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容理解法 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去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6日】那已是八年前的事了,每每回想起來總感覺到偉大師尊的無量慈悲和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幸福!

98年5月,妻子懷胎十月已到了預產期,各種跡象顯示就要分娩了。31日上午,我和妻子來到醫院。一入診斷室,醫生就對我說:「你就是那個胎音不好的嗎?我再給你看看。」我們連忙說:「我們是頭次來到你這個醫院,不是那個胎音不好的。」醫生好像沒聽見我們的話,接著對我們說:「要是胎音還不好,就剖腹將孩子拿出來算了,不能再等了。」

其實妻子從懷孕到今日上醫院,一直都很正常,中間曾檢查過幾次都很好。別人懷孕總是三天兩頭的上醫院檢查,今天要補這,明天要補那,動不動還要做甚麼操等等。我常對妻子說:「這是大法給我們的福份,大法弟子的孩子一切都正常,有甚麼不正常法輪都可以糾正過來。」同時我也看了一些大法弟子懷孕後和分娩前突然一切都正常了的例子。所以當今天聽到這個醫生說胎音不好要剖腹時,我心想:大法弟子的孩子怎麼會胎音不好呢?怎麼會要剖腹呢?我的孩子一定會順利生產下來的。

不料醫生檢查後說:「胎音仍不好,要立刻住院剖腹。」我還是想,醫生一定是搞錯了,不過我同意住院,沒同意剖腹。住院部的醫生檢查後確定門診部醫生的診斷是正確的,也要求立刻剖腹,可我認定大法弟子的孩子一定沒事。所以對醫生說:「我希望孩子順產,不同意剖腹,剖腹對孩子和大人都不好。」

醫生說:「根據目前的情況,我們建議剖腹產,但是否剖腹還得你簽字同意。如果你不同意,就在責任書上簽字,出了甚麼問題由你負責。」我毫不猶豫的在責任書上簽了字。

字雖然簽了,護士小姐還是每一刻鐘來聽一次胎音,有時胎音正常,有時不正常,每分鐘只有20次左右,這時醫生就會很緊張,建議我立刻動手術,我不同意就要我再簽一份責任書,一天下來簽了3、4份責任書。開始簽責任書時還無所謂,後來再簽時心裏就不是滋味了,一想到兩條人命啊,就由我在此決斷,心裏就非常的苦。不過,我始終相信師父,相信師父不會讓我犯太大的錯。

晚上,醫生建議我們做一個胎心監測,用儀器做了一個多小時,顯示結果是每分鐘內基本正常,但有些分鐘內的幾秒鐘胎音非常低。我問醫生那是甚麼原因造成的?醫生說:「只能推測,要確定還得等剖腹後才知道。」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還是一刻鐘測一次胎音,過一段時間簽一次責任書。這時我慢慢冷靜下來悟了一悟:為甚麼我們一進醫院,醫生就說我們是胎音不好的?如果妻子命中註定要挨這一刀,我如此阻攔能行嗎?現在剖腹技術的出現也不是偶然的。雖然順產比剖腹產要好,但孩子註定就要剖腹產,我人為的想怎麼樣那哪能行呢?

漸漸的我放下了大法弟子的孩子只能順產不能剖腹產的認識。在迷中,在悟中,在說不出的心苦中我又熬過了一天。第三天的一大早,當醫生又來檢查時,我說:「同意剖腹。」醫生對我的突然轉變也感到很高興,馬上組織醫務人員實行手術。

手術非常順利,孩子六斤半,母子平安。手術後醫生對我說:「孩子的臍帶太短了。我接生了三十多年,還是頭次碰見這樣的情況。孩子不可能順產,因為一宮縮,孩子往外稍微一推,臍帶的長度就不夠了,孩子的呼吸就成問題,好在你妻子沒怎麼宮縮。」

女兒今年已經八歲了,聰明、活潑、可愛,會背《論語》和《洪吟》,外婆給她取名叫「明慧」。我知道: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以我當時的執著和自以為是,很可能帶來一些災難性的後果。圓容理解大法,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這是我們在實修中必須做到和做好的。

一點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