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貫滿盈的「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1日】在廣州市白雲區西洲北路,有一個四週高牆圍繞、終日鐵門緊閉的大院,其鐵門和高牆都密不透風,嚴嚴實實;偶爾有人出入,都是匆匆的開門、關門,顯的極其隱秘,生怕泄漏出了甚麼。這裏,就是在國際上惡名昭著的「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

(一)

一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中心,一個徹頭徹尾的非法機構,一個惡貫滿盈的法西斯式集中營,中共邪黨卻欺世盜名,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學校」,這無異於「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自作聰明;而且,聽說,不知甚麼時候,「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還悄然升級了,升為「廣州市法制教育所」,自欺欺人罷了。雖然給自己披上了一件漂亮的外衣,畢竟做賊心虛,沒有底氣,所以,「洗腦中心」鼓足邪氣,也沒把「廣州市法制教育所」的招牌掛在大門外,而只是藏在深深的院內。為名副其實,這裏,我們還是稱其為「洗腦中心」。

「洗腦中心」所在地,原是廣州市公安局的一個處,因此,內面還有一個空空的大院。在這裏,被中共邪黨利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員,是從廣州市政法系統各部門抽調來的警察,也就是說,廣州市政法系統各部門都有代表在這個「洗腦中心」。當然,它們是用盡心機,想以此來虛張聲勢,想以此證明「洗腦中心」的合法性;而被警察指揮、日夜在「法輪功」學員身邊監控的「保安人員」,是從社會上雇來的閒散人員。

(二)

在「洗腦中心」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情況不同:有的是先被非法勞教,勞教期滿,仍不讓回家,又被關在這裏遭受新的迫害;有的是先被非法拘禁,拘禁期滿,也不給自由,又被非法帶來這裏強制洗腦;有的法輪功學員是在家中,或者正在工作單位,突然被綁架進來;還有的是被以「談話」為名誘騙來的••••••許多學員都竭力抵制「洗腦中心」的邪惡迫害,它們就用四、五個大漢一齊把學員架上車運來。最多時,在這裏同時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達二百多人,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因此妻離子散,家不成家。

無論哪一種來源,法輪功學員被關進「洗腦中心」時,都沒辦任何手續,沒經過任何法定程序,沒出示任何公文,也沒有經過任何合理的解釋,形式上與土匪或黑社會綁架沒甚麼區別;而被關進「洗腦中心」後,被關押的時間沒任何限制。中共邪黨的驕橫行惡在此可見一斑。

(三)

法輪功學員一旦被關進「洗腦中心」,就完全沒有了自由:他們常常被單獨的關進一個個小小的房間,吃飯、睡覺、洗衣服、洗澡、大小便,全部在這個小小的房間進行,不許出門;小小的房間是經過改建的,把原來的窗戶封閉或半封閉,從裏面看不到外面;房頂裝上攝像鏡頭,晚上睡覺也開著燈。

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日夜都被監視著。不許隨便坐,甚至不許隨便張嘴(防止背經文);儘管外面就是空空的大院,但法輪功學員從不許外出活動,終年不見天日;更有甚者,有的房間,整個房間到處都貼上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強迫法輪功學員踩在上面,或坐在上面,使學員在精神上遭受極大的傷害•••••

「洗腦中心」的一位警察曾坦言:我對你們真不理解,如果我要是這樣被關在這裏,別說幾個月,只一個星期,我即使不瘋,也會變成傻瓜。

(四)

「洗腦中心」不僅無限期的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而且還採用各種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強制「轉化」。使用的強制手段,可謂集邪惡之大全:

手段之一,欺騙:強制法輪功學員觀看一系列誹謗、攻擊法輪功創始人和法輪功的影碟和書籍。這些資料,千篇一律,全是一些無中生有、斷章取義的東西,然而,不顧法輪功學員的反對、抵制,「洗腦中心」仍然反反復復的強制法輪功學員觀看。

手段之二,迷惑:安排一幫人同時去說服一個法輪功學員。「洗腦中心」常常抓住人的弱點,採用「疲勞戰」,不分白天、黑夜,幾個人輪番的圍著學員沒完沒了的講他們那套荒唐可笑的陳詞濫調,目的是使法輪功學員疲勞,使法輪功學員處於神志不清的狀態,進而被迷惑。可笑的是,它們竟厚顏無恥的稱這種手段為「幫教」。

手段之三,「勸說」:熱心的邀請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或朋友來「洗腦中心」,幫助勸說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為了欺騙世人,它們往往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或朋友都極盡殷勤,揮霍人民的血汗錢,給他們包吃,包住,包車票,以此掩蓋它們的邪惡行徑。

自從中共邪黨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或朋友都成了直接的受害者,他們都知道共產邪黨指鹿為馬的邪惡本性,更害怕它們的邪惡本性,屈從於中共邪黨的淫威,又出於對法輪功學員的擔心,為了眼前的利益,他們中的一些人都焦急的勸說法輪功學員:「好漢不吃眼前虧。」或者「不要用雞蛋去碰石頭。」等等,這些,完全是出於對中共邪黨淫威的恐懼和無可奈何。中共邪黨對自己的這套偽善之舉,竟自詡為「春風化雨」。

手段之四,威脅:製造恐怖氣氛,施加精神壓力,威脅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現僅舉其中一、二:

──「如果你還不轉化,就送你到大西北,決不會放你出去。」
──「你也知道,共產黨有的是整人辦法,甚麼損事都能做出來,你不要執迷不悟。」

當然,這也不僅僅是威脅,事實上他們也是這樣幹的。在中國大陸,共產邪黨的惡行早已達到肆無忌憚的地步。

手段之五,誹謗:用它們的一套強盜邏輯,誹謗法輪功學員,同時蠱惑世人,煽動世人對「法輪功」的仇恨,最邪惡的有:

──「你不轉化,不回家,不顧你家人的死活,還談甚麼善,是真殘忍。」
──「你不轉化,就是反對政府,還談甚麼忍。」

全是荒謬、變異思維。

手段之六,體罰:強制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長時間罰站,連續幾天幾夜不許坐,不許睡覺,有的身體還被用膠布綁住,以此強制學員答應不煉「法輪功」。有的學員因長期站立支持不住而倒下,就遭到一頓毒打;有的法輪功學員兩腿站的嚴重浮腫,變色,小腿腫的比正常的大腿還粗,很可怕。

手段之七,折磨性灌食:為了抵制「洗腦中心」種種非人的迫害,許多法輪功學員採用絕食抗議,有的絕食時間長達半年,身體瘦的皮包骨頭,體重只有三十多公斤,十分虛弱。然而,「洗腦中心」不僅沒有任何人道主義措施,反而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性灌食,有時,給法輪功學員插胃管之後,再把學員的手綁住,一週或更長時間都不拔管,以此折磨「法輪功」學員;而有時,邪惡之徒在給法輪功學員灌食之前,先把幾根筷子綁在一起,或者直接用一根四方形鋼棒,灌食時,野蠻的把筷子或鋼棒橫壓在法輪功學員的嘴上,然後雙手用力向下壓,造成學員兩嘴角經常都被壓破,流血,以此增加法輪功學員的痛苦。

手段之八,上繩:這是一種酷刑。惡人先把法輪功學員的手臂放在身後,腿雙盤,再用布帶把手臂和雙腿反覆纏繞,綁緊,然後,幾個人在兩邊同時使勁拉,有的拉緊後再吊起,以此強制法輪功學員答應放棄「法輪功」。 遭此酷刑的法輪功學員常常痛的昏死過去;而有的因此手臂和雙腿都被勒傷,長時間生活不能自理;也有的脊柱、肋骨受損,很長時間都不能自然坐立。

「洗腦中心」對善良民眾竟使用如此殘酷的強制手段進行「洗腦」,這是中共邪黨邪惡殘暴本性的原形畢露。

(五)

在紅色恐怖下,一部份原法輪功學員因承受不住,或神志不清時,配合中共邪黨,在「洗腦中心」作了所謂的「保證」,「悔改」,「決裂」,等等;更有甚者,上報紙,上電視,表示「感謝×××和政府的教育和挽救」,這些,就是「洗腦中心」的所謂「轉化」成果。

在邪惡的高壓下,這些被「轉化」的原法輪功學員,他們的「保證」、「悔過」、「決裂」以及所謂的「感謝」, 對世人已沒有甚麼實際意義。但是,從那些在「洗腦中心」遭受了中共邪黨迫害,還要為中共邪黨大唱讚歌的原法輪功學員身上,世人能想像到被迫害者內心的痛苦;從他們內心的痛苦,世人看到了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暴和窮凶極惡。

我們正告其中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之徒,將你們編入「惡人錄」,不是氣恨你們,而是為了警醒你們:為了你們的將來,為了你們家人的將來,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吧!否則,等待你們的,將是無休無止世代報應;清醒點吧,「多行不義必自斃」,「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要為了你們眼前的一時利益,葬送了自己和你們家人的將來。


下面是在廣州市「洗腦中心」跟隨中共邪黨的部份惡人錄:

地址:廣州市白雲區槎頭西洲北路56號 郵編:510435    
校 長:潘錦華 電話:020-81730648;
副校長:賀運育;
學校政委:李雪珍,女, 電話:020-81730767或81730648,家020-83485250,
手機13922159049;
管教部部長:賴鑑峰 電話:020-81730646 ,81730648;
管教部辦公室: 電話:020-81730646;
管教:翟永平,電話:81730767,此人從2000年初就開始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活動,;
惡警:黃永榮,電話:81730767;
惡警:楊永成,鄧權,楊柳,周靜,鄧梅青;
保安:江紅,張偉平,徐兆祥,張顯浩,劉振海;
醫務室電話:81730817;值班室電話:8173064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