽媽是圓滿了!」這句話聲音並不大,但強大的力量一下子震醒了我。我當時非常激動,但是由於家人普遍不信,以及隨後工作、家庭、身體、感情方面都同時出現了各種考驗、干擾和迫害,當時心性不高的我沒能堅持學法,心性上的漏洞和執著也隨即越來越多。7•20以後,我在修煉的隊伍裏掉隊了,而且一落就是五年。

在掉隊的五年裏,我雖然沒有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卻在心性上已經混同於常人,對所謂的愛情和事業發展都產生了強烈的執著心,痛苦的認為自己再也不配回到大法中了。

二、突破干擾從新修煉 放下人心增強正念

2004年夏天,由於工作十分辛苦,我的身體垮了。這時,我想起了大法,一直漂泊在「外」的我強烈的希望回到大法的「大家庭」中,從新開始修煉。慈悲的師父沒有嫌棄我,很快就幫我清理了身體。一身輕的我開始了艱難的「補課」。

由於長期掉隊,又與過去的同修交流很少,我對於發正念和助師正法這兩件事的重要性既不了解也不太理解,只是像剛得法那樣恢復了對《轉法輪》的通讀和少量的煉功。後來,通過機緣認識了兩位同齡的同修,並在與同修的交流中逐漸縮小了掉隊的距離,並一起向公開誣蔑大法的人講了大法的真相。

但是,這時,我每次學法都會受到重重阻力,不光有是困的干擾,而且會感覺到非常疲憊。可是,由於對老師新經文以及在各地講法學習的空白,我當時沒有意識到應該通過正念清除干擾,只是一味的承受,使學法的進度非常緩慢,遲遲沒有跟上正法的進程。

2005年秋天,通過集中學法,我意識到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和漏洞---對圓滿的執著、私心、顯示心、懶惰等等,而且對情的執著也根深蒂固:比如一想起母親就會淚流滿面;與男同事的交往不莊重等。於是,我就用心的學法,多看同修的修煉心得,逐漸走了出來。在家人的眼裏,我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勤快了,生活上節儉了,更加無私和用心的照顧家人,不再執著於母親的離世,不再受情魔的干擾,對工作和利益上的得失看的很淡了。我能感到,隨著這些人心和執著的去除,我對大法的正信和正念越來越強,離「大隊伍」越來越近了。

直到這時,我才開始認真的按照師父的要求發正念。但發正念時又遇到了干擾---非常疲勞,一開始發一次正念後就會好幾天累的走不動道,非常影響正常的工作生活。通過和同修交流,我意識到,一方面我要注意在心性上提高,另一方面,我必須在學法和煉功上再多下功夫,保證必要的學法煉功時間。就這樣,逐漸的,我已經由發一次正念都承受不住,到了現在可以一天與全球同修一起發兩到三次正念,並且能夠在證實法前先發正念清除干擾。我知道,自己在發正念這件事上做的還遠遠不夠,邪惡對同修的迫害必須用正念制止。我有信心,通過不斷提高心性和排除干擾,一定可以通過更密集的發正念來助師正法和制止迫害。

此外,隨著不斷的學法,我也終於徹底走出了對親情的執著,不再把人這一面的難過和眼淚與母親的離世聯繫在一起,而是堅定的相信師父的點化:母親真的是圓滿了。因為母親已經修好的那一部份邪惡是決對不敢碰的。我也悟到,能否徹底走出母親離世的陰影也是對我是不是真的信師信法的一個考驗。過去雖然也把母親圓滿了的說法掛在嘴邊,可一到了清明節就會在母親的墓前哭成淚人,這充份暴露出了我對大法根本上的不堅定。而現在,我對大法堅定的信念再也不會動搖:我就是要堅定的在修煉的道路上走下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才是我在世間的真正目地和意義!

進一步,我也更認清了真正的自己就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所有的人心與執著都是後天形成的「假我」。只要不斷的否定「假我」的各種常人觀念和想法,站在法上(用神的一面)衡量每一件事情該怎麼做,就能更徹底的排除干擾,從而最大限度的溶入大法,起到大法粒子應該起到的作用,助師正法。

三、助師正法

從去年冬天開始,我逐步辦起了家庭資料點。最初,我只是想把落下的新經文和師尊在各地的講法打印出來。但是隨著不斷學法,我意識到我有責任製作出真相資料,幫助世人了解真相,救度眾生,助師正法。於是,我添置齊了家庭資料點所需的各種設備,一點一滴的學習技術知識,製作出了緊缺的大法書籍和講法光盤、九評、小冊子、護身符等等真相材料。

在製作大法書籍和真相材料的過程中,我每遇到難題時都能在靜心學法後得到啟示,不僅輕鬆的解決了問題,而且探索出了新的方法。

只要掌握了必備的安全技術,家庭資料點的安全性還是比較高的。但是,在北京這個邪惡聚集、國安、警察密布的地區,發真相材料的危險就大的多。出於安全的考慮,一開始,我只是向熟人講真相,但是集中營迫害大法弟子的驚天黑幕被揭開後,我也被震醒了:不除掉怕心、不走出去讓更多的人了解迫害真相,這能叫全面講清真相嗎?這離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差的太遠了!於是,我第一次強制自己去掉怕心、卻依然心裏上下不安的把迫害真相材料發到了不認識的人們手中。接著,我通過學法和學習同修的經驗,更加重視起發正念的作用,都是先發正念,然後再正念很強的去發九評和真相材料,都非常順利,怕心也漸漸的去掉了很多。在這一過程中,我也更深刻的領悟了「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的涵義。下一步,我需要學習面對面講真相的方法,把怕心徹底去掉,把真相傳的更廣更深入人心。

師父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講到:「師父在傳法中叫大家要做好的三件事,看上去簡單,精不精進都在其中,成就甚麼果位都在其中。」希望所有和我一樣曾經落過隊,或者一直不願意徹底走出來的同修,都能放下「假我」的執著和觀念,勇敢的走出來,互相配合,做好師父囑咐的三件事。

最後,感激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多次點化,一路幫助我、保護我跟上了正法的進程。弟子一定更徹底的放下人心,助師正法,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