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正念正行的老年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1日】在我們的學法點上有這麼一對老年夫婦,男的七十多歲,文化不高,女的五十多歲,不識字。這兩位上了年紀的同修在邪惡迫害瘋狂的日子裏,不畏艱難,始終正念正行,做著講真相的事情。

2000年,在邪惡迫害還是非常猖獗的時候,這名女同修只身一人上了北京證實法,後來被惡警抓走,把她長時間吊在一個地方,雙腳離地,同時還有三個惡人對她拳打腳踢。那時,大家還不懂得如何運用正念,當她被打得非常難受的時候,她對其中一惡人大聲喊道:「你們這樣打一個好人,你要給我多少的德呀!」那些惡人一聽,當即就把她給放了下來。其中一人在沒人的時候私下對她說:「真對不起!」而另外有一個惡人則隔了三天沒露面,當時這位女同修想:他失了不少德,回家難受去了。在後來的遣返過程中,她不斷的給她所接觸的人講真相,並拒絕在任何保證書上簽字畫押,最後順利地回到了家鄉。

回到家後,通過學法,領悟到救度眾生的責任,她便和老伴開始做真相資料救度世人。由於當時所在地的惡人惡警的迫害比較猖獗,當地的學員怕心比較重,絕大部份的學員都不敢接觸這對夫婦,有時連新經文他們都沒辦法得到,但是他們憑著對法和對師父的正信,他們依然做著作為正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他們偶爾得到了一份真相資料的原版,就不斷的拿到複印店去複印,有時一次就複印了幾百上千份,不停的分發到所在地的各家各戶;有時候沒有新的資料來源,所用的資料長時間沒有更新,他們還是不停的發放。時間久了,當地的惡警知道是他們發的,就開始對他們監控。有一次,由於同修心性上和配合上的漏洞,被邪惡鑽了空子,惡人到他家搜出了資料,男同修被關進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的時候,有一次,獄警偽善地拿了二盒飲料給這位老年男同修,同修喝完後不久,覺得身體很不舒服,知道是上了當,當即向內找自己的問題,覺得不該喝惡警的東西,便在心裏請求師父幫助,並發正念反制惡警。第二天,那獄警來上班時捂著肚子說難受,老年同修對其講善惡有報的道理,獄警不敢回應。另一盒飲料被同監室的一名犯人拿去喝了,喝完後,犯人感到頭痛,老年同修告訴他:「你只要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第二天,該犯人私下對他說:「你教我的方法很管用。」老年同修對他說:「你在裏面和出去後要給你的親朋好友講:法輪大法好。」犯人說:「我一定會的,我出去後還要找你切磋。」

在法庭上,有的同修把握不好,說出有幾千份資料,老年男同修在法庭上慷慨陳詞,指問法官:「你說我們是犯罪,那受害人是誰?你們這些人頭戴國徽卻踐踏憲法,不是懲惡揚善,而是懲善揚惡!」把法官責問得啞口無言,而後自己把這些資料的數量大部份給承擔下來,結果,老年同修被判緩釋放。

出來之後,兩同修依然不斷的做著證實法的事情,惡警為了監視他們,在他們住處的對門和附近都安排了耳目,但依然阻止不了他們要做的事。

有一次,女同修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又出門證實法。在車上,她心裏想:我回老家一趟不容易,而且時間又這麼短,我要救的人讓他們等著我。結果在她到達老家時,那些人全部都被她碰到了,她把真相資料每人發了一份,順利的達到了她的目地。監視他們的惡人發覺她已不在時,派出人員到車站去攔截,但她已做完了事情回到住地,惡人不甘心,就想到他們家耍流氓,他們拒不開門,惡人無奈,只得灰溜溜走了。

有一次,惡警派出更多的人員在他們住處周圍進行監控,兩位老年同修不斷的發正念,沒一兩天,邪惡人員呆不住了,全部撤走了。

在與同修的切磋交流中,他們悟到:做事時的心態要純。他們在做發資料或講真相完全都沒想會不會怎麼樣,只想著要讓更多人知道真相和得度,往往在這樣心態做事時,貼出去的資料第二天去看時還在,做的過程中也往往是有驚而無險。有一次,他們在天橋張貼資料時,一個保安過來問貼甚麼,女同修說:沒有不好的東西。並要拿一張給保安看,保安轉身走了。

他們正念正行的事還很多,雖然看起來平凡,但我用心去領會時,能夠感受到他們救度眾生的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