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0日】我是山東威海大法弟子,今年64歲,修煉法輪功前身患10多種病,多年的病痛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是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我患有一種很怪的皮膚病,也不知叫甚麼名。全身潰爛,鑽心的癢,特別是兩隻腳爛的整天流血水,連鞋襪都不能穿,不得已,只好套上塑料袋,行走困難,癢起來時忍無可忍,成天撓個不停,渾身血肉模糊,撓後痛個不停,渾身結硬殼,頭上整天流血水與頭髮粘在一起。而且還不能見風,從不敢輕易出門,夏天不敢開窗,出門求醫都得包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兩隻眼睛。渾身上下憋得大汗直流也不敢露一點縫,連晚上睡覺翻身那點風都受不了,吃藥打針花了上萬元也沒治好。真是苦不堪言。

由於病痛的折磨,整天心煩意亂,導致我的血壓高到二百多,醫生說太危險了,跌一跤就有生命危險。還有嚴重的關節炎也在折磨著我,四肢疼痛,一年四季都得鋪電褥子,全身的關節都是硬的,睡覺翻身都困難,腿、腳腫的很粗,手不能握,吃飯不能拿筷子,渾身又痛又麻,胃也不好,一點涼也不能吃,吃一口涼東西馬上就得跑廁所,有時還火辣辣的疼。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好地方,簡直是一殘廢人。

1994年,病魔奪去了我丈夫的生命,我是一個家庭婦女,沒有經濟來源,還有一雙正在讀書的兒女,生活上窘迫加上疾病的折磨使我精神上受到嚴重摧殘,真是生不如死,我的精神全崩潰了,整夜失眠,記憶力直線下滑,接近痴呆,甚麼事也記不起來,我不知流了多少淚,也多次想過自殺,但看著眼前未成年的兒女,死的念頭又打消,病魔使孩子已失去爸爸,不能再失去媽媽。

就在我求生不能,求死無門的時候,我有幸得大法,那是四年前的四月份,我妹妹的一個同學給了我三張法輪功傳單,當時礙於面子我接過來了,第二天出於好奇心看看吧,不知為甚麼,我一看就瞌睡,而且睡的特別香,幾年沒睡這麼沉的覺了。

過了幾天那人又送給我一本《轉法輪》,我就開始拜讀,一看書就睡覺,我當時有些不解,當我讀到《轉法輪》第二講有所求的問題時,有這樣一句話:「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讀到這裏我才明白了,啊!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原來那次看真相傳單睡的很香,是師父已經在管我了。法輪大法真是奇蹟,這簡直讓人無法相信,但他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從那以後我再也不失眠了。

五月初一天,妹妹的同學來教我煉功,我去送她時竟忘了怕風,既沒穿外套也沒包頭,送了很遠,回來時猛然發現,啊!我怎麼不怕風了,當時我的心情非常激動,心想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啊,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意識清醒,不是夢,世上竟有這麼好的靈丹妙藥,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我學煉法輪功半年,身上所有的病狀都不知不覺的好了,現在我甚麼活都能幹,完完全全是個健康人,原來彎曲的兩腿和腰都伸直了,身高也恢復到原來的高度了,走路走多遠都不累,騎自行車能帶上一百多斤重的東西,心情特別舒暢,我覺的自己越活越年輕了,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以上說的都是我的親身經歷,句句是掏心窩子的實話。法輪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叫人們做一個好人,同時有一個健康的身體。現在法輪功已洪傳世界78個國家,普遍受到各國政府的支持,唯獨在惡黨獨裁的中國卻受到慘無人道的迫害,幾十萬人被關押、判刑,迫害致死幾千人,更使人不能容忍的是:中共惡黨在全國到處建立秘密集中營,把堅持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關在集中營中供他們摘取器官牟取暴利,善良的人們不要再受中共惡黨謊言的欺騙了,我之所以把我的經歷寫出來,就是想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