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大陸弟子在媒體上講真相一定要為眾生負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9日】近來,為了熟悉新唐人電視的接收裝置的更多功能,我無意間聽了幾次《自由亞洲之聲》廣播電台(間隔七八天聽一次),聽到幾位法輪功學員(自稱)在廣播中的熱線電話。感覺非常有必要在這裏提醒同修,在媒體上發表個人的認識,尤其是直播節目,務必要從聽眾如何能理解和接受這個基點考慮周到,慎重再慎重。

像《自由亞洲之聲》廣播電台,在中國估計會有幾百萬的流動聽眾,我們講不好或講的不能讓人理解就會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此時你做的就不是救眾生,而是推眾生,而且是大面積的。

我聽到第一位同修談了個人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的遭遇,但他完全從個人角度談被迫害,沒有談出大法的美好,以致主持人問:「遭受這麼多不幸,為甚麼還是要堅持煉呢?」顯然,主持人代表了很多聽眾的看法,不能理解你,因為人家不知道大法是如此的美好,原因是我們沒有講到位。

第二位同修是提前寫好了讓大陸聽眾退黨的呼籲和具體方法,在廣播中快速念稿子,給人一種強行利用媒體達到個人目地的一種感覺,像一個精明的商人在利用媒體兜售甚麼東西,而且稿子的內容很乾澀,只是要求大家退黨,中共是甚麼?為甚麼退?這些都沒有講,當然收效寥寥,而且給人一種負面的印象。

這種談話節目都是富於情感的,我們突然插進去這樣的「白稿」,好像是一通廣告,讓人索味,降低我們大法弟子的形像。

第三位同修的問題最嚴重,他問候了主持人之後,說:「我是一個法輪功學員」,說這句話時馬上變的很「低人一等」的感覺,不堂堂正正;接著,他說他看到街上的人眼睛都是紅的,好像都是怪獸,他說這就是中共紅色惡龍的作用,因為中共在另外空間是一個紅色惡龍。

這種一上來就說自己看到人都是怪獸,很容易讓被毒害的大陸聽眾認為你精神不正常了,從而認同惡黨的謊言宣傳。結果主持人馬上就問:「你的這種現象是煉法輪功的原因嗎?」顯然,人家覺的他的表現有些不正常。另外,對常人講「另外空間」「功能」,都讓常人不知所云,覺的玄之又玄,聽不懂,造成很反感的印象。

我建議,在大型的媒體上講真相,務必提前有一個充份的準備,而且必須要有幾個同修一起切磋,從聽眾如何能理解和接受這個基點出發,有針對性的去講,絕對不能自己想到哪裏就講到哪裏、想說甚麼就說甚麼。其實平時面對面講真相也是必須根據對方的明白真相的程度和接受能力,隨機應變而且有針對性的去講的,如果沒有充足的準備和對對方的基本了解,就做不到這一點。那麼在廣播上講真相,就更要事先了解自己將面臨的聽眾的狀況,要事先學習作媒體訪談的基本技能,不能只顧自己想講甚麼、而是一定要考慮聽眾效應。尤其有意經常參加這種節目的同修,太應該與同修溝通,查找自己的問題,因為這樣的事情牽扯的面太大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