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王建國家人申訴、鳴冤、上訪紀實(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2日】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國於2006年3月2日被以譚新強為首的船營區南京派出所警察綁架,40天後,年僅30歲的王建國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家人在痛失親人,心情無比悲憤的同時,一方面想著到黑嘴子勞教所看望和王建國同被抓捕的兒媳婦趙秋梅,另一方面也要逐級上告,將建國的死化為向世人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真相的動力。

王建國的奶奶手捧著王建國的遺像

然而,從家屬為王建國這樁冤案逐級上告的過程,我們已經清楚看到,想從當今當權者那裏使正義得到伸張,那是與虎謀皮,就好比那人是我讓手下殺的,你讓我嚴懲兇手,所以公安局的人毫不掩蓋的說「我能幫助你們嗎?哪有自己人整自己人的。」

40天慘死看守所: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難容 白髮人送黑髮人冤情誰知

2006年5月29日上午,王建國的家人來到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沒有見到勞教所所長,和五大隊管教說明王建國已被迫害致死的事,要求讓他的妻子趙秋梅回去處理王建國後事,讓夫妻倆見最後一面。當時勞教所五大隊管教說秋梅可以回去看一看,只能是看一看,但還得研究研究。

王建國的遺體至今仍停放在吉林市屍檢中心。吉林市公安局已多次催促儘快火化,並強令家屬簽字許諾,欲謀焚屍滅跡。邪惡警察害死人命,拆毀靈棚,蠻橫抵賴,壞事幹絕。親人哭訴無路,上告無門,冤情震撼人心。一石激起千層浪,此事在當地影響極大,群眾議論紛紛,百姓怨聲載道。王建國的家屬們和所有親戚們同心同德,共同反對和抵制邪惡警察惡言惡行。

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上上下下的管教早已得知王建國40天就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犯罪同僚,做賊心虛。他們對王建國的妻子趙秋梅施展偽善術,但對王建國慘遭虐殺的事卻對趙秋梅極力掩蓋。只有趙秋梅還依然蒙在鼓裏。勞教所在遮掩自己不是犯罪單位,沒達到害人致死的程度。

2006年5月29日下午,3:00左右,家屬們來到吉林省委信訪辦,接待的人表面上態度很好,問了一些情況後,說:「我們覺得這件事也不應該發生,這件事就等於你們來過省委,我們已經知道這件事。」然後把情況備案,輸入電腦,蓋章。在家屬拿的王建國在看守所死因情況的條上蓋了個章,說回地方解決。

接著家屬們又到省人大信訪辦公室,一個女的接待,問了一下情況後說:「你這件事只能回地方解決,我們只是給你備案,證明你來過。」也蓋了個回地方解決的章。

家屬們又到省公安廳,是個男的接待。他說:「這件事情我們解決不了。你大老遠來一回,我們就當私下閒聊,但這不算我給你解決問題,我也不給你甚麼答覆,你想一想我們是省公安廳,你跟公安局打官司,我們都是一個系統的,我能幫助你們嗎?哪有自己人整自己人的。」

王建國的家屬們從長春回來後,就拿著接待的手續去了吉林市委,市委的信訪辦負責人所謂正規的接待了家屬。家人提王建國,那人說:「啊,王建國,我們都知道,前幾天不是有個老太太和一個殘疾人捧著王建國的遺像和「冤」字在大門口喊過冤嗎,王建國的事我們上下都知道,你得上政法委。」家屬問:「我們上這來說明王建國被害一事,算不算備案?」他說:「都備案了。」

兩天後,家屬又到市人大,也是同樣的說法,同樣的程序,推諉這事你們只能找政法委解決。

6月9日,家人來到政法委,信訪辦的人接待的,他們說:「這件事我們都知道,公安局正好要見你們。」家屬說:「我們不見,公安局我們已經去過,他們沒有給我們任何答覆。」政法委的人說:「我給你們寫個條,你們到公安局預審科去解決。」

另據有關人士講:大法弟子王建國是被叫王士春(發音)的人舉報的。王是在給王建國幹泥瓦匠活兒時,王建國向其講真相,救度他,卻遭到他的舉報。王士春得到5000元獎金。王士春現正被邪惡封為迫害大法弟子的「楷模」,該惡人體態特徵為較矮、較胖。其妻子、女兒有時在吉林市兒童公園北門早市上賣東西。近日在吉林市上海路小區購買一套住房(確定),據說是6號樓4單元4樓右門(未經核實,未進戶)。

以下附吉林市政府各部門地址、郵編及主要領導最新電話號碼(區號0432)

下載電話號碼(33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