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津女子勞教所的一點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9日】天津女子勞教所是殘害善良人群的人間魔窟,特別是未擴建前的五大隊陰森恐怖。到了秋冬季節,居住在潮濕冰冷的屋裏,乍一進來嚇的都不敢睡覺。屋裏有暖氣設施,但從未啟用過,那是等來人參觀檢查擺樣子拍照用的。冬天點爐子,每天只給一小簸箕煤,生火沒有木頭,只能燒自己的馬札,燒了再從小賣部買(小賣部的所有商品都是低質量高價格)。學員們捨不得白天用煤,期望夜裏多燒會兒能暖和一些,可是剛生上火,惡警就把爐箅子抽掉,不讓你夜裏生火,許多人凍的無法入睡,第二天凌晨三點就讓起床到院子裏磨地上的磚。

冬天也不讓戴手套,拿磚頭去磨地上沾滿水泥的磚,學員們手上全是血,到七點吃早飯,吃完後接著幹。到了2000年7月,惡黨人員大批往裏關押法輪功學員,並強制擇豆子掙錢,從每人一天十幾包到幾十包不斷的增加,幹不完不許睡覺,第二天送豆子的大卡車不跑空車。學員們幾天睡不了三四個小時,許多學員擇著豆子就睡著了。

五六十歲以下都要扛100多斤的麻袋包裝車卸貨,有一次我發燒還扛了27包,勞教所拿我們這些人當牲口使,連洗涮用具的時間都沒有,就更談不上洗澡和換衣服了。每人一把暖壺一天只許一壺水,因不許放在屋裏,都在院子裏,也沒有時間喝,常常被監視我們的吸毒犯偷去。一個人上廁所全班都得在廁所外站隊陪著,很多學員為了趕時間無法正常大便,一位學員幾個月只拉了些像山核桃一樣的球,有的學員難受的實在不行,有當大夫的學員跟班長(吸毒的),說灌肥皂水管用,班長經請示找來灌食用的膠皮管,而惡警又惡狠狠的說:怎麼能用入口的管子灌大便。這些喪失人性的東西,陰損壞變著法兒的迫害我們。

我們居住的房子都成了幹活的車間,豆子就倒在床上擇,擇不完誰也別睡覺,我們的被子衣物每人裝在一個編織袋裏全都得放進兩間潮濕的破房子裏去,惡警叫它打物室。活幹不完惡警連買日用品的時間都不安排,後來只允許班長一個人代買,買來的東西都要放到那個打物室,不可以隨時取,活幹不完不准開打物室的門,如果今天可以睡上三四個小時了,它安排取物了,再看吃的東西都餵老鼠了,衛生巾、衛生紙成了老鼠的繁殖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