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念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3日】隨著學法的越來越深入,對師對法的越來越堅信,對正念的感悟也越來越深,下面我把我近期的認識談出來和同修切磋,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999年7.20後進京上訪,被邪惡非法關押。當時剛得法半年多,學法不深,基本上沒有正念,怕心很重。知道自己法學的少,所以老想回家,因為回家可以看到書,可以學法。而且在剛得法時聽師父講法錄音中講到:「只有最複雜的人群,最複雜的環境才能修出高功來」(《轉法輪》)。所以那時在自己的潛意識中就有想到最複雜的環境中去修煉的想法,因為這樣修的高嘛!(貪心、求心),即使到監獄那麼複雜、惡劣的地方也無所謂。不知不覺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一個強大的回家的執著,使自己一直沒有正念起來,直到被邪惡非法判刑三年,最後才把這個執著魔去。(從關押到非法判刑,經過了一年的時間)現在我才明白是師父一直在等著我正念起來,然後好為我化解魔難。可我當時就是不爭氣,沒精神起來。舊勢力看關我那麼長時間還沒正念,就找到了藉口,安排了我的牢獄之災。當時我還高興的以為是師父的安排,讓我修的高呢。哎!當時悟性真是太差,師父乾著急也是沒辦法。

從監獄邪悟回來後,鑽進了名、利、情中,不能自拔,直至身心疲憊。2004年底,看了師父的《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後,幡然醒悟,後悔不迭,然後捧起師父各地講法整天拼命看。當時我明顯感覺到師父把我自身空間場、身體上很多像山一樣的敗壞物質拿掉很多,身體感覺輕鬆多了。而且世界觀再次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剛得法時是第一次轉變),由以前的不信神,現在信神了(以前得法後,雖然從法理上知道有神佛存在,但感性上還不是真信)。

醒悟後,看師父的講法,我常常淚流滿面:師父真是太慈悲了,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直給我機會,一直耐心等待著他迷途的孩子從新找到回家的路。有時我真的很後悔,但後悔也是一個很不好的執著心,也是應該去的。

剛開始發正念,不知道正念的重要性,只像例行公事一樣,每天做到四個正點。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特別是對師對法的堅信成度越來越強後,正念也越來越強。對生活中的每一樁小事我們就能馬上分清哪是干擾,這個干擾是針對我哪顆心來的,找出來後馬上去掉,然後立即發正念鏟除邪惡。即使我心性有漏也決不允許邪惡來干擾,我可以在法中歸正。這時魔難就會自然化解。

以前學法時我對師父經常講的神通啊、功能啊理解不了(因為我是閉著修的,自從修煉我就很少有感覺),反正我也沒感覺,那都是給開著修的同修講的,和我沒多大關係。現在我才悟道,師父的法是給每一個弟子講的。我和身邊的同修經常交流,我們悟到:我們以前理解不了的,正是我們現在用的著的。在7.20時師父就給我們推到位了,我們每個真修弟子都是神通廣大、威力無比的,只是我們還帶有這個肉身罷了。「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師父就是要讓我們在人間都成為一個個偉大的神,在人間就可以運用神通,無所不能。在預言中也預示到有一段時間是人神同在的日子。但這些神通只能用在除惡和救度眾生上。

資料點一直是邪惡虎視眈眈的地方,所以干擾也較多,如果心不正,就會帶來麻煩。有一段時間,我玩網絡軍旗有點上癮,一有空就想玩會兒。有一次正玩著,突然停機。同修說:你好好想想,是不是不讓你再玩遊戲了?我當時想:玩會兒遊戲又有甚麼呢?沒有及時向內找,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從那時起電腦從開機不到半小時就關機,甚麼也做不成。我還不向內找,還以為是中病毒了(人心),就想重做系統,那段時間我也太執著技術。

同修就又勸我向內找,是不是太執著技術了?讓我多發正念、多學法。我不服,執意要重做系統,但怎麼也進入不了系統,因為我的技術有限,我沒辦法,只好放棄。

後來同修就在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請師父幫助清理電腦空間場所有干擾正法,破壞大法,阻礙救度眾生的所有共產邪靈、爛鬼、黑手,及電腦本身的敗壞物質,請師父加持。然後同修又到電腦前發正念並和電腦溝通:咱們一塊來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你不能被邪惡控制,你也得有正念啊!(這些正念我們都是通過《明慧週刊》同修交流文章中受到的啟發)。第二天電腦就恢復正常,直到現在一直正常。每次上網我們都邊發正念邊下載,所以一直很順利。前段時間封網我們也沒受干擾。我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

前天中午我和另一位同修下鄉發資料,太陽直射,氣溫高達39度。還沒走到,摩托車就熄火了。我第一念是:可能天太熱,哪個部件太熱了(人心)。這時同修的腿很痛,而且心裏還特別難受。隨後我們悟到這是邪惡的干擾,就把摩托車推到陰涼處發正念:鏟除迫害摩托車、干擾正法、救度眾生的所有共產邪靈爛鬼、黑手。然後又和摩托車溝通:我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你一定要拿出最好的狀態來,否定邪惡對你的迫害,精神起來,選擇好自己的未來。我們兩個也正念堅定:就是推著摩托走,我們也不能被邪惡干擾,也要把帶的資料全部發完,我們一定要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歇了一會兒,點著火,走了十公里又熄火了。我們就又停下來發正念,這樣歇了三四次。我們兩個也早已汗透。發完資料往回走,摩托車又沖沖的想熄火,我馬上發出一念,你不能熄火,你就是堅持也得堅持到家。然後摩托衝了幾下後恢復正常,一直到家。

事例還有很多,其實我們身邊所發生的每一樁小事都是在考驗著我們的正念,看我們是否信師信法,是否時時刻刻正念堅定。我們的一切智慧都來源於信師信法,我們的每一個正念都來源於信師信法,只有信師信法我們才能夠無所不能,只有信師信法我們才能夠走正走穩,才是最安全的。

我很感謝我身邊的同修,因為他們一直真誠,直言不諱的指出我的執著,也感謝《明慧週刊》給我們提供了一個互相交流、共同精進的平台,幫助我提高。更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才能堅定的走到今天,我一定會越最後越精進,緊跟師尊正法到底。

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